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79章 谷怪客
    洪辰在望帝山中一边走,一边回想起有关望帝的传说,不禁感慨万分。积毁销骨,众口铄金。即便是望帝和丛帝这样地位煊赫,受人尊崇的一国君主,也免不了为流言所害。至于自己被误传为魔教教主,这要是想澄清,难度没有比望帝小。

    走过绵长山路之后,洪辰面前出现了一处幽谷。幽谷中传来许多“布谷——布谷”的杜鹃叫声,而丛林掩映下,能看到许多房子,这里应该就是寒鹃谷了。洪辰往谷内走去,刚到半路上,前方突然出现了两名灰衣青年,向着洪辰“嚓嚓”拔出了刀。

    洪辰停步问道:“两位朋友,你们这是何意?”

    一名灰衣青年道:“你是什么人,来我们寒鹃谷做什么?”

    洪辰说:“我来找一个人。”

    另一灰衣青年皱起眉头:“你也是来找那小子的?”

    洪辰心想,他们两个人说的“那小子”应该就是夺人兵器的怪人,也就是季茶了,便微笑点头:“啊,我是来找他的。我认识他,你们能带我去见他吗?”虽不知道季茶和寒鹃谷到底有什么关系,但既然青城刀派等一干宗门帮派都是找寒鹃谷来兴师问罪,想来季茶是和寒鹃谷一个阵营。

    哪知这两个寒鹃谷弟子听到洪辰话语,眼睛立马放起了光,各道:“什么?你竟然认识他!”“告诉我们,他是什么人!竟给我们寒鹃谷惹了如此大麻烦。”

    洪辰听得不解,问他们:“两位朋友,难道你们不认识他?”

    “自然不认识!”第一个寒鹃谷弟子大声道,“那家伙一个月之前,突然就出现在我们寒鹃谷了,还破了祖师留下来的阵法。然后就又跑了。他跑了之后,然后又回来了!干他仙人板板的,他回来以后,给我们寒鹃谷带来一堆仇家!”

    洪辰越听越迷糊,什么阵法什么仙人,都是些什么东西?

    第二个寒鹃谷弟子见洪辰迷茫神色,便道:“你真的认识那人?”

    “认识。”洪辰点头,“只不过我们上次相见已经是一年前了,如今一年没有联系,我也不知道最近他都在干什么。”

    第二个寒鹃谷弟子又道:“那我就跟你讲讲此人都做了什么事情。”

    洪辰听他讲了好半天,终于大概明白了寒鹃谷与那个怪人之间的联系和遭遇。

    寒鹃谷长久以来,都是荒州第一大门派,然而自二十年前开始逐渐式微,如今门内不仅没有一位天下顶尖高手,就连江湖一流高手都没有几位了。这是由于寒鹃谷的顶尖武功“望帝神功”十分特殊,并不是以书籍记载下来,而是通过祖师留下来的阵法流传。二十年前的灭魔大战中,能解开阵法修炼望帝神功的高手尽数阵亡,失去了前人指点,寒鹃谷其他人历经二十年也没能解开阵法,只能眼睁睁看着门内高手日渐凋零。

    可就在一个月之前,一个怪人闯进了寒鹃谷,说想要拿走前代谷主留下来的镇派宝剑“啼血”。寒鹃谷弟子岂能容他取走啼血剑,与怪人爆发冲突争斗。这怪人武功邪门厉害,瞧不出来自哪流哪派套路,却威力惊人,一人就打败了三十多名寒鹃谷弟子,其中还包括好几名二流高手。

    说来也奇,寒鹃谷当代谷主看到怪人打败弟子们的手段,突然觉得和本门的顶尖武功“望帝神功”十分类似,便让怪人去破解阵法,说只要怪人破解了阵法,就能拿到啼血剑。怪人闻言还真就去破阵法了,而且阵法还真就叫他给破掉了。

    谷主不仅兑现诺言,将啼血剑给了怪人,更是声称要让怪人当少谷主。可寒鹃谷其他人哪能同意?长老们弟子们纷纷反对,说什么也不能让一个来历不明的怪人来当少谷主。就在寒鹃谷之人内部争执不休时,怪人忽然又从谷内消失了。

    可很快,寒鹃谷就接到了其他门派的消息,说出现了一个怪人四处找人约战,目标全是身上带着有名兵器的,也不管人家答应不答应,反正见了好兵器就要打败人家抢到手中。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得罪了荒州境内很多门派和高手。

    就在这时候,怪人又回寒鹃谷了。不过这次怪人是带着伤来的,而且伤势还不轻,谷主留下了怪人,给他治伤。而那些被怪人抢掠了兵器的各个宗门帮派和江湖侠客,听到了怪人回到寒鹃谷的消息,也纷纷来了寒鹃谷,要讨回公道。

    目前谷主正在给怪人疗伤,而寒鹃谷弟子与长老们就负责拖延来兴师问罪的各路人物。

    洪辰听到这里,十分惊奇,心说季茶这是武功进步神速哇,以前大抵都是暗偷,现在全玩明抢了。又担心季茶身上受的伤势,便对两名寒鹃谷弟子道:“你们快带我去见他吧。他是我的朋友,我能帮他的。”

    “你帮他,谁帮我们啊。”第一个寒鹃谷弟子显得极为懊恼丧气,“现在百十号子人整天在我们寒鹃谷大吃大喝,可把我们劳累得要命。”

    洪辰道:“这件事自是与你们寒鹃谷无关。等我见了他,就带他一起和那些人把事情给解决,不会让你们寒鹃谷受委屈。”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季茶,洪辰心中激动万分,决定就算对方惹出来天大的麻烦,自己也得担下来。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洪辰又想起了这句词,只有和季茶在一起的时候,人生才更有乐趣。

    第一个寒鹃谷弟子再度上下打量了一阵洪辰,觉得这年纪比自己还小的家伙,哪里来的这么大口气,道:“哼,反正冤有头债有主,到时候就算你们想拖累我们寒鹃谷,我们也得把你们扔出来。”

    洪辰说:“事不宜迟,你们赶紧带路罢。”

    两名寒鹃谷弟子一名把踏雪带去马厩,另一名带着洪辰一路往谷内深处前行,一直走到了一处崖壁之下才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