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74章 说书人
    洪辰听到此处,禁不住一个激灵:白独狼杀西凉皇帝所用的,岂不正是自己亲手交给他的覆水?心中又抱有疑问,道:“白独狼这是为什么要杀西凉皇帝?他不是投奔西凉皇帝向他效忠么?还亲手杀了天狼可汗这个义父。”

    “嗨!这话说起来可就长咯!”那人道,“简单点说,白独狼从始至终,都是大羌王和天狼可汗那边的人,给西凉皇帝玩了一出苦肉计,就是实在太狠了,连天狼可汗的命都给搭了进去,才得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洪辰更加吃惊:“苦肉计?”

    那人点头:“对咯,就是苦肉计!我在这儿讲的太乏味,小老弟,你现在随便找个茶馆去坐坐,里面那说书人十个有七个八个都得在讲白独狼杀皇帝的事儿,一个个说得简直就和他们亲眼见了一样,实在精彩极了。毕竟谁也不知道事情具体怎么发展的,全靠自个儿的推测。老弟,你出门右转,下条街的道口上就有间茶馆,你要一壶茶,便能吃一下午的水果点心,还能听上几回评书,保管物有所值,其中夸张地方,就当听个乐呵完事了。”

    洪辰谢过这位路人,便结了账出门,按照他指引,牵马走到太极茶馆处,只见里面已坐了许多人,却不喧哗,都在听一个长衫人说书。

    洪辰把踏雪拴在门口,走进茶馆,马上就有一个肩头打着汗巾的小二过来招待:“客官里边儿请!您是要雅间儿还要坐大厅儿?”洪辰说:“大厅。”小二引洪辰到一空桌坐下:“咱店里新了一批青州的龙井和九曲红梅,都很平价,您要尝哪种?”

    洪辰此来不为喝茶,也没细问这两种茶的特点,就道:“来一壶九曲红梅好了。”

    “得嘞!您搁这儿先坐好,九曲红梅马上就来!”

    这小二吆喝一嗓子就走。马上便有另外一伙计端了个托盘过来,上面几个碟子中分别放着瓜子麻糖橘子瓣大青枣,逐一码在洪辰面前。

    洪辰拿了一瓣橘子放在嘴里,目光往大厅中央落去,只见那说书人四十来岁样子,右手拿着两片竹板,左手端着杯茶,正伸着脖子凑到杯口一点点喝。

    咔!

    竹板忽然一响,说书人放下手中茶杯,道:“刚刚咱正好说到‘白独狼剑杀天狼酋,西凉皇大赏二狼神,献地图剑刺帝心,一命呜魂归西天’,想来各位看客都十分好奇,这白独狼为何如此丧心病狂,杀了养育他的义父?接着又杀了重用他的西凉皇帝?且听我细细道来。”

    洪辰一下子聚精会神起来,接着听说书人又道:“咱回到那白独狼还未叛逃天狼部落之时。却说天狼可汗义子白独狼是天狼部落一等一的大勇士,天生神力,八岁就能举起三百斤的大鼎,十岁就能挽弓射杀天上大雕,十五岁一人杀了三千个盗匪,端的是勇猛无敌,草原上人人称道。

    听到这里,洪辰微皱眉头,心想这说书人所言实在扯淡,白独狼的确是个高手,却也不可能八岁时举起三百斤的大鼎,至于一人杀了三千盗匪,更是无稽之谈。茶馆其他人却听得津津有味。

    “这一天夜里,天狼可汗命人召见白独狼。白独狼到了可汗帐下,问,‘义父深夜唤我前来,所为何事?’天狼可汗眉头紧锁,说,‘儿啊,我来找你,是与你商议大事。’白独狼惊讶,说,‘什么大事,竟让义父如此焦急?’

    “天狼可汗说,‘儿啊,你可知当今西凉皇帝野心勃勃,想彻底吞掉咱们草原上几千个部落,为他养马练兵,先东进攻虞国,再南下取越国?’白独狼说,‘知道。这西凉皇帝想一统天下,首先要征用我们草原各部的战马和勇士。哎,我真想杀掉西凉皇帝,来让义父坐那个位置,我们西凉人才能安居乐业。’

    “天狼可汗又说,‘儿啊,西凉皇帝可没那么容易杀!他戒备心重,从不让人带刀剑接近他身边,连侍卫都必须空手。不仅如此,他还重金聘请了北海昆仑宗的内功师父,练了一身硬气功,又买了一件无比坚韧刀枪不入的乌金软甲,就算一百把剑一起刺他身上也刺不死他。他吃喝都得等别人尝过才肯下口,一切器具都是银的,就是怕人下毒害他。’

    “白独狼说,‘但义父叫我来,一定是有什么打算,对不对?’天狼可汗说,‘还是吾儿机智!的确,为父委托人炼制了一柄绝世神剑,只要刺到西凉皇帝身上,保管能让他一命呜呼。’白独狼惊奇道,‘啊,天下还有这样的宝剑?’天狼可汗道,‘是啊,用万年玄铁精炼了一万次,又用三百条狼的心头血淬火才炼成的天狼神剑,只有这把天狼神剑才杀得了西凉皇帝。儿啊,杀西凉皇帝的重任就交予你身上了。’

    “白独狼当即道,‘义父,我这就去闯西凉皇宫,杀了他!’天狼可汗忙道,‘儿啊,你不可莽撞。西凉皇宫有八十万禁卫,你就算有万夫不当之勇,也杀不到西凉皇帝身边。我想了一个计谋,让你先接近西凉皇帝,然后找机会一剑杀了他。’

    “白独狼问,‘义父,你想的什么计谋?’天狼可汗说,‘咱们演一场戏,你装作要谋权篡位暗杀于我,但事情败露,然后我将你驱逐出部落,再抓起你所有的好朋友。让全西凉的人都知道你背叛了天狼部落,这样以后你再到朝廷那边去,西凉皇帝就会信任你啦,凭你的武勇,只要为他立下功劳,很快就能接见你。’

    “白独狼听完直赞叹,‘义父,你真是想了一条妙计!’天狼可汗一叹,‘说是妙计,实际上却得委屈你啊。你要被草原上的人都误会贬斥,在你立下不世大功之前,大家都会把你打成罪大恶极的逆子,你受得了这种污名马?’白独狼一拍胸脯,‘义父,我为你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况些许恶名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