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63章 终见狼
    哈孜倩又道了百声恩,千声谢,才被洪辰送着离开旅店。洪辰刚回到房间,雷飞凤就过来说:“老师,她那么多金条,花也没地儿花,在手里捂着也不能下崽儿,咱多要几根又怎么了?”

    “老三,你少见钱眼开。”洪辰将装金条的钱袋仔细系好,说,“俗话讲,‘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往银鹰部落跑一趟,这六根金条我拿来当报酬,问心无愧。但要得更多了,就自觉有些理亏。”

    “切。”雷飞凤不以为然,“老师你要是真高风亮节,深觉义不容辞才去给人帮忙,就一根金条也别要啊。既然要了报酬,就别嫌报酬多啊。你这人可真别扭,一点也不爽利。”

    “哦。”

    洪辰没再和雷飞凤多说,坐到椅子上,转念沉思。

    虽然已经答应了哈孜倩的请求,但洪辰回味起整件事来,还是觉得有些可疑之处。

    其一,哈孜倩所要做的,只是给马衣哈捎个口信而已,眼下虽是战乱时期,但迪沙图好歹是一城之主,西凉大吏,只消吩咐些手下,完全能做到此事。对于哈孜倩来说,让更信任的义兄派堪可信赖之人去做此事,应该远比找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要靠谱。

    其二,那日自己去了城主府见到了迪沙图,观其为人,似乎并不似会是哈孜倩所说的义勇豪侠样子,就算自己冒失闯入,触怒了他,或者引起他的猜忌怀疑,可他一直都不愿听自己的分辩,充满敌意,不太像一个性格大度宽宏之人会有的行为。

    其三,哈孜倩所讲的成为时夫人的经过太牵强,堂堂一城之主,往家里带回来一个草原女子,就算不外宣是认的义妹,只说是老家亲戚都可以,何必非要弄一个“时夫人”的名分出来?

    其四,哈孜倩显然没有把自己的事情和迪沙图讲,连这次过来都是偷偷跑来的,不然不必蒙着那么厚的面纱,还匆匆离去。按理说,她完全可以将一切打算跟迪沙图和盘托出,然后光明正大地来找自己——但她没有这样做。

    综上种种,洪辰愈发觉得此事真相不是哈孜倩讲的那样。不过,哈孜倩对马衣哈用情之深的确无假,塞给自己的金条也都是真的,洪辰依然愿意为了她而往银鹰部落跑一趟——当然,是在确认二狼神是不是白独狼之后的事情了。

    此后几日,白天洪辰教雷飞凤练功,晚上就出去采买食物。有了六根金条打底,洪辰出手豪放阔绰了许多,从前最奢侈的时候也就买些羊肉串,这几日带着雷飞凤,师徒两个又是吃烤羊腿,又是吃孜然羊排,果饮更是敞开了喝,口腹上满足了个痛快。

    三月一天天过去了,直到月末,二狼神也没来塔木城。洪辰花完了从前攒下的银钱,破开了一根金条,照例带着雷飞凤天天吃羊肉。到了四月中旬时,依然没有关于二狼神的半点消息,洪辰又破开了第二根金条。许是天天牛肉羊肉吃着,雷飞凤个头长得很快,比去年已经高了两三寸出来,看上去更像一个半大少年,而不是一个小孩儿了,身子越长越开,连带着五官也周正了许多,不似从前一样丑陋。

    到了四月十五,师徒二人身上,终于发生了一件好事。并不是等待已久的二狼神来塔木城了,而是雷飞凤在经历了长达三个多月的《昆仑诀》修习之后,总算踏入了内功的第二重境界“觉明”,丹田与周身窍穴之中储存下了些许真气,并可以自由地控制这些真气在浑身经络各处游走。

    虽然这并不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很多修习内功的人,只要有着一点武功基础,再有师父教导及帮忙打通经脉,一两天就能从“悟气”到“觉明”。而雷飞凤从前就学过武功,身边又一直有着同样正在修行《昆仑诀》的洪辰指点,三个多月时间才达到这点成就,讲出去只怕要引起不少武林人士笑话。

    但雷飞凤依然很高兴,此前他因迟迟无法到“觉明”境界而心灰意懒,逐渐在练功上懈怠了,这次的突破,却让他重新打起了兴致,一天倘若醒着八个时辰,就有七个时辰都拿来练功,除了吃饭便溺以外,所有时间和心思都扑在了武功上。

    见他修炼《昆仑诀》略有所成,洪辰也将《北海刀》中更高一层次的用刀方式及套路教授给了雷飞凤。那些前人心得里记载,《北海刀》与《昆仑诀》一开始还能共容,但越修炼到深处,二者之间排斥就越大,于是只能放弃其中一个,专修另一种。但洪辰至今都没发现两种武功冲突在何处,掌握的《北海刀》与《昆仑诀》都在和自己本身的刀法与武功逐步相融,再加上并不会其他内功心法,也便让雷飞凤且这么练着了。

    及至四月二十七,第二根金条换来的银钱也花完以后,洪辰已经对二狼神到来不报什么期望,准备收拾行囊离开塔木城之时,却听去外面玩耍的雷飞凤带回来消息,说二狼神昨日出现在了棘京,接受西凉皇帝封赏。洪辰便决定留下来,继续等着。

    四月三十那天,塔木城全城都收到了通告,鹰狼堂二狼神要来此纠察奸细。是夜,洪辰换上了一身黑衣,腰挎消愁,怀揣覆水,出了旅店,前往二狼神入住的客栈,绕过巡卫,悄然登上高楼最顶层,叩响了唯一亮灯房间的门。

    门内传来一道浑厚的男子声音:“门没有闩上,进来罢。”

    洪辰推门进入,只见一个男子正背对自己而立,窗子开着,外面吹来的风将他头发吹得飘扬。洪辰微有些吃惊,因为男子一头长发,并不是黑色,竟是雪一般的白!

    男子身边的桌上,摆着一个遍体漆黑的狼头面具。说是面具,其实更类似于头盔,能包住整个后脑,前脸倒有一半部分是空的,能露出眼睛和口鼻下巴。

    “你就是要找我的人吗?”男子没有转身,依旧背对着洪辰,说,“剑在何处?”

    洪辰从怀中取出覆水,说:“就在我手中。”

    男子微微侧了下头,但还是没有转过脸来,又道:“你还真带来了一把好剑。”紧接着语气一变:“不过,是哪位师弟让你把它带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