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73章 图穷剑
    洪辰在商队里化名红茶,自称从小在虞国西凉交接地方长大,如今想去南越闯荡。而这处商队本身就是几名南越商人一起搭伙的,带了江南的绫罗绸缎茶叶和荒州的菌干香料去西凉出售,如今又从草原进了狼皮狐皮回南方去卖。洪辰与他们聊天中,也添了许多对南越国的了解认识。

    进了大山的起初几天,一直平安无事。但第六天在山间路上见到几处血迹之后,客商们的神色便忧虑了不少。皮毛贸易在南越国一直被几个宗门占大头,其他任何私商贩卖,都要先收两分税,基本没什么赚头。他们为了躲避官道上的关卡盘查才选择铤而走险,走这盗匪常有出没的山路。那几片莫名其妙的血迹,着实吓得他们够呛。

    带头的武师极力让他们放宽心,拍着胸脯说:“咱们这儿有二十三个江湖好手,个个身怀绝技,大部分也都不止一次走过这条路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这山里的蟊贼大抵只抢些单枪匹马的家伙,才不敢跟咱们这些全副武装的人动手嘞。”客商们听到这话才稍微放松一些,再度说笑起来。

    但当天晚上,他们就被一伙山贼给围了。几个客商哪里愿交出货物钱财?带头武师便劝他们:“我说大人们呐,破财消灾的道理懂不懂?人家来只为劫财,又不要你命。都是生意人,大不了就当这次做买卖赔了不行?”

    一商人说:“我们花钱雇你,是让你保我们平安的!怎如今见了山贼,你比我们服软都快?”带头武师便骂道:“挣了钱不得有命花?就你给的那仨瓜俩枣,够老子卖命?爱听就听,不听拉倒!老子不管你们了!”说完就要甩手离开,又被商人狠命拽住。

    山贼们也没了耐心,头头带着俩喽啰扛刀走来,直接上车翻看货物。山贼头头又一眼瞧见了洪辰的踏雪,双眼一亮:“这是大草原上的好马啊!浑身乌黑,四蹄雪白,这是‘乌云踏雪马’,罕见的良驹,我正缺这样一匹威风的坐骑!”说着就要去牵。

    洪辰本就要对付这帮子山贼,只恐他们人太多,又带着弓箭,倘若贸然动手,局势一乱起来,再伤了无辜客商。眼见山贼头头靠近,便一步上前,提刀抵在他脖颈上。

    山贼头头一受制,整伙山贼不得不跟着投降。洪辰命武师们带着客商们和自己的马先离开,自己等在最后。山贼头头自是恨得洪辰牙痒痒,暂时隐忍下来,只等自己一被松开,就让手下放箭,要了这小子狗命。

    洪辰等到商队走远,便一刀割了山贼头头的脑袋。这家伙身上血腥味很浓,之前路上所见血迹,应该就是他杀了前面的过路客商留下来的。对付这伙真正的恶匪,洪辰自是不心慈手软,杀了山贼头头以后,又杀了另几个身上血味较重的山贼。刀锋起落,好几个人头与好几具身躯说了永远的分离,断刃却上一滴血也没染下。

    几个最先被吓跑的山贼,洪辰隔空斩出的刀罡,直接劈断了他们的腿。剩下的所有山贼见状都吓得跪在地上大叫饶命。洪辰也无意把这一伙山贼全杀光,便让他们互相举报,问出来几个犯下罪行多的,一刀结果性命,剩下的人只挨个剁了他们一根手指,让他们这辈子别再出来为祸作恶。

    料理这些山贼并没耗费洪辰太多时间,施展轻功没多少工夫就赶上了商队,向着他们讨要身新衣裳穿。商队之人见洪辰提着断刃,浑身是血,还以为鬼魂过来了,吓一大跳,纷纷道:“义士,你为我们而死,我们会一辈子感激你的!每天都为你烧香,你既然做好事,那就好事做到底,害你的是山贼,你去找他们索命,别来找我们啊!”

    直到洪辰脱下血衣,人们才始知这少年竟从山贼手中全身而退,不由大为惊叹。洪辰也没多说什么,只道那伙山贼不敢再来找麻烦了,大家尽管放心继续走。带头武师大笑:“我一开始就知道这位少侠身怀绝技,这才力邀他入队嘛!”旁边客商马上反驳:“胡说八道,当时明明是你百八十个不愿意,说红茶少侠极有可能是混进来的山贼奸细!要不是我见他年纪小,为人质朴,邀来同行,这次就被你给坑死了!”带头武师神情顿时变得极为尴尬。

    各个客商知道洪辰武功厉害之后,态度立马变得恭恭敬敬,还要拿出钱财酬谢。洪辰没有全收下,但也没有全拒绝,拿了三百两银子作为一路护行的佣金。

    有了洪辰坐镇保护,商队虽此后又遭了一次山贼,却依旧没有任何损失,终于赶在今年中秋节之前穿过群山,抵达了荒州第一大城荒蓉城。进了城以后,商队众人分道扬镳,各做各的买卖去了。

    洪辰拒绝了一名客商继续同行的要求,一人牵马去城里寻觅吃食。到了一家小店吃冷吃串串时,听到旁边桌的人一边喝酒一边侃天说地:“啊哈哈,当初我就说了,西凉的事情没那么简单,你不服要和我打赌。现在看,来了一个彻底的反转吧!瞧我不宰死你个瓜娃子。”

    洪辰心生好奇,自己近一段时间都在大山里赶路,与外界消息隔绝,难道西凉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凑到那桌前问道:“几位朋友,我是从羌州走山路来的,今天才走出大山,到了荒蓉城。不知道西凉又发生了什么大事,有没有影响羌州草原上的部落们?”

    “原来是草原来的朋友,吃串,吃串!”那桌上一人递过一把串串,道,“草原上的朋友都很热情好客,我十年前跑商去了一次草原,你们那里的人可真热情,让我白吃白喝了好多天呢!”

    “朋友,串咱不急着吃。”洪辰没接串串,继续问,“西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要说这西凉发生的事情,那可是真精彩,真出常人预料啊!”那人一拍大腿,“你要是今天才出的大山,从日子来看,那进山之前应该刚听过白独狼杀天狼可汗的事情。”

    洪辰点头:“的确如此。”

    “那你恐怕不知道,西凉换皇帝啦!”那人先吃了一口串串,又抹了嘴上红油,才接着对瞪大双眼竖起耳朵的洪辰道,“原来的西凉皇帝收服羌州,立下最大功劳的白独狼为他献上羌州五千里疆域的地图——你猜怎么着?白独狼为西凉皇帝徐徐展开一轴地图,那地图展到最后,露出来一柄短剑,白独狼抄起短剑,一挥一刺,用了两剑。第一剑斩断了西凉皇帝抽出的宝刀,第二剑刺进了西凉皇帝被一层乌金内甲保护着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