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27章 夜缒队
    “好。”陈图也不客气,点头答应,翻身下马,将客栈壮马所驮的铁箱放到自己的骏马上,自己背着另一铁箱乘了洪辰让出来的踏雪,一拱手,“保重!”接着策马绝尘而去。

    洪辰与陈图挥手作别后,骑上壮马,勒缰绕向五阳山北边,不多时到了山阴处,见东北处有森林湖泊,湖畔还有几户人家,又觉腹中饥饿,便策马奔去。

    湖畔正有妇人浣纱洗衣,洪辰下马问询:“敢问大姐,家里有饭吗?”妇人抬头见是个牵马携刀之人,惊惧起身,怯声说:“没有。”洪辰从怀里摸出点碎银:“我只是赶路客,此刻腹中空空,您家若有些腊肉,酱菜,可否卖我些?”妇人顿露笑意,把湿手往衣襟上擦了擦,接过碎银揣进腰里:“我看你不像歹人,跟我来罢。”遂引洪辰至一小院,摘了一串晾在檐下的腊肠,又搬出一缸酱菜,用瓷碟各盛了些,端到了院里石桌上。

    洪辰动箸用食,妇人又端来一碗半温的白米粥:“这些是早上剩的,我生火热了热,你要是嫌弃,我再去煮一锅。”洪辰摆手说:“不用,这就挺好。”接着边吃边与妇人闲聊:“大姐,你是世居此地吗?”

    妇人说:“不,我是十年前嫁过来的。”

    “那你男人一直在这儿住?”

    “不,我男人以前住在东边十里外的村里,父母死的早,他哥嫂把他田产全占了,便打小去城里做工,后来到这无主之地盖房娶了我。”

    “这儿依山傍水还邻森,林子多木,湖有鱼虾,怎么只有几户人家。”

    “以前这儿是有个几十户人家的渔村,但二十多年前突然有好几伙凶人在附近打仗,村里的人全被杀了,房也被平了,从那以后成了风水凶地,只有我男人那种一穷二白买不起好地产的才会来这儿盖房成家。”

    洪辰心想,二十多年前,应是皇天教与武林人士在五阳山上有一场血战,怎么还殃及山下的无辜百姓了?又一番追问,但妇人对江湖之事全无了解,只道:“那渔村的人去林子里或山上砍柴都要在湖边磨刀,这湖也就被叫‘磨刀坑’。后来大家都说是湖的名字太凶,给渔村惹来灾祸,现在我们都叫它南湖。”

    “人是被歹徒杀的,与湖的名字又有何干?”

    洪辰对妇人的迷信说辞不以为然,想着去找五阳派的隐居者问问,武林人士间冲突,害别人百姓作甚?三下五除二扒完碗碟里的酱菜粥食,便与妇人告辞,上山去了。

    客栈壮马不善驰骋,但走山却很稳当,不多时就把洪辰带至山腰,中途可见许多年久简陋的坟墓,想来穷苦人家无风水宝地可葬,只能埋在这孤山上,他们的子孙许已断绝,坟墓无人维护,坟边尽是丛生荒草,不少坟头都被被风雨冲得快平了。

    由山腰至山顶的路崎岖陡峭,马不能行,洪辰下了壮马,一拍它脖子:“回你家罢!”这壮马也通人意,自己扭身下山去了。

    洪辰一路走到山顶,见光秃秃的山崖上遍是怪石,不少光滑石头会反射日光映在崖下绝壁上,光影交错,竟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淡紫色,顿时明白了“紫阳崖”的名字因何而来。再步至崖边,往下望去,可见山中的常绿丛林,而五阳派众人就隐居林中,不知此时有没有捉到杀害陈剑天等人的凶手。

    再往崖边查探时,洪辰发现几块岩石上,有利器嵌入勾拉过的痕迹,登时集中精神,追迹索痕,发现那些利器痕迹断断续续沿着山壁往下延伸,直通不可视之处,便明白了凶手进入五阳派的方式——并不是靠绳缒下去,而是靠攀山勾爪爬下去的。

    既已知凶手潜入手段,洪辰从山顶走至南边山腰密道入口处,回返五阳派。

    却说天云三猛被洪辰打倒后,伤势也不甚重,很快站起,纵马急匆匆追来,几里后遇见了人仰马翻的另外六名穿褐袍的紫衣卫。宇文猛皱眉吩咐道:“我与两位兄弟去追那逃走两人,你们六个,回客栈去接洽李统领陈副统领一众,禀报李统领此间事情,再以他为首,继续执行任务。”六紫衣卫嗯然答应,宇文猛三兄弟便继续纵马前奔。

    这六名紫衣卫身上虽未挂彩,马匹却都伤了,初时背负的箱箧也都落在地上,摔了满地的锤、锄、钎、锨、绳索等工具。他们收拾好工具,引马回返客栈吃饭休息,正午时,终于等来了一群和他们一样褐袍劲装打扮的人马。

    “李统领!陈副统领!”一紫衣卫抱拳参见道,“早先时候,我们在此遇到两名携带沉重铁箱的人物,怀疑他们是从山上盗墓下来,可能携有此次要寻的丹材,便上前质询,岂料二人心虚,与我等一番交手后策马逃跑,三位宇文统领前往追击,留我们六人在此等候。”

    “呵呵。”李统领哂笑一声,他上半边脸被半副冷银面具罩着,露出的下半边脸肤白须少,声音也很年轻,“他们三个倒是狡猾,趁机躲了有损阴德的差事。”接着又一转头,对身后其他人道:“大家吃饭休息,傍晚时候,我们上山。”又对身旁陈副统领道:“叔夜,这六人从前是你手下,接下来由你带着他们。”

    “属下领命。”

    陈副统领应声道。

    倘若洪辰此刻还在客栈,看到这位陈副统领,定会大吃一惊。陈副统领不是别人,正是一年多前被洪辰斩去右边小臂的陈叔夜,此时却双手完好,举手投足间,根本看不出手臂曾经被齐肘斩断过。

    客栈内的紫衣卫,天云三猛留下来的有六人,李统领和陈叔夜一众有十人,合计一十六人,他们吃完饭后便去睡觉,至傍晚时醒来聚集,往山上行去。他们并未在山腰停留,而是一路走至山顶,到了紫阳崖上。

    陈叔夜令天云三猛的六名属下拿出箱箧中的铁钎,先将两根铁钎深深凿进崖壁,并以绳索在上打结套牢,结成长长缒绳。十六人分成两组,各从一条缒绳上垂下,到十多丈时,再最下方的人往崖壁中钉入下根铁钎,缚牢新绳,以此往复,一直往下行去。两组各钉下第六根铁钎后,缒至离下方林子还有几十丈时,李统领忽开口道:“就是这儿了,开挖!”随即以手捏唇,吹出一声划破夜空的响亮唿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