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26章 再遇卫
    洪辰话已至此,陈图也不继续劝下去了,只道:“那便一言为定。”又唤客栈掌柜取酒拿碗,要与洪辰干最后一碗别离酒。洪辰则问掌柜,客栈有无闲置马匹,要买来帮陈图驮运行礼。

    掌柜连道客栈内有匹脚力尚可的壮马,但客栈还需用它来往城郊,拉运食材。陈图知他是想多要点银钱,便拍了两锭金子在桌上。掌柜见钱笑逐颜开,连道可以,收了金子,取了酒,便去后院收拾马匹去了。

    这时外面忽有马蹄声马嘶声大作,未几时候,便有一伙子携刀带剑,背箱负箧的劲装壮汉步入客栈,往座位上一坐,即吆喝掌柜来上菜,言语甚是粗豪。其中有人道:“掌柜,让厨房这会儿多准备点饭,等等我们还有其他兄弟过来。”这些人都穿褐袍,看上去就像寻常草莽帮派的人士。

    洪辰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望至其中几人身上时,心下一凛:怎是他们?

    褐袍壮汉一共有九人,其中有三人身上兵器非寻常刀剑,分别是一对长短锏,一对铁戟,以及一双铜锤,加上三人模样,洪辰也颇有印象,顿时想起,这三人应是北方大虞国归义司下紫衣卫中的天云三猛,分别是宇文猛,宇文刚,宇文勇,曾与自己多次交手。只是不知他们为何要一改装束,来到南方越国的最南边。

    而且他们来了,罗轻寒是不是也会来?

    陈图看到洪辰脸上惊诧之色一闪过,斜头往褐袍人那边望了一眼,随之压低声音,向洪辰道:“你认得他们?”

    “不认得,喝酒喝酒。”

    洪辰知道紫衣卫里不乏内功精深者,一个个耳聪目明,不欲引起那些人注意,与陈图搪塞过去,举碗饮酒。

    尽管时过境迁,自己样貌身材都与一两年前有了变化,就算见过自己本来面目的人,再看到自己,也难以认出。但紫衣卫本就是一群行事令人难以捉摸的家伙,向来与武林人士为敌,被他们留意到,说不准就有麻烦上身。

    饮完酒后,洪辰催促陈图:“快上路罢!”陈图便提箱子起身,穿过大堂,往后院走。旁边桌上,宇文刚瞥了眼二人,开口说:“诶,大哥,你瞧那人拎着俩箱子,走路时踩得木地板都咯吱咯吱的,箱子里东西得有好几百斤吧!里面装的都是些啥?”

    不等宇文猛说话,宇文勇插话说:“我猜不是面粉。”

    宇文刚说:“用得着你说?南方都是吃米的,不吃面。”

    宇文勇反驳说:“我猜不是面粉,不是因为南方吃米不吃面,而是因为箱子是铁的,而装粮食的一般都是麻袋竹筐。”

    宇文刚又说:“他看样子是要下山,箱子里装的东西该是从山上弄得,可能是玉?”

    宇文勇说:“没听说五阳山产玉。这人没准儿是个盗墓贼,五阳山上坟头不少,他箱里可能全是随葬。”

    宇文刚惊道:“那他岂非有可能抢先我们一步拿了那东西?”

    宇文猛从刚才便觑眯眼睛盯着二人,这时蓦地起身:“前面好汉请留步。”洪辰往陈图背后推了一把,在他耳畔急声低语:“骑了马就快走。”随即转身:“大哥们有何指教?”

    宇文猛见陈图脚步不停,步入后院,大声说:“我让你停下!”接着就纵步冲去。洪辰拦在宇文猛身前,说:“大哥,你要作甚?”宇文猛一掌拍向洪辰,洪辰一侧身闪躲过去:“大哥,有话好好说。”

    “去把拿箱子的小子捉住!天师要的丹材没准就在他那!”

    宇文猛大喝一声,宇文刚宇文勇及其他褐袍壮汉唰啦啦地掣出兵刃朝后堂冲去。客栈掌柜与小二当场吓得抱头钻到柜台下面,洪辰眉头一皱,断刃一抽,横刀一拦:“大哥们,有话好好说不行吗?”

    天云三猛及其他人哪跟洪辰废话,有人来攻洪辰,有人想绕过洪辰去后院。但洪辰刀法已非从前,挥舞间刀气纵横,不仅把天云三猛全部逼退,还将其余人尽数拦在大堂,一时间谁也去不得后院。

    这时后院响起马嘶声,陈图已经策马疾奔,有褐袍人奔至大堂正门,欲绕路拦截,却被洪辰以凌空刀气隔了几丈远给劈至膝窝,跪倒在地。宇文刚大惊:“好远的刀气!怎么好像北海昆仑宗的‘雪刃破山式’?”宇文勇当即反驳:“你个傻子,真要是雪刃破山式,得把人腿给砍断啦。”宇文刚点头:“也是,上月抓戴万山时,咱们兄弟就折在雪刃破山式下面不少,搞得我都后怕了!”宇文猛呵斥道:“别废话了,缠住他!”

    三人落位结阵,合力围困洪辰,终于给同伴制造出了夺门而出的机会,六名褐袍人冲至后院,骑马去追陈图。洪辰运足内力,灌注刀身,三个回合之后,便震落宇文勇的铜锤,又一脚踢飞宇文刚,一掌打退宇文猛,冲至后院,斩断踏雪缰绳,上马疾奔。

    踏雪神骏非凡,很快就追上了六名褐袍人所乘坐骑,洪辰手起刀落,连挥刀气,将那些人的马匹尽数绊倒,没花多少工夫,又追上了陈图。陈图此时身负一个箱子,骑在先前的坐骑上,旁边一匹壮马驮着另一口箱子,已气喘吁吁,这种平日里拉车的马虽惯于负重,却并不适应快速驰骋。

    “那群家伙什么来头?”陈图见洪辰追至,知追兵一时半会儿还赶不上来,放慢马步,道,“你好像认识他们。”

    洪辰说:“是虞国朝廷的人,我在北方时,与他们打过交道。”

    陈图笑着说:“哈哈,可我箱子里压根没有他们所说的‘丹材’,而且凭他们武功,也给我们带不来什么威胁,你为何急着要走。”

    “他们几人是不行,就怕他们在附近还有其他同伴。”洪辰说,“他们那会儿在客栈说,一会儿还有人过来,估计这次来了不少紫衣卫。紫衣卫的指挥使罗轻寒是个难缠人物,在天下顶尖高手里,也是其中厉害角色,万一他也在这儿,就麻烦了。”

    陈图说:“你既然怵头那罗轻寒,便随我一起去金蛇岛罢。”

    “不,我还是要留下。九煞岛,紫衣卫,都来了五阳山,实在蹊跷。”洪辰摇头说,“接下来紫衣卫定会分头行动,一部分人追你,一部分人在五阳山寻那什么‘丹材’。客栈掌柜的马禁不住长途跋涉,你如此赶路必被追上。这样吧,你换骑我的踏雪,尽快去妈港,咱们还依原先计划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