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25章 南下路
    进五阳派的方式无非两种,一就是走山中密道,二则是从山顶崖上缒下来。于是侯王和朱丕等几名武功高的,带着五阳派及桃柳门好手,分成几路,去追踪凶手痕迹。余下人也不休息,打起精神,拿火把将周边照得透亮,提防凶手再袭。

    遇害的是碧海派旧日掌门及当今弟子,故而凌波等碧海派一众就未去追凶,而是留下来为死者们更衣入殓。五阳派年事高者众,不定哪天就有人去了,山内常备着一两口棺,陈剑天自是很快便入棺停灵,但余下三人只得暂以草席覆尸。

    陈图喊洪辰回屋,提起箱子,说:“此地是非多,敌人当前,估计这些人也不给我们兵刃,咱们走罢,早日往西南,往三水城赶路。”

    洪辰其实想着要在五阳派多留段时候,帮他们渡了这场危机,不过听到陈图之语,起了其他疑惑,问:“为何不走东南方向?只消几十里,到那边港口入了海江,便可从水路直抵南海了。”

    陈图放下箱子,打开箱盖,从中拿出一轴地图,在桌上铺开,伸手指在上面比划:“我们若往东南上了海江,顺流航行百里可至内陆海域,三百里便离了陆地,彻入南海。可海上航行不比江河,要在海上长久赶路,就需要配了桨夫舵手的大帆船,花费大,赶路慢。立春以后,海上渐起风浪,行船危险,要么回港,要么抛锚,赶上运气不好,可能数月都到达不了金蛇岛,更别提在茫茫大海上找你要去的檀杭岛了。”

    洪辰叹了口气:“唉,是啊,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檀杭岛所在。”

    “所以我们就尽可能去走陆路。”陈图接着在地图上指点,“三水城在五阳城西,自三水城往南,百里至碧江城,再百里至香山城,再百里即达临海港口妈港。自妈港入海,我们只消买一艘带帆木艇,便可入海,航向金蛇岛。在港口时,也尽可向往来人等,打听檀杭岛位置。”

    “说得好。”洪辰拍手点头,“但我们不该现在走。”

    “怎么,还想着留下来,与他们联手对付九煞岛?”陈图摇了摇头,“我们又不是没和九煞岛打过交道,他们就和泥鳅一样,滑不拉几,又惯在暗处施展诡计。想抓他们,千难万难,稍有松懈,即遭偷袭。”

    见洪辰开口欲反驳,陈图又抢着道:“在青州,我们耽误不少时候,那是为了凑到更多兵刃。这五阳派对我们也无任何恩情,只用大粪熏过我们,今日咱们不趁人之危,去强取他们武器,已是心善。九煞岛想害他们,又和我们有甚瓜葛?走了便是。”

    洪辰不再争辩,只心中觉得,倘是季茶在此,定要和九煞岛死缠到底。陈图虽和季茶一样为求索兵刃四处奔波,但他有救一女子的明确目标,不像季茶一样贪玩好事。自己从前与季茶一起惯了,行事也颇受影响,如今和陈图一路,终是有了分歧。便徐徐道:“你急着去金蛇岛,便一人去罢!路已不远,你带这两口箱子回了客栈,另寻一匹马拉我那口箱子赶路便是。”

    “你当真要留下?”

    陈图皱眉眯眼,手上也不由用起了劲,将地图给攥得皱起。

    “九煞岛许是因我而来,不然何以五阳派二十年无外敌,今日却遭了难?我要担起这责任。”洪辰说,“更何况,当日杀害于塞鸿大侠的凶手,今日怕是也来了五阳山。我要和他有个结果,不许他再逃了。”

    “看来你我缘分已尽,恰可分道扬镳。”陈图将地图卷起,放回箱子,合上箱盖,又提了另一箱子,走往门外,“我去也!”

    他双手各拎一个两三百斤沉重大箱,步履变得十分沉重,已无平日轻盈姿态,洪辰看得不忍,冲过去夺下一个箱子,拎在手中:“我送你回客栈。”陈图并不吭气,只走在前面,洪辰便跟他后面一路往地道方向走去。

    路经停灵处时,正守灵的凌波起身道:“你们两个,往哪里去?”王侯说:“凌贤侄,让他们走吧。”凌波说:“祖师虽不是他们杀的,但他们也不一定和此事毫无干系,万一他们是和九煞岛勾结的匪徒呢!”

    王侯说:“以红少侠当世绝顶的武功,想杀了这儿所有人,怕是也能做到,他们真想作恶,我们拦又有何用。”

    “师伯,你何以总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侯非侯语气不满,“他是刀法绝顶,可那会儿你与师父,也未尽全部本事。”

    王侯未搭理他,起身走到陈图和洪辰面前,说:“让我送二位一程。”

    洪辰说:“不必了。我送陈兄回客栈,他启程赶路,我过会儿还要回来。您还请留在这里,保护其余人。九煞岛行事阴险,此地若无高手镇值,其他人只怕有危险。”虽说九煞岛在青州袭杀目标主要是各方帮派的掌门人,但行事之时杀害的无辜也不在少数。

    “有红少侠相助,我五阳派擒拿凶手的把握,又能大上一分!”王侯大喜,“还请快去快回!”

    洪辰跟着陈图一路走至来时的地道,正赶上朱丕带着陶路遥等桃柳门好手往回走,便问道:“里面没有九煞岛人的踪迹吗?”

    朱丕阴着脸不言语,绕过二人继续往回走,陶路遥苦笑道:“地道里虽错综复杂,但实际上只有两个口,我们到时,只见来的口被一个大石球及许多碎石堵住,应是二位来时,那两位五阳派的少侠引动机关所致,再于甬道探查,并无人迹,看来凶手未从此地进出。”又问:“二位这是要离去吗?”

    洪辰答:“陈兄有急事要赶路,我送他回客栈牵马上路后,还会回来。”陶路遥说:“那我带着几位师弟帮你们把石球凿开。”洪辰说:“不必了,那石球虽大,质地却不甚硬,我运内力多斩几刀,也就打碎了。”

    不一会儿,二人沿着来路,到了石球所堵之处,洪辰运足真气,操刀连斩,将石球劈出几道大缝,再以一式大力神掌把石球击成十几个大块,便将甬道又给打通了,接着循原路出了地道,回了山间。

    此时天已微亮,二人下山往客栈方向走,一路上并无言语交流,直到了客栈,洪辰才将箱子交还陈图,说:“我们就此别过吧。”

    陈图拎着两口沉甸甸的箱子,悠悠道:“我们从荒州便一起,你救过我,又帮了我着实多的忙。你随我一起走吧!我们到了金蛇岛上,你也可靠着这些兵刃的人情,请金蛇岛主人告诉你檀杭岛所在,他是有大本事的人,想必知道南海许多事。”

    “多谢陈兄好意。”洪辰抱拳行礼,“但我铁心要在此地和九煞岛的凶手行个了断,你先行一步吧!倘若你念着我们的交情,便向金蛇岛主人问了檀杭岛的位置,不论成与不成,归途时,到那会儿说的‘妈港’找个当地最有名望的人,给我留下信函,这样等我到时,就能问当地最有名望的是谁,登门取信,就能知道结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