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83章 谷主手
    消愁本是长刀,即便被覆水削去了一截走,别人倘若不认真看,也只会以为是把完整的好刀。洪辰此时拔出消愁,刀脊向着三节鞭中间就是一磕,早就在体内积蓄着的内力透过兵刃传递过去,瞬间将陈图震得连退两步。

    “抱歉,我认错人了。”洪辰既知对方不是季茶,便无意再比斗下去,“你不是我要找的人,咱们就此罢手吧。”

    陈图却打上了性子,不依不饶:“都开打了你还想罢手?不行不行,接着打!”又回身往木箱里扔下三节鞭,取出一双铁尺来。铁尺亦名十字叉,笔架叉,通身钢铁打造,中间是条钢柱,两侧有旁支,一般都是官府捕快在用,专门用以克制马匪常用的窄身长刀。

    陈图这一双铁尺是从一个名捕手中抢来的,见洪辰用刀本事强,就挑选了克制兵器,再来战斗。洪辰这还是第一次对上用铁尺的对手,一开始只当对手用了一对奇形怪状的剑,如往常般挥刀一劈,刀刃却顺着光滑的钢柱滑了下去,被旁枝卡住。洪辰欲要抽刀出来,陈图却用另一柄铁尺交叉一卡,将消愁给钳住了。

    洪辰未料到这样奇怪的兵器竟有能卡住自己的刀,再怎么用力也拔不动,只能抬脚朝着陈图双手踢去。陈图也伸腿来阻,两人施展腿功一阵互踢,洪辰趁着陈图手上力道一松的间隙向后猛退,顺势将刀抽了出来,道:“你这兵器倒是邪门厉害,不过你别想要我的刀。”

    “哼,马上就是我的刀了!”

    陈图自忖兵器克制,对方就算刀法厉害也要败下阵来,提着一双铁尺就逼近再战。

    洪辰已知铁尺构造克制刀剑,又哪肯和刚刚一样把刀刃送进去?内力一运,刀锋上裹上了厚重刀罡,挥刀斩出,便是刀气迸发,直接将陈图挡在了两丈之外。

    一旁韩叠影与杜律衡瞬间心惊。韩叠影瞪大眼睛,张大嘴巴,说话都有些磕巴:“谷……谷主……他劈出来的是什么?像是刀气!”杜律衡亦瞠目结舌,未想到原本不甚放在心上的少年竟如此厉害。

    内功练到第四境的人,即可内力护体;内功练到第五境之人,可用内力在身体乃至兵器上形成罡气,以保护身体或增加兵刃的斩击力;可罡气外放形成伤人的刀气剑气,一流高手中能做到的并不多,就连杜律衡本人都不行。

    陈图却没见过刀气,还以为洪辰在用妖法,吓了一跳,击碎刀气后,又往后撤了两步,道:“你是哪里冒出来的妖人?使的什么妖法?”

    洪辰逼退陈图,收刀回腰:“我不是妖人,只是要找一个人。我找错人了,打扰到了你们,很是抱歉。但这把刀是朋友的东西,不是我的,断不能给你。咱们就此别过。”说完就要往崖边走。

    “少侠请留步!”

    杜律衡开口挽留。洪辰听到了,却未停下脚步,可刚走到崖边准备跃下时,一名寒鹃谷弟子忽着急忙慌地爬了上来,气喘吁吁地向着杜律衡拜道:“谷主,不好啦!又来了青城刀派等好几拨人,他们和之前来的人一起闹事呐,说咱们再不交出人和兵器,就砸了咱们的祖师祠堂!”

    杜律衡勃然大怒:“混账!谁给他们的胆子在寒鹃谷闹事!长老们呢,他们也没压住那些人?”

    “咱们的长老去压了,可是他们人太多,哪里压得住?一旦动起手来,咱们恐怕打不过他们。”那弟子道,“刚刚我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往祠堂那里走了。谷主您赶紧过去,阻止那些人罢。”

    “岂有此理!真当我们寒鹃谷好欺负了。”杜律衡气得咬牙切齿,一双手捏得关节嘎嘣嘎嘣作响,“我这就过去。”

    韩叠影向着陈图道:“你也得一起过去。那些人都是冲你来的,你快去把兵器都还给他们。别给寒鹃谷添麻烦。”

    陈图没好气道:“还?凭什么还?这些兵器是我一件一件凭本事抢来的,辛苦的很,为什么要还给他们?”

    洪辰转念一想,这人虽然不是季茶,但做的事情却和季茶很像,都是在搜集各种神兵利器。从木箱中的兵器就能看出来,那些长杆兵器都被撅走了木杆或者折成几段,有很大的可能是利用这些兵器精炼天铁,以打造天铁兵器。若真的是想打造天铁兵器,估计此人很有可能和皇天教相关,说不定还知道季茶的消息。

    韩叠影被陈图噎得没话反驳,只能道:“你放……你胡言乱语!难道你抢别人东西,还有理了?”

    “我抢到手就是我的。谁武功高谁就是道理,谁要是不服就和我打一场。”陈图去将木箱用挎带背在了身上,接着朝杜律衡拱手告辞,“谷主,谢谢你疗伤之恩,我以后肯定会报答你的。不过我还有急事要做,那些人要找你们寒鹃谷的麻烦,你就说我往北走了,让他们追我去。”

    杜律衡怔了一下,旋即道:“你不能走。”

    陈图一笑:“腿长我身上,我想走就走,谁也拦不住。”说着就也要往崖下跳。

    杜律衡急忙去伸手拦,陈图抄起铁尺就往杜律衡胳膊上挥:“谷主,你非要阻拦我,那就别怪我手下无情。”杜律衡躲开铁尺攻击,喝道:“你别太猖狂。打赢了江湖上一些不入流的角色,就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挥手凝爪,朝着陈图关节要害攻去。

    洪辰就在一旁看着,只见杜律衡手上功夫颇为迅疾,总能躲过陈图铁尺,顺便抓上陈图一两把,没交手几下,陈图上身衣裳就撕烂了好几块,两条衣袖更是全都消失不见。

    陈图哪肯和杜律衡纠缠,逮着一个机会就往崖下跳,然而杜律衡却是故意卖出破绽,预判到陈图动作,早已准备好的右手一手探出,直接扳到了陈图肩膀上,手腕一沉,就将陈图掀了个跟头。木箱里的各式兵刃也随之倾泻出来,叮了咣啷掉了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