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67章 马衣哈
    路程遥远,然而正值春夏之交,水草繁茂,雪里飞跑起来比秋冬时更为快疾,再加上每天浸淫于《北海刀》与《昆仑诀》两门武学之中,于洪辰而言,时间反而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师徒二人已穿越了半个羌州,抵达银鹰部落新迁之址。

    同上次去时相比,银鹰部落衰败了不少,毡房们明明全都是新建起来的,却用的旧毡烂布,显得很破旧,围栏中的牛羊少了许多,人也失了神气,整个部落一副疲怠之相。

    洪辰向着巡守的卫兵出示了鹰狼令,卫兵一见,以为是大羌王派来的使者,登时肃然行礼,并要带洪辰去见可汗。洪辰忙解释说自己是私人来此的,与大羌王没有关系,又打听马衣哈在哪儿,医师查雨归马四海是否还在这里。卫兵一指远处,说:“马衣哈家就住在最南边,你走到那里晒肉最多的架子停下就是,旁边一排五间毡房都是他家的。”

    雷飞凤吃了一惊,说:“马衣哈家这么富有的么?”草原上,所有男子一到成年,就算未婚,也要自立门户,不与父母同住,故而一般人家就一处大毡房来住人,一处小毡房用来放东西,马衣哈足足有五处毡房,那实在是富得流油了。

    卫兵解释:“马衣哈家本来也就一般,但银鹰部落打了三场仗,马衣哈射死了三名西凉将军,每射死一名,可汗就赏他一间新毡房,一匹马,两头牛,三只羊,所以他家现在才有那么多的毡房和肉。”接着又说:“你们问的那两位大夫,刚开春的时候就悄悄走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他们还把在我们这儿几个月给人看病,别人酬谢他肉干皮草,全都留了下来,真是好人。”

    洪辰得知查雨归和马四海离开,不禁往脖子上摸了一下,那里除了和巴以天结拜来的狼牙吊坠以外,还有一块名为“静心玉”的温润玉佩。自从戴上这块玉佩之后,洪辰心中的烦忧躁恼就少了很多,觉得颇为神奇,这次来本想问问查雨归静心玉到底是何物,如今看来也是不成了。

    洪辰与雷飞凤牵马去了银鹰部落那边,找到了卫兵所说的架子,只见上面的肉干果然挂得满满的,瞧得出来都是上好的牛肉,一个人吃估计能吃个小半年。架子旁边是一排合计五间毡房,其中两间看上去比较旧,另外三间却是崭新的。

    “马衣哈,马衣哈,马衣哈在家吗?”

    洪辰站在毡房外喊了几声。

    没有任何回应传来,洪辰以为马衣哈不在家,便想去找别人问问。雷飞凤却直接往毡房门口走去,去掀门帘。洪辰劝阻雷飞凤:“别人不在家,不要乱进别人家里。”雷飞凤回头一笑:“老师,在不在家,总得看看才知道。”

    雷飞凤进了第一个毡房,只见屋子里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就出来,一转身又去了第二个毡房,却见这个毡房里同样也是空空的。接着去第三个毡房,这个毡房里却被各种东西很满,就是特别脏乱,各种皮毛,刀剑等物扔了一地,有新有旧,根本无人整理。

    这三间毡房都是新房,用的全是新毡,还没怎么经历过风吹雨打。雷飞凤又去了剩下的一个老旧大毡房,一掀门帘,就闻见了极浓极浓的酒味,被熏得脑子一晕,使劲摇了摇头,才清醒了些,瞪大双眼,往里一看,只见地上放着不知有多少酒坛子和酒杯。

    不过和三间新毡房一样,这间老毡房也是没人的。雷飞凤到了最后一个小毡房处,掀开帘子,第一眼便看见一个人躺在一大堆皮毛中间,连忙转头冲着洪辰喊:“老师,人在这儿呢!应该是喝多了睡大觉呢!”

    洪辰闻言连忙过去,走进小毡房,一看躺着的人,果然是马衣哈,头发没有扎起,格外凌乱,浑身都散发着酒气。雷飞凤对洪辰道:“老师,你瞧瞧,这家伙一个人过得是有多自在,多滋润?也不愁吃,更不愁喝,大白天的,就一个人喝多了睡大觉!哎,这哪里是人过的日子啊,分明是神仙才有的生活。”

    洪辰走过去,把马衣哈给扶起,摆出一个坐着的姿势来,双手按到他身后,内力运起到掌心,来注入马衣哈体内,为他化去酒力。过没一会儿,从马衣哈口鼻之中就冒出来一股股白雾,呛得雷飞凤一边皱眉一边捂住鼻子一边骂:“我靠我靠我靠,马勒个巴子的,这货是喝了多少酒啊,熏都要把我给熏晕啦。”

    马衣哈陡然张大嘴巴,一阵猛咳,直咳了三四十息才渐渐止住,同时双眼睁开,茫然环视起了周围,见了洪辰和雷飞凤,开口道:“你们是谁?等等……我似乎见过你们……哎,就是想不起来了。”

    洪辰还未回应,雷飞凤就骂道:“你个龟孙儿,你老婆在远方等你等得好苦呐!你却在这儿睡大觉,真不是个东西!”

    马衣哈听得直发愣:“我……我……”

    “老三,闭嘴。”洪辰斥住雷飞凤,起身站到马衣哈面前,道,“马衣哈,我这次来是受了哈孜倩所托……”

    话音未落,那马衣哈一听到“哈孜倩”三个字,立即从地上蹿起,双眼放着精光,双手摇着洪辰肩膀:“你说什么?哈孜倩?她还活着?”

    雷飞凤说:“哇,马勒个巴子的,你这浑蛋,竟然老想着哈孜倩死。是啊是啊,哈孜倩死掉了,你就能一个人快快乐乐喝酒,没人管着你了。你可不希望她死?”

    马衣哈冲着雷飞凤大声喊:“不,不!这世上唯独哈孜倩我最不希望她死!”

    洪辰道:“马衣哈,你先平静一点。哈孜倩的确没有死,这次我到银鹰部落来,就是她托我来给你捎个信。现在她住在狄州塔木城的城主府,与那里的城主结拜了兄妹,正等着你过去接她。我受她所托的时候还是三月,如今已经是五月了,你若现在就往那里赶,估计六月便能见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