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60章 旧识人
    洪辰眉头一皱,手已落在刀柄上,马上就要抽刀。然而时夫人又道:“迪哥,他找二狼神一定有很要紧的事情,不然不会求到你头上来。你且听他讲完,好不好?”

    塔木城主转头道:“小时,这人来历不明,极有可能是虞国派来的奸细,或者羌州跑来的卧底。看来,我还是得将他拿下拷问才行。”

    时夫人忙道:“迪哥,我看他不像什么坏人。”

    “你为什么一直帮他说话?”塔木城主脸上出现一丝狐疑,望了望洪辰,又看了看时夫人,道,“小时,莫非你认识他?”

    时夫人立马说:“没有,从没见过。”

    洪辰也有些纳闷,目光往时夫人身上一落,只见这女子的确十分美丽,细眉大眼,唇红齿白,腰肢纤细,肤色微黑,在狄州和羌州很少能见到如此标致的美人,似乎脑海中还真有些印象,但无论如何也想不起在哪儿见过她来了。

    塔木城主又对时夫人说:“小时,人心险恶,你不可将人想得太好。”

    “城主,你听我说。”洪辰打断了塔木城主话语,道,“你只需要和二狼神传递这样一个消息即可——他师弟的剑在我手中,请他尽快来塔木城取。”

    塔木城主回过头来,问:“你若真是二狼神旧识,请告知你的名字。”

    “他不认识我,我把名字告诉你也没用。”洪辰说,“你能把话传给他就行。”说完就转身走出屋子,纵身飞跃而起,消失在夜色当中。

    洪辰走得太快,塔木城主根本来不及拦,只凝望着其背影,自语道:“看这身手,应当是个罕见的武学高手,难道他真认识那神神秘秘,没人知道来历的二狼神?”

    时夫人起身走到了塔木城主身边,伸手搭在他肩膀上,声音一如既往地轻柔:“迪哥,那人要真抱有恶意,我们刚刚就被他所制了。”

    “也不一定。”塔木城主伸手搭在了自己肩头时夫人的手上,傲然道,“我迪沙图从前也是草原上的勇士,能徒手拉倒三匹骏马,周遭百个部落举办的摔跤大会,我十年百胜无一败绩,未必就怕了他。”

    月亮高挂梢头,塔木城街道依旧热闹,夜市上摊肆繁多,洪辰正坐在一个烟熏火燎的烧烤摊前,面前摆了一个铁质炭炉,上面架着的羊肉串不停滋滋冒油。洪辰拿起一串,嘴巴一张一合手再拽着木签一撸,就是一块香肉入喉进肚,再喝一杯清凉果饮,只觉浑身爽快。

    见到了塔木城主,并传上了话,洪辰相信,只要二狼神是白独狼,一接到消息,很快就会赶到塔木城来。届时自己只需静静等待二狼神来的那天,再找到他交出“覆水”,就会得知更多有关季茶的事情了,说不定还能知晓季茶现在的下落。

    其实仔细回想,和季茶在一起的时间,也只不过从六月到八月,短短两个月而已。而从八月到现在,已经过去五个月,将近半年的时间了。只是洪辰回想旧事,脑海中尽逃不开那个人的身影,没有那个人,身边便空落落的,没什么意思。羊肉串的确很香,但和那个人一起吃应该会更美味。

    洪辰一直吃到夜市散尽,摊主收摊才离开,用布兜装了十来串没吃完的羊肉串还有两块烤馕,一路走回旅店。进了屋,雷飞凤还没睡,闻见布兜里传出的香味,就嚷着要吃。洪辰将布兜拿给他,道:“我已见了塔木城主。”

    雷飞凤一边吃一边说:“那城主答应帮你传信了么?”

    “没答应,但我觉得他一定会的。”洪辰说,“二狼神是如今西凉国最炙手可热的当红人物,没人不盼着和他多拉几分关系,塔木城主就算对我说法将信将疑,想必也会试一试。届时二狼神到了塔木城,对城内一放消息,我们便去见他。”

    雷飞凤问:“万一二狼神不是你要找的白独狼,根本就不来呢?”

    洪辰一怔,道:“我们就在这儿等。等到三月结束他不来,我们就四月接着等。若四月结束还不来……估计那时候我们的钱也花完了,只能回草原去。”

    雷飞凤又问:“回草原以后,我们要做什么?”

    “我还是要接着寻找白独狼,想方设法,用尽一切,一直到找到他为止。”

    “倘若一直找不到呢?”

    “一直找不到?那等以后再说。”

    洪辰依旧捉摸不到未来的走向,但心中已不像从前那样迷茫。无处可去,就等于随处都可去得。到时候可以和巴大哥一起养几年的马,攒够银钱就骑着马出发,去九州各地寻找白独狼,寻找师父让自己找的刀,寻找各个地方的特产美味。

    一直在旅店等了三天,洪辰还没得到有关二狼神的任何消息,却等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房门叩响,洪辰只以为是老板有事情,一开门却发现不是老板,而是一个裹着厚厚头纱的女人。那女人迅速走进屋子,转身关上门,摘下头纱,露出一头长长的黑色卷发,对洪辰道:“勇士,你还记得我吗?”

    雷飞凤正在床上练好久都没练过的内功,听到声音直接跳了下来,看了一眼女人便惊讶道:“哇塞,师父,你好厉害,才来塔木城几天,竟勾搭上了这么漂亮一个女人!”

    洪辰愕然:“记得……你是城主府的时夫人。”

    “唉。你真不记得我了吗?”女人把头发向后一拢,扎成一条长辫子,又将辫子往右肩上一搭,才又开口,“你们想起来了吗?”

    狄州少有像她这样扎头发的女人,但羌州不少,洪辰与雷飞凤凝望了她好几息,忽异口同声道:“哈孜倩!”

    女人眼中出现了几滴泪光:“是,我是哈孜倩。”

    洪辰脑海中立刻浮现出这样一幅图景:银月高悬,一对男女骑着骏马从束缚着他们的部落疾驰而出,为了爱情,亡命天涯,他们脸上都挂着满足的笑容,一路留下爽朗的笑声和对美好未来的歌唱。

    可这幅图画又被眼前的一幕撕得粉碎,洪辰怔然盯着哈孜倩,道:“你怎成了塔木城主的夫人……马衣哈呢?他去了什么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