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章 伐竹客
    夜已深,风初凉,湘云城的街寂寥的有些反常。

    城内各处阴暗角落里,金刀门的探子们往街上窥视着。

    远处每走来一个人,这些探子们都要格外细心地观察一番,然后心中大骂,不知好歹的家伙,这等时候,出来乱走什么?

    夜越来越深,城门附近,有个探子打起了瞌睡。上下眼皮都快合上了,右边肩膀突然被人轻轻拍了下,他一个哆嗦要蹦起来,转头一看,却见似水月光洒在一名少年脸上,眸如星辰,唇若染朱,黑发随意地披散着,样子煞是好看。

    少年有些不好意思,欠了个身:“大哥,劳烦指个路。”

    被猝然一吓,探子着实有些气恼,但少年客客气气,又生了一副养人眼睛的好面孔,他嘴边要骂的话便憋回去了,只道:“小兄弟要去哪儿?湘云城今夜可能会不太平,你可别乱走。”

    少年说:“我想去金刀门总堂。”

    “这你可问对人……嗯?你去总堂做什么?”

    探子顿时生疑,仔细打量了一下少年,却见其穿着灰麻布衣,踏着一双草鞋,腰带是条麻绳,上面还别着一把两尺来长,向后勾刃的黑身木柄伐竹刀。乍一看,完全是个山野间的樵童。

    忽然间,探子意识到了什么,一张脸变得惨白无比,双腿一颤,砰砰倒退出两三步去,背后冷汗直流。

    少年伸手道:“大哥,你生病了?”

    探子着急忙慌地又一连退了五六步,张大嘴巴,仰头向天,发出“嗷”的一声长嚎。

    紧接着,百丈远地方,响起了另外一声长嚎,又过了两息,更远的地方响起了更多的长嚎。

    “嗷!嗷!嗷!”

    长嚎声在湘云城此起彼伏,如荒野上群狼相互呼唤,一声一声,连绵地传入了金刀门总堂。

    会客厅,金刀门主“王远威”腾地一下站起,抬头外望,眉头深锁,肃然道:“伐竹客来了。”

    云墨派弟子们当即起身,唰啦啦地拿起了各自的佩刀。为首的大师兄“齐越”扫了一眼师弟师妹们,轻声道:“过会儿遇见伐竹客切莫莽撞,已有五个门派的掌门在他手上吃了亏。武功恐怕尚在我之上。”

    王远威向着左右一喝:“取我‘冷金刀’来!”不过几十息,便有两名金刀门弟子从后堂扛着一柄金背大砍刀到了会客厅。

    刀身三尺来长,刀锋散发着冷冽寒光,刀背鎏金雕龙,又宽又厚,刀柄亦是罕见的重桐木材质。全刀长逾五尺,看上去似乎极重,那两名弟子才走了这些步,就红着脸吭哧吭哧的。王远威一把抄过刀来,凭空挥砍两下,举重若轻,带起几道风声,惹得满堂喝彩。

    他身材本就较一般人魁梧许多,此时美髯金刀,更有一番意气慷慨。

    齐越忍不住赞叹:“好一柄金刀!”

    王远威用手指往刀刃上一弹,响声清脆,铛然若琴,微笑自夸:“五十年前,先祖得到一块冷石玄铁,托名匠打造了这柄重逾三百斤的‘冷金刀’。其后诛匪首,收门徒而创‘金刀门’,名震云州。此刀先祖传于先父,先父又传于我,至今已斩大盗恶徒一百三十九人,刀锋未有一丝崩刃。”

    “好刀!”

