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70章 藏天门
    被赋予起名重任,雷飞凤当即苦苦思索起来,说:“老师,这武功起名字啊,又要有气势,也不能丢了文采,让人说咱是大老粗。像那什么《北海刀》和《昆仑诀》,就直接拿北海和昆仑这种地名为名字,实在没什么水平,这要是门派建在个张家屯的地方,刀法岂不是得叫张家屯刀?但有些武功名字又太讲文质,弄一堆阴阳啊乾坤啊还要加个九啊八啊的吉数之类的,一连串的名词组起来佶屈聱牙,又长又臭,实在叫不顺嘴,整的玄玄乎乎,也不形象。比如什么九天连环阴阳无极八卦神力掌,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啊?还有的干脆就是动物名字加个招式名,虎拳豹腿野狗掌的,又俗又难听。”

    洪辰听着直笑,道:“老三,你起名也不用计较这么多,让武功的名字顺耳好听,简单易记,并贴合本身特征即可。”

    “那就先给刀法起名。”雷飞凤说,“老师这刀法,我看叫‘藏锋刀’就很不错,藏是隐藏的藏,锋是锋芒的锋。”

    “藏锋刀,藏锋刀……”洪辰低声念了两遍,神色满意,点了点头,“确实,是个挺好的名字,念着挺顺嘴。”

    雷飞凤道:“是啊老师!我这起名,那可不是一般用心,是相当用心了。藏锋藏锋,什么是藏锋?首先得有锋,才能藏锋。咱有锋不外露,一露就惊天动地,不正和老师的性子一样么?要么不做事,要做就做大事。别的先不说,就说刺杀当今虞国天子,这普天之下,几人敢做,几人能为?那些什么狂刀啊霸刀啊,平常一个个咋咋呼呼的,仿佛不可一世,真到了一刀亮出,且试锋芒之时,有咱狂放,有咱霸气?”

    洪辰点头:“甚好。刀法就以‘藏锋刀’为名了。那内功呢?”

    雷飞凤又想了想,说:“我记得老师有次跟我讲过,老师的内功是跟着个高人看星辰念歌诀学会的。这要是没什么文化的人,估计就要起个星辰诀,星宿功,周天星河大法之类的破名了。但咱是那没文化的人么?二哥带着我读了好几本书呢!另一方面,老师创出来的内功,是结合旧有功力和《昆仑诀》而生的,没文化的人说不定就叫昆仑星辰功或者星辰昆仑诀了,实在俗气的很。我看,不如叫‘天行功’。”

    “天行功?”洪辰轻轻念了下,说,“我记得有本书里就有句话,叫‘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雷飞凤忙道:“是啊是啊,这多有文化!老师这门内功,没让别人教过一星半点,全靠自己照着些图画字句摸索,一步一步推演出来,不就是自强不息么?而且咱往昆仑山去了个来回,一路上涉大河,过草原,走戈壁,跋大漠,穿密林,爬雪山,前后走的路程,绝对不下万里,能横跨整个九州了,算起来不就是一次‘天行’?而且咱练功是为了啥?为了替天行道!这世道不公,咱们就去惩强扶弱,还一个朗朗乾坤,公道人间。一个‘天行功’的名字,囊括了好多重意思,又有典可寻,有文可依,实在再好不过。”

    洪辰听了,不由对雷飞凤刮目相看,竖起大拇指道:“老三,你平常满嘴脏话,骂骂咧咧的,该舞文弄墨的时候,竟还真能掏出点东西来。”

    “那是。”雷飞凤得意洋洋,“我们三兄弟,一个个都是能文能武的大好天才。大哥见识远,二哥学识高,我呢就二者兼具,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到了该上阵的时候,嘿,绝对不丢人!这不就和‘藏锋’暗合么?”

    “好。”洪辰说,“这两门武功名字,就都按照你起的来罢。此外,师门的名字你想出来了么?”

    雷飞凤眼睛溜溜一转:“师门的名字,又要比武功难起一些。毕竟咱们师门不建立在什么名山大川上,不能跟别家一样,拿山头当名字就够响亮了。要说那种以特色兵器作为名称的,咱们是使刀,但‘某某刀门’或者‘某刀派’这种名字实在恶心烂俗,叫起来跟个三流小门派一样。原本咱师门就师徒二人浪迹天涯,起名‘天涯门’就挺好,可惜天州有个‘天涯阁’,叫天涯门的话显得咱跟抄袭冒充一样,跌了档次。我思来想去啊,觉得就拿咱两门武功名字合一下,叫‘天锋’或者‘藏天’怎么样?老师觉得哪个更好一点?”

    洪辰说:“既然两门武功分别叫藏锋刀和天行功,门派叫天锋便显得太过锋芒外露,与武功不合,那就叫藏天罢。咱们人少,武功目前也只一路,师门就叫藏天门。”

    雷飞凤闻言立马朝着洪辰恭恭敬敬一拜:“藏天门一代弟子雷飞凤,拜见掌门祖师!”

    洪辰听得十分不习惯:“呀,你喊我老师就显得够老了,这还祖师起来了。”

    “一门之祖,自然要叫祖师。”雷飞凤笑嘻嘻地起身,“但老师估计是全天下最年轻的一个祖师了。”

    洪辰顺着大河遥望,道:“老三,咱们终于人有所属了。从今往后,我们便是藏天门的人,练的是天行功,使的是藏锋刀。我这便立下第一条门规——本门弟子要心向公理,匡扶正义,不可做伤天害理之事。”

    雷飞凤说:“老师,人家别家的第一条门规都是必须敬爱祖师,永不背叛师门。”

    “我们和别人不一样。”洪辰摇头说,“当祖师的就没犯错的时候么?师门在做错事也不能背叛么?做藏天门的弟子,首先要做一个好人。”

    雷飞凤耸了耸肩:“话虽如此,但什么是公理,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好人,谁又说得清啊。”

    “那便说不清。”洪辰往下方走去,“只管做就是了。”

    雷飞凤转身追去:“老师,你说咱们要不要再设计一套藏天门衣裳?我听说武林门派好多都衣物兵器制式统一,一大片人一起走,脚步铿锵,威风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