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53章 北海刀
    听到洪辰的反问,欧瓦也一怔,道:“你不是刘世良的弟子?宗星河的徒孙?”

    洪辰说:“我和刘世良,云墨派没有关系。至于宗星河,他又是谁?”

    欧瓦,盖木和胡图温都瞪大眼睛:合着是我们认错了人?

    胡图温上前道:“你不知道宗星河是谁?”

    “不知道。”洪辰从未听过宗星河这个名字,如实道,“他是谁?听你们言语,似乎是刘世良的师父?”

    “他是前代刀帝!”胡图温又指着雷飞凤手里拿着的黑身白刃长刀,“你怎会不知道宗星河是谁?这把‘消愁’就是他的刀!”

    洪辰始恍然道:“原来前代刀帝叫宗星河。这把刀从前是他的,但他不要了,后来被我捡到了,已经是我的了。”

    “这怎可能?”

    “小友,你可别糊弄我们!”

    “捡都能捡到绝世宝刀,你运气还真好哇。”

    胡图温和盖木欧瓦都摇头不信,一代刀帝,怎会把刀乱丢?

    雷飞凤也道:“老师,这把刀,你别是偷的罢?”

    洪辰立即解释道:“这把刀真不是偷的。是原主人不要了,把刀藏在一个将军庙中石马的肚子里,又告诉了一位夫人,那夫人后来又告诉了我,我过去一看还真有,就捡了。”虽然其间具体发生的事情远比这几句话要繁复,但洪辰也只大概一说,就不讲细枝末节了。

    盖木欧瓦胡图温三个人面面厮觑,一时无言。仔细一想,洪辰还真从未自报过家门,没提过师承名字,一切都是他们先入为主的想法。过了几息,盖木笑了笑,悠悠道:“原来世上除了我们北海昆仑宗与云墨派之外,还有其他刀法传承极为厉害的宗门。敢问洪辰小友来自何处,师承何人?”

    洪辰如实道:“我从桃源来,师承我师父。”

    欧瓦问:“桃源是什么地方,你师父又是谁?”

    “桃源是个四面都是山的小村子,我师父是全村唯一一个住在竹屋里的人,养了许多竹鼠。”

    洪辰讲的尽是实情,但北海昆仑宗的人又岂会相信?只道他不愿报出真实身份,连“洪辰”这个名字说不定都是假的,纯属拿“红尘”的谐音来敷衍。但连自家宗门的第二长老都败在人家受伤了,人家不愿意说,他们也不好意思继续生问下去。

    其中又以欧瓦的心情最为复杂。得知洪辰并非刘世良弟子之后,欧瓦宽慰了许多,心想宗星河连消愁都没留给刘世良,很有可能是觉得刘世良不合心中期望,或许如今刘世良本事已不如自己了呢。但马上又想到,世上竟还有一个他们所未知的用刀势力,里面一个少年都能打败自己,不禁感慨:“实在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长久地呆在这雪山谷中,我的视野完全被局限了,不知天下有如此厉害的少年英雄。”

    盖木驱散了来房顶围观的弟子们,接着对洪辰道:“方才你与欧瓦交手,我已观察到你换刀前后用的刀法不一样,前种刀法是新的,后一种刀法才是你本来刀法。”

    “是啊。”洪辰将宽刀交还给了胡图温,又将消愁挎回腰间,“若一直用前一种刀法,输的便是我了。”

    欧瓦这时道:“其实你前一种刀法并不弱,只是后一种刀法在单打独斗中太过占优,这普天之下应该没多少人能耗得过你。”

    洪辰心道确实。从前多次与人交手中,唯有一次被罗轻寒逼得内力枯竭,那还是把少半内力耗在赶路和与天云三猛交战上。至于这次,由于使用消愁之时肆意消耗真气,及至最后身体里的内力也不剩多少了,不然也不会站不稳坐到地上。

    “我们再换个地方详谈罢。”盖木道,“洪小友的刀法与我们的《北海刀》有许多共通之处,若能从中得到借鉴,于我们北海昆仑宗也是件大好事。”

    一行人便离开宫殿屋顶,去了下面。雷飞凤嚷着肚饿,正好也到了用饭时间,几人便去吃饭。北海昆仑宗的弟子衣食大多取自雪山,也有拿着山中特产下山和村民们交换或者去市镇贸易的,洪辰等人吃了满满一盆卤山羊肉,几盘水煮大叶菜。大叶菜便是洪辰曾在气宗吃过的那种蔬菜,十分耐寒,还有一个名字叫“白玉菜”,是雪山名馐“珍珠翡翠白玉汤”的主材,清淡寡味,但口感上佳。

    吃过饭后,洪辰与盖木欧瓦去练功之地交流刀法心得,雷飞凤百无聊赖,让胡图温带自己去逛雪谷。胡图温本来也想听听高手论刀,怎奈盖木欧瓦两位长老不喜被小孩子打扰,打发胡图温去带孩子。胡图温又不敢冒失地将雷飞凤交给其他弟子,只好亲自陪同。

    雷飞凤第一次到武林门派中作客,对什么都好奇,一边逛,一边问胡图温他们怎么穿衣吃饭,怎么收新弟子,门人要不要结婚,结婚以后还能不能留在宗门里,生病死了以后怎么办等等。胡图温也逐个回答:山上有着难以采摘的雪莲雪参,难以猎取的雪兔雪豹,我们采了捉了就能去山下卖出去,得来的钱再来采买物资。新弟子大抵都是门人后代,或者在附近山民中发现的好苗子。结婚是可以的,能让妻子留在山外,也能把妻子接到雪山,但倘若要做自己的事业,就要离开宗门,并宣誓不得向山外江湖透露门内隐秘。

    雷飞凤说:“你们不让离去的弟子和别人讲北海昆仑宗的情况,倒自己在门内对访客一股脑地全都说啦。”胡图温笑道:“能告诉你的,自是不别人知道的。不让弟子们乱讲,主要是不想让北海昆仑宗被外事打扰。这天下江湖门派,大抵都和俗务多有牵连,随着天下变化而兴衰,我们北海昆仑宗不问世事,却可以一直独善其身,持续发展。”

    两人走路之时,时常会遇到一些年纪不大的北海昆仑宗弟子,他们听说胡图温长老领着的小孩儿是打败欧瓦长老之人的弟子,就一个接一个地涌来,表示想和雷飞凤切磋切磋。雷飞凤自然来者皆拒:“我武功学得不到家,控制不住力道,一旦不小心伤了你们,你们哭起来事小,我老师生气事大,不打,不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