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81章 未识人
    对杜律衡的说辞,洪辰颇不以为然。前人武功,未必多么重要,练别人的功,便始终赶不上别人,只有练自己的功,才能逾越巅峰。那北海昆仑宗坐拥三名天下顶尖高手,于武学一途上,各有各的开创,没有一个是完全按照前人方法。

    不过洪辰也知道,这种话自己心里想想就好,倘若说出来,首先会惹得人家不高兴,其次作用恐怕也不大。寒鹃谷习武的方法是一代代传下来,教下来的,从根上就缺少推陈出新的变通,即便找到适合方法,短时间都极难见出成效,更何况寻找创新,又是一个多么艰难的过程。

    洪辰便道:“我会劝劝他的。但谷主你也别抱太大期望,我这朋友自由散漫惯了,一向不喜欢被拘束着,很难答应留在寒鹃谷的请求。至于那些为了兵刃来找他问罪之人,待他醒了,我帮他处理即可,就无须谷主操心了。”

    杜律衡听得有些不快,这年轻人口气未免太大,道:“来寻仇者不下百人,这还是已经到了寒鹃谷的,更不知道有多少人还在来这里的路上。就凭你们两个,拿什么应付他们?就算把兵刃交还回去,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

    “嗯。我自有手段处理。”

    洪辰心中盘算极为简单,这被季茶拿到手的兵器,断是没可能交出去了,最好做法那就是脚底抹油逃之夭夭。寒鹃谷好歹有疗伤之恩,为了避免再牵连他们,不妨先亮个身份,找那些江湖人士大打一架,来与寒鹃谷划清界限。

    杜律衡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原以为来人会有助于自己计划,却没想到这新来的也是个憨货瓜皮死脑筋,就是不肯与自己合作。又接着劝道:“那些人里,可不仅有荒州的,蛮州青州的都有不少,如若解决不了矛盾,以后你们在整个南越国走动都会艰难。”

    “还好还好,谷主言重了。”

    洪辰寻思,连情况更糟糕的虞国自己与季茶都走过来了,这些人更不在话下。一群连季茶都抓不住的人,能耐自己何?从神仙山庄那时候,洪辰便发现,所谓那些江湖大侠,武林好汉,往往都是善类少,恶人多,没见惩奸除恶为百姓做多少好事,争强斗胜欺行霸市的勾当却干了不少。真要再和他们动起手来,一点不会心慈手软。

    杜律衡见劝不动洪辰,便把头歪一边去,不再说话。洪辰去翻看床边的箱子,把上面虚合着的盖子掀开,入目的尽是一柄柄锃亮的宝剑快刀,还有旋棍,钢刺,短戟,手斧,被拆了柄只剩下头的枪矛等物。

    洪辰一边翻看,一边暗暗数着,心道:“这些兵器里精炼出的天铁,差不多能再打造一把覆水了。看来季茶一个人单干,也能有这么大的收获啊。不过这些刀里,还是没有一把是我要找的刀。”

    箱子里装的所有刀类兵刃,洪辰都挨个拿了一个遍,虽然其中不乏趁手精品,但没有一把能带来“就是这把刀”的感觉。随后好奇想道:“我的日月无双去哪儿了?不会被他给精炼天铁去了吧!”

    床上的人似乎是听到了洪辰在箱子中翻找兵器传出的哗哗声,脸上皮肉一抽,从嗓子眼里发出声咳嗽:“咳,咳。”洪辰闻声撂下手里兵器,坐到床边,对床上的人说:“你怎么样了?感觉还好吗?”

    那人使劲晃了晃脑袋,慢慢睁开双眼。杜律衡也过来道:“你可算醒了,身子有没有舒服一点?”那人对杜律衡道:“嗯。”洪辰扒拉了一下他肩膀:“你怎不答我问的?你装不认识我?”

    那人双手撑着床坐骑,上下打量着洪辰,茫然道:“你谁?”

    洪辰只道是季茶在故意消遣自己,重重“哼”了一声:“你别装了。你可知道这一年我为你奔波去了多少地方?你让我给你师兄送的剑我可是送到了,他靠着覆水,可是做了很大一件大事。”

    哪知面前的人对洪辰之言毫无所知:“你讲什么?我听不懂。”

    洪辰一噎。杜律衡与韩叠影这时也都看出不对劲来,这两人真的认识吗?

    “别开玩笑了,我认真的。”洪辰气呼呼道,“为了你交代的事,我从天州跑去羌州,又从羌州去了狄州,再从狄州到了这里。我中间走过草原,沙漠,戈壁,雪山,遇到过沙暴,暴风雪,雷雨,山洪,还有山贼。好不容易才能再见上面,你就这样拿我消遣。”

    那人全程迟疑地盯着洪辰,待到洪辰不说话后,才开口道:“兄弟,你认错人了吧。我可从来都没去过天州。你是什么人?”忽看见了洪辰腰间挎着的消愁,目光一下子又热烈起来:“好棒的刀。你把这柄刀能不能给我?我可以和你比武打赌!”

    洪辰心说:“合着你这是记我那天晚上夺刀之仇记到现在?”不欲与他计较,直接将消愁断刃从腰间抽出,双手捧给他,道:“比什么武,你赢得了我吗?刀给你便给你,我又不在乎。”

    那人却没接刀,盯着洪辰道:“我怎就赢不了你?”

    “你本就赢不了我。忘了在我手上吃的亏?”洪辰忆起与季茶初遇情形,回想起来季茶对自己的束手无策,不禁笑了两声,“哈哈,哈哈。你可拉倒罢,别自取其辱。”

    那人腾地下床站起,攥着一双拳头,额头上青筋鼓胀:“我不会白要你的刀。我要和你赌斗!你若输了,就要把刀给我。”

    洪辰问:“那我赢了呢?”

    那人道:“你赢了便是你赢了,大不了我不要你的刀便是,能怎么?”

    洪辰心觉好笑,这话一听就是季茶在耍性子,但你耍性子归耍性子,还真想动手?现如今自己的武功比一年前有了长进,再遇到罗轻寒与刘世良以及欧瓦那样的天下顶尖高手,应对起来会更加从容,胜算也更大。这整个荒州,能否找出一个自己的对手,都尚未可知。生要和自己比武,这不就是不自量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