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55章 西凉变
    气宗的屋子不算太多,但逐个将各屋墙上悬挂的图画和文字摹完抄完,也花了洪辰与雷飞凤三日时间。洪辰也并非只做单纯的抄写,落笔时常细思个中诀窍,倘若有理解不够透彻的地方,便与雷飞凤商量琢磨,也就相当二人一块学起了《昆仑诀》。

    洪辰虽从未系统地学习过内功,对内力运用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但毕竟修为底子在身上摆着,对基础的内功修行自然高屋建瓴,领悟起来极快,待到将气宗留在墙壁上的功法图和注释心得集结成三个册子时,已初步将《昆仑诀》的基本心法与运功线路纯熟于心,只待勤加修行,以增进掌握运用之能。

    雷飞凤却直到下山时仍未找到气感,怏怏不乐,平时总喜欢找个话题就喋喋不休,这次一连数日都不怎么说话。洪辰安慰几次,见没什么效果,也便随他了。

    回到山下村庄,洪辰把雪里飞从村户处牵来,载着雷飞凤往狄州中部行去。治病方法已经觅到,当务之急是找到白独狼。行了几日,到了一座小城歇息时,洪辰方从当地人口中得知,就在今年年初,自己还在昆仑山上的时候,西凉发生了一件大事。

    说一件大事也不恰当,是一连串的事加起来,使得西凉陷入了少有的动荡。

    先是年关之时,西凉派去胡州监政的最高位官员——现任督胡使,被人暗杀,胡州顿时陷入动乱,一些人趁机打出摆脱西凉奴役的旗帜,纠集山民,起兵谋逆,意欲攻陷西凉所设的督胡府。

    西凉本身对胡州管束就弱,且胡州位处高原地形多山,铁骑难以攻入,西凉朝廷不得不商议派兵镇压之外的对策。从各地放出的口风来看,朝廷目前的打算是遣人议和,先拿出足够利益,稳住胡州那些人。

    可南方胡州的事情还没搞定,东方羌州又起风波,一些部落言今年风雪太大,牛马羊冻毙太多,拒缴年税。西凉朝廷下令可暂缴一半年税,余下份额来年一并补齐。可那些部落就连这一半年税都不愿脚,而大羌王作壁上观,西凉朝廷只能亲自派税官与卫队去收税。

    税官刚到第一个部落,受到当地牧民热情招待。是夜,税官喝得大醉。翌日,一个漂亮女孩儿向着部落可汗哭诉,说自己昨晚路过税官的毡房时,被他拉进去玷污了。可汗立马找税官质问,税官自然否认,可汗又找那女孩儿来与税官对质,女孩儿一口咬定是税官做了禽兽之行。税官道:“昨夜玷污你的人断不是我。但本大人高风亮节,怜你年幼无辜,不嫌你失贞,收你做个小妾可好?”

    税官原本想着息事宁人,岂料草原之民以此为辱,几名壮实牧民激愤而起,打倒拦在税官身前的卫兵,一名年轻勇士提刀上前,一刀砍下了税官脑袋。可汗没有惩戒年轻勇士,而是将税官脑袋高悬在部落辕门之外,称部落可以灭亡,但不可以受辱,他们从此只为自己而生活,再不受西凉管辖。

    此事一起,草原部落从者甚众,包括天狼部落等大部落在内,草原上有数百个部落吹响了自由号角,表示已做好了迎接西凉铁骑的准备。大羌王对这些部落不加管束命令,只让还没造反的各部好生牧羊放马,不要妄动。

    西凉朝廷对羌州之计自与胡州不同,见草原上这么多部落造反,立马起兵攻打,十万铁骑踏过积雪遍野的丘陵和尚未融化的冰河一路冲至草原,同反叛的部落交战。

    羌州战火初燃,狄州乱象又起。原本各处占山为王的盗匪们这时更加猖獗,趁着朝廷集结大部军力陆续开赴羌州之机,四下劫掠资财。

    洪辰刚到的这座小城,就在一日之前刚被一伙山贼洗劫过,许多家庭赖以过冬的肉干乳酪果脯都被抢了。洪辰所住的旅店,也被劫走了一马车的东西,其中包括了旅店近乎所有的食材。所以洪辰住下以后,就算有钱,也没法买到新鲜吃的。

    旅店后院里,刚劈完柴的洪辰正在给雪里飞喂草。旁边雷飞凤正坐在井沿上,使劲撕咬着一块陈得邦邦硬的黑色肉干,额头上青筋都起来了,才啃下来指头大一小块,含在嘴里嚼了嚼,又“哇”一口吐了出来,骂道:“卧槽,这肉吃起来好酸!”

    “你将就着吃罢。”洪辰开口道,“别抱怨啦,这座城里,大家也就勉强保住自家人的口粮,谁家也没多余的食物来卖。何况咱们也没几块银子。”

    “马勒个巴子,反正老子吃不下去!”

    雷飞凤一直学不会内功,心情本就差到极点,一气之下,将肉干往后一扔。

    “哎呦!”

    一道痛呼响起,洪辰与雷飞凤都望过去,却见旅店老板闭起了眼睛,神情扭曲,一手捂着额头,龇牙咧嘴一阵抽凉气,脚边还落着硬如石头的黑色肉干。

    洪辰连忙上前赔不是,而旅店老板把手放下,见满手都是血,立马驱赶洪辰:“赶紧给我走!走,走,走!我见你们俩可怜,让你们劈柴抵房费和餐费,你们还拿石头砸我?我不做你们生意啦!走,走!”

    于是洪辰与雷飞凤就被旅店老板赶了出来,两个人一匹马刚出院子,大门便“咔啦”一声紧紧关上。雷飞凤回头大声骂:“马勒个巴子,那不是石头,就是你给我们吃的肉干!”院子里却没任何回应传来。

    洪辰也张不开恳请旅店老板让自己回去的口,揉了揉发空的肚子,叹了两口气。

    雷飞凤又朝院子里骂了两句,接着转头对洪辰说:“老师,你带我去吃好吃的吧!”

    “哪里有什么好吃的?”洪辰往远处一望,“雪里飞还没休息过来,没法骑着快跑,离这儿最近的市集,也得走上半天呢。”

    “老师,咱们去抢了这座城的山贼那儿吃啊!”雷飞凤道,“整个城好吃的都被他们抢去了,以老师的武功,咱们只消知道山贼在什么地方,就能去他们那儿饱餐一顿!不,不是一顿,老师把刀一抽,凌空劈几下,保管他们吓得跪地求饶,给咱送上几大车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