    “三百斤大刀单臂举起,如拔发吹毛一般轻松写意,王掌门竟有如此膂力。”

    “名刀配英雄,这‘冷金刀’在云州兵器谱排名一十三,王掌门也是云州德隆望尊的好汉豪杰,大有当年金刀祖师风采。”

    金刀门人们立马一阵奉承赞赏,云墨派弟子们亦不吝浮美之辞。却有一道不以为意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又笨又重,纹饰花哨,比师父的云刀差远了。”

    说话的是云墨派一行弟子中年纪最幼的一个,刘单。

    齐越皱眉道:“刘师弟,注意言语,不可不敬。”

    王远威不在意般一笑:“刘贤侄说的没错,云墨派‘云刀墨剑’之名何人不晓?这把冷金刀自是不如。”心中却不以为然,暗想冷金刀材质定胜云刀墨剑,只是名气输了些。

    刘单又道:“王掌门内功修为已入武学第四境,力气是不小,可也不算惊世骇俗。若是齐师兄耍这刀,还会更轻松哩。”

    王远威微有愠怒之色,齐越见状忙道:“刘师弟,金刀门世传武功与我云墨派刀宗一脉师出同源,又在重刀一路上推陈出新,这冷金刀我拿起来,决然做不到如他一般顺手。”

    两句话,既夸耀了金刀门的武功,也没落云墨派的面子。王远威听着格外受用,心中道,刘单初出茅庐,眼高于顶,齐越这种行走过江湖的,才有真见识。

    “呵呵,齐贤侄谬赞了。伐竹客不时将来,我们迎敌为上。”

    王远威带云墨派的弟子们走到了当院之中,此时院内的金刀门人已抽出了各自兵器,一个个如临大敌般,死死盯着大门口。

    满院静寂,气氛肃杀,连天上的蝙蝠都倒挂去屋檐上不动了。过了一刻钟时间,总堂大门前突兀地出现了两道新的人影。

    一人穿着金刀门的服饰,神色惊愕慌张,是派到城里的探子之一。另一人是个少年,约十六七岁年纪,眉清目秀,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布衣草鞋,腰间挎着一柄伐竹刀。

    进了大门之后,探子慌里慌张往人群跑来:“掌门!那伐竹客来了!”

    “什么?”

    “这就是伐竹客?”

    王远威、齐越等人先前就听说伐竹客年纪不大,今日亲眼见到,依然吃惊。齐越心想,这伐竹客年比在场大多云墨派弟子都小,如何能连败云州境内五个掌门宗主?究竟出身何方势力,师承何人?

    伐竹客对着院里拱手一揖,连腰也弯了下去。见其施然有礼,王远威也欲抱拳还个礼,把刀往地上一杵,双臂刚抬到胸前,左手心右手背还没碰一起,就听少年嘴中蹦出句话来:“谢谢大哥带路。”

    王远威动作顿时一僵,其余人等尽是愕然,目光看向的那金刀门探子。感情伐竹客上门夺刀,还是找咱自家人问的路。

    王远威也就不再抱拳了,左手顺势往跑到身前来的探子肩上一拍,皮笑肉不笑:“给贵客带路,辛苦你啦。”

    探子只觉肩头一阵酸楚辛痛,已知掌门暗用了内力,自己接下来少说得受上十天半月的罪,却又不敢表现出来,不声不吭地跑到了一边去,揉起肩膀冷汗大流。

    王远威右手又将冷金刀拎起,刀锋直指樵童打扮的少年:“金刀门王远威在此,敢问兄台名讳?”

    伐竹客的脸上有些迷茫:“名讳?”

    人群里,刘单喊道:“就是问你名字。”

    伐竹客恍然:“谢谢兄弟了。金大爷,我没有名字,但好像最近许多人喊我伐竹客,您喊我伐竹客就好了。”

    人们只道伐竹客故意装傻充愣,不报姓名。许多人不明白哪里冒出个“金大爷”来,刘单又喊道:“人家姓王名远威,不是姓金,叫刀门王远威!金刀门王远威是说,他是金刀门的王远威。”

    伐竹客又拱起手作了一揖:“啊,多谢兄弟教诲。王大爷,刚才不好意思叫错您名字了,我想瞧瞧您的‘冷静刀’。”

    这话一出,不仅王远威等金刀门人勃然变色,云墨派弟子们也顿觉不爽。云州口音,一向在“金”、“静”二字上略有模糊,然伐竹客每个发音都字正腔圆,却把“静”的音念得十分准确,倒像是在嘲讽云州人吐字不清。

    “哈。”

    一道笑声从人群里突兀响起,不少人目光往后一瞥,却见发笑的人是个护院巡卫。那巡卫见一群人瞅向自己,就低下头往后退了两步。大敌当前,大家也就无暇管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