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75章 望天狼
    说书人讲到这里,又拿起茶杯喝了一口。听众们一个个大声喝彩,大呼过瘾。洪辰虽觉得说书人满嘴臆测妄言,如武功本事不合常理,天狼神剑扯得太玄乎,白独狼和天狼可汗一问一答的对话也太刻意,但有些地方却恰好圆得通,便一边喝伙计刚给烹好递上来的九曲红梅茶,一边继续听下去。

    说书人润完了嗓子放下茶杯,一打竹板,开口继续讲:“天狼可汗与白独狼父子俩人既下决议,立刻实施。天狼可汗从锦盒里取出一柄银光灿灿的天狼神剑,割下了自己衣袖,接着向外大喊,‘白独狼,你个逆子,想做什么?’同时又把天狼神剑递给白独狼。白独狼接过天狼神剑,这神剑立马发出一阵狼嚎般的颤鸣,神剑配勇士,达成一对天作之合。

    “白独狼拿了天狼神剑,和天狼可汗对视一眼,便越窗逃离,出了天狼城,直往狄州西凉国都棘京跑去。接下来事情,就和咱们前面讲的一样,白独狼加入鹰狼堂,戴上一副狼头面具,为西凉朝廷立下赫赫功劳,终被西凉皇帝赏识,御赐为二狼神。

    “白独狼有了几次亲自接触到西凉皇帝的机会,然而这西凉皇帝谨慎无比,离着白独狼始终有十丈以上距离,身边侍卫一圈一圈的,都穿着厚实铠甲,举着坚硬盾牌,丝毫不给白独狼出手刺杀的机会。

    “白独狼想不出杀西凉皇帝的计策,十分头疼,正好后来羌州草原各部忍无可忍,反叛西凉,发生大战,白独狼就趁了这机会悄悄回到天狼部落,问义父该如何取得西凉皇帝进一步信任。

    “天狼可汗从白独狼口中得知西凉皇帝之谨慎,一连考虑多日,再加上前线吃紧,草原各部打不过披坚执锐的西凉铁骑,更是忧愤交加,每过一天头发就变白一些,过了十天,一头原本乌黑乌黑的头发变成了白雪。天狼可汗终于想出来了办法,他先告诉白独狼说,‘儿啊,草原各部打仗需要你帮助,你还是回到部落来吧!’

    “白独狼一听,那是毅然决然,没有丝毫犹豫地宣布返回到了天狼部落。当然,虽然对外宣称是浪子回头,白独狼依然背了一身骂名。过了几日,天狼可汗看着正在演练的草原战士,对白独狼说,‘儿啊,你看看咱们的草原战士,打得过西凉铁骑吗?’

    “白独狼摇头说,‘实话讲,咱们的战士不比西凉铁骑差,马也不比他们的战马次。但我们的兵器多是木杆的,刀多是短弯刀。西凉铁骑却一个个浑身重甲硬铠,连战马都披了一层钢甲。一旦两军相互冲锋起来,咱们草原战士只有皮甲皮盾防身,死伤惨重,西凉铁骑却能一次次保存下更多力量,咱们打不过!’

    “天狼可汗说,‘是啊,我也觉得如此,正面作战我们打不过西凉,只能再去想别的办法。所以儿啊,我需要你做另外一件事。’白独狼说,‘义父,你尽管吩咐。’天狼可汗脚步一停,‘儿啊,你杀了我,回西凉朝廷去吧!’白独狼大惊,‘义父,你别开玩笑,我怎么能做这种事?’天狼可汗说,‘我已经修书一封送给大羌王,让他做好投降西凉的准备了。’白独狼忙摇头,‘不,义父,我们不能投降。如果投降了,草原人一辈子都要做西凉朝廷的奴仆。我这就杀去皇宫,和狗皇帝拼命!’

    “天狼可汗笑了,道,‘儿啊,咱们不是真投降。西凉皇帝疑心很重,从来不肯对你放下戒备,我们是要让他放松警惕。一个人最疏忽大意的时候,不会是他走投无路处于危险境地的时候,而是他得到成功的时候。你杀了我,立下左右战局的大功,西凉皇帝焉能不信任你?到时候你自有杀掉他的机会。你杀了他以后,大羌王在西凉朝廷里埋下的暗棋们自可随之发动,到时候西凉就变成了草原人的西凉,草原人再也不会被西凉压迫了!’

    “白独狼虽然知道天狼可汗说的很有道理,但哪里肯真的下手杀自己的义父?天狼可汗见他犹豫,当即一把夺过天狼神剑,刺进了自己心窝,含着笑死去。

    “就如咱们前面所讲,天狼可汗既死,木已成舟,白独狼别无选择,不能让义父白白牺牲,就又做了一次大逆子,背上了弑父之名,一路返回棘京,领功受赏,并彻底得到了西凉皇帝的信任。最终在为西凉皇帝献上地图之际,图穷剑现,用天狼神剑终结了西凉皇帝的性命!自此,西凉国改姓易皇,原来的大羌王入主棘京,成为了西凉新帝!白独狼也受到了新帝封赏,为一等天狼忠勇公,天狼可汗被追封为仁义无双天狼王,那柄天狼神剑,供奉在了一座天狼庙当中,自此享受万代香火。”

    咔!

    说书人把竹板往桌上一拍,道:“正是‘万民翘首西北望,父子忠勇双天狼’,这段不久前发生的故事,其中曲折离奇,世上罕见,以后史书记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咱先弄了这段《天狼传奇》与诸君同飨,教大家都要记住这对天狼父子忠勇仁义的事迹。”接着又一转身回手,从后边桌上捧起一个托盘来。

    茶馆里的听众看客一个个听得意犹未尽,纷纷掏出铜板银钱扔到托盘,让说书人继续再讲一段。说书人见赏钱数量颇多,又喝了杯茶,口气一变,道:“承蒙各位抬爱,咱就再来一段《追魂鸳鸯记》。话说前朝有位女侠……”

    后面这段故事是一位女侠与一名大侠追捕恶匪时发生的爱恨情仇,洪辰听得无聊,没听多少就和伙计结清茶钱出了茶馆。

    牵着踏雪投宿客栈的路上,洪辰忆起说书人所讲,虽荒诞离奇,七分都靠臆断猜测,甚至于把自己亲手送出去的天铁兵器覆水都胡诌成了什么天狼神剑,但的确精彩,没有一句直接称颂天狼可汗高风亮节的话,只用了个人对话和几下动作描述,却让一个为了推翻暴政不惜个人性命的英雄好汉就好像站在你眼前一样。

    “说书里的故事很精彩,但不知天狼可汗的真相到底如何呢?”洪辰暗暗地想,“等有朝一日我回到西凉,一定要找到白独狼问问,整件事到底是怎样。不过首先,我得先填饱自己的肚肠。”

    冷吃串串和茶点水果都不管饱,洪辰来到荒蓉城最繁华的街上,放眼望去,尽是挂着各种匾额和牌旗的食肆,看得眼花缭乱,驻足原地,不知选哪个才好。直至望到一家店面门口挂着的匾额,上面写着“英雄会”三个大字,与别家“某某宴”或“某某酒楼”的名字格外不同,心生顿生好奇之感,不知里面是卖什么吃食的,径直向着那里走去。

    (第三卷《英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