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65章 檀杭岛
    二狼神握紧剑柄,盯着洪辰,洪辰已把刀往外抽出来了好几寸,也盯着二狼神。两个人的四只眼睛眨都不眨,瞪得溜圆,仿佛只要眨一下眼,下一瞬就要输给对方。窗外刮来的风忽然停了,屋子里的两个人凝神屏息,空气简直要凝固住一样。

    就这样直过了几十息,二狼神才先吭了下气,开口道:“你先说一下,要问什么。”

    洪辰也“吁”地呼出来一口气,攥刀的手松了一松,说:“我想知道,季茶现在可能会在什么地方?”随之又补充道:“你不要再重复季茶不是你师弟这句话了,我只想得到我问出来的问题的答案。”

    二狼神没直接回答,而是问了句:“你确定只问这个问题吗?”

    洪辰重重点头:“只需要这一个。”

    “这个人的生死,我也不知。”二狼神一语出口,见洪辰面色一变,才又笑着悠悠地说道,“但这个人只要是活着,十成里有八成九成就是去找师父了。师父在什么地方,你问的季茶大约就在什么地方。”

    二狼神每说一句,洪辰都觉得一颗心在心脏中从上落到下,又从下提到上,待到其话落半晌,又皱眉相问:“你话说完了?”

    二狼神点头:“说完了。”

    洪辰便追问道:“那你们师父在什么地方?”

    “哈哈。”二狼神笑道,“刚刚不是说好了吗?你只问一个问题,现在怎又冒出来第二个问题?恕我无可奉告。”

    “你……”

    洪辰没想到二狼神竟如此赖皮,气得浑身一抖,原本已经放开刀柄的手掌,复又重新攥紧,“唰”地一下拔出长刀,向着二狼神横扫斩出。二狼神挥剑一挡,覆水的剑刃直接切开了环绕消愁的罡气,刀剑相撞,“吭嚓”爆出一道金色火光。

    长达一尺的刀身飞落到地上,摔出“哐”的一声脆响。洪辰和二狼神同时一惊,谁也没想到这一次交锋,竟落了断刀的结果。

    洪辰最知晓消愁的锋利与强韧,拿在手中,内力一运,即可轻松斩断寻常铁器,比日月无双那样的名刀,还要强出不少。那日神仙大会,洪辰更是以此刀斩碎了宁采清河长剑,荣蓉的阴阳两仪双刀,以及云默轩、方慎、应海兰、宋霄、伍亦思、孙兰溪,周吉力等人的随身兵器,一战扬名。然而就是如此强悍的消愁,与天铁兵器一对碰,竟折断当场!

    二狼神也没料到随手拿着覆水一挡,就将对方手中的名刀斩断了,天铁兵器,远比想象中还更锋利,顿时双眼一亮:“好剑,真是一把好剑!”语气之中可见兴奋,接着又对断刀失神的洪辰道:“你将这柄剑送我手中,真可助我成大事!这样罢,只要你允诺我一件事,我就将师父所在之地告知于你。”

    洪辰本盯着地上尺长的断刀,闻言便一抬头:“什么事?”

    “塔木城主迪沙图,还有一些鹰狼堂的人,都知道你我今日相见之事。但谁也不知你送给我的是这么一把短剑。”二狼神说话时收起了轻佻,变得十分严肃认真,“过会儿,你下楼时,可以有意无意地说,你送给我的是一柄长剑,让鹰狼堂其他人听见。就可以了。”

    “就这?”洪辰不解二狼神之意,但心里想着只要能得知有关季茶下落的事情就好,便允诺道,“好,我答应你。”

    “我学武于羌州真武寺,在真武寺所拜的师父,是一位精深于武学,却完全不谙世事的老前辈,我一身武功尽学于他,终生受用不尽。”二狼神忽将目光投向了窗外,“但我在小时候,拜过另外一位师父。那位师父虽没教我多么高深的武学,却教给我许多为人修身看天下的道理,还救过我的命,赐给我名字。”

    洪辰心想,后面说的这位,应该就是季茶的师父了。

    “那位师父行踪飘忽不定,当初和我也只相处了很短一段时间,然后就离开了羌州,去了其他地方。天下九州,皆是其栖身之所。但师父后来曾派人传消息给我,说等我做完自己的事情,可以前往蛮州东南的大海中一座名为‘檀杭岛’的海岛,图谋更大事业。我想那里应该就是师父找到的落脚之地,你要找的人,只要活着,定然也去了那地方。”

    听二狼神说到这里时,洪辰心中反复回荡起了两个字,“檀杭”。

    “天下九州,狄州至西至北,蛮州至南,塔木城离着檀杭岛有着不知多远的路。”二狼神一直注视着洪辰神情变化,见自己道明了这么遥远的距离,对方依然不见丧气之色,接着道,“你若真有心去寻找,就去檀杭岛罢。那座岛具体位置我也不知晓,但你到了蛮州,问一下沿海的渔民,大概能知道。”

    “我了解了!”洪辰将已经少了一尺刀身的消愁挎回腰间,向着二狼神郑重一拱手,“多谢指引。”接着转身便要离开。

    “把地上那截刀带走罢。”二狼神说,“虽然断了,毕竟还是把好刀,倘若能找到名匠重新铸好,照旧能使。”

    “嗯。”

    洪辰应了声,将断去的尺长刀身捡回包好,匆匆出了房门。

    下楼之时,洪辰想起和二狼神的约定,正巧经过一处房间门口,听得里面有人声,便“咳咳”两声清了清嗓子,晃了晃装着金条的钱袋子,美滋滋地道:“哈哈,帮人跑一趟腿竟这么能挣啊!只不过送了一柄长剑,竟给了我好几根金条,血赚,血赚啊!”

    房间里的人噤声不语,洪辰料得自己的自言自语已被听了去,又道:“唉,不过我前后从狄州到羌州花了好长时间,历经几多危险,算起来这几根金条,也就刚刚对得起我的一番辛苦,等回羌州见了我那老伙计,得跟他再讨点赏头呢!”

    洪辰说完这些话,轻轻松松地走出客栈,往旅店方向行去。敞开的窗子后,二狼神望着洪辰背影远去,又抬头望了一眼漫天繁星的天空,接着扫视了一遍覆水剑身上的纹路,嘴角扯出一缕奇怪笑容的同时,用别人站在他旁边都难以听清的低沉声音自语道:“这把剑是谁锻造的?似是仿照那柄断刀的手法打造的,但锻刀之人似乎别有心事,想把把剑身的纹路打成错字纹,却打成了逆字纹。呵呵,兵纹逆乱,不可服也,子以杀父,臣以弑君。真是一把适合我的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