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84章 望帝魂
    陈图从地上爬起来,却再不理会杜律衡,伸手掸了掸衣裳上沾的土,随后径自一件件将散落地上的兵刃给捡起来,放进木箱里。杜律衡见状微微皱眉,待到陈图捡完所有兵刃,才开口道:“你得留下来。只要留在寒鹃谷,我保你无事,那些来寻仇的人,我尽数替你挡下解决。”

    “那便依你罢。”

    陈图竟点头同意了,这态度转变如此之快,彻底出乎寒鹃谷几人的意料。

    杜律衡在短暂愕然后,露出满意神色,深呼吸了一口气,畅快道:“好!不过你得跟我去见见那些人。顺带着,我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你成为我们寒鹃谷的少谷主。”

    “唉,看来我也没有其他选择。”陈图一副勉为其难的神色,“那就这样罢!”

    杜律衡又朝着洪辰一拱手:“红茶少侠,你武功如此出色,实在是江湖上少有的少年英杰。虽然你来寒鹃谷是一场误会,但我很愿意交你这个朋友。不过我得尽快去祖师祠堂那里瞧瞧,免得那些人真的损器坏物。恕不能陪了。”

    洪辰觉得有些不对劲,怀疑这并非季茶的人是在虚以委蛇,之后逮住机会就溜。又好奇寒鹃谷主到底要怎样做,才能应付得了青城刀派那些人?再加上想得知这并非季茶的人搜罗各种神兵的原因,是否和季茶有着关系,就道:“谷主,我也去看看。”

    杜律衡点头:“也好。”

    于是一行人又从山崖下去。这下崖自然要比上崖快得多,一个人攥了一根长藤,顺着一滑就回到地面上。韩叠影与另外那名寒鹃谷弟子快步走在前面,往祖师祠堂那边去。杜律衡在后面盯着陈图,以免他突然反悔跑路。洪辰跟在最后。

    杜律衡含笑道:“你这都要当少谷主了,我竟还不知你姓名。你可有能叫的名字?”

    陈图两次来寒鹃谷,第一次拿了啼血剑就跑了,第二次来到现在也只治伤。抢掠别人兵刃的时候,从未报过姓名,别人都只叫他怪人,怪客,强盗等等。

    可是当下情形不比以往,既然要报名字,那就必须让自己响亮亮的大名被人记住。陈图大声开口:“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陈图是也!陈是陈年往事的陈,图是雄图伟略的图。”

    杜律衡点了点头:“陈图,今日开始,你就是我的弟子。”

    陈图道:“我答应来做少谷主,可没答应做你的弟子。当也可以,你有什么厉害武功能教我的吗?”

    韩叠影忍不住道:“我师叔在荒州可是一等一的高手,不仅习得九成寒鹃谷绝学,更将许多名门武功掌握于心,江湖上公认的武学宗师。师叔一句指点,便足够让我用一个月时间去领悟。你若能拜师叔为师,可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别在这儿坐井观天,以为天底下就你最牛。”

    陈图斜楞着眼盯向韩叠影:“我和谷主说话,你插什么嘴?别拿自己那点本事,当衡量别人的准绳。我一个能打你一百个,会跟你一样蠢笨么?”

    韩叠影涨红了脸想要反驳,却想不出词来。当初陈图来闯寒鹃谷,自己是几十个败给他的人之一。

    “陈图,你不拜我为师也可以。”杜律衡道,“确实,我没什么好教你的武功。你单靠练自己的,便足够了。”

    一旁的洪辰闻言,回想起刚刚与陈图的打斗。这陈图内功境界应该并不是很高,起码没到第五境,交手时兵器上并不带罡气,力道和速度都是跟钟驼子钟离差不多的水平。但他无论是用拳脚还是兵器,出招总是格外吊诡,大开大合的招式间猛不丁就来一招意外之式,令人防不胜防。步法也很刁钻,竟能追上自己的狐魇步,难怪青城刀派的人摸都摸不到他。

    这时,几人走到一片林子当中,洪辰隔着林子听到一阵闹哄哄声音:“快把那小强盗给交出来,不然我真砸了你们祠堂。”“你们杜谷主在哪里?怎么还不来见我们!这里几百号子人等着呐!”“杜律衡再不来,老子就烧了你们先人的板板!”

    韩叠影大喊:“谷主师叔,他们这是要烧祖师爷灵位啊!”杜律衡一眯眼:“别慌,他们只是虚张声势,没这胆子。不过来的人太多,不能让他们惊扰了祖师。”陈图问:“你们一口一个祖师祖师的,这祖师到底是谁啊!”

    杜律衡道:“陈图,我们寒鹃谷的祖师,上可追溯到巴国之时。当年望帝杜宇被人冤枉与丛帝鳖灵的妻子私通,抱恨至死都没有洗脱罪名,魂魄化为杜鹃鸟,在这望帝山里日夜啼鸣。杜宇晚年收了一名义子,这义子想要为望帝洗脱冤屈遗恨,便请了东方的九名道士来到望帝山,捕捉了九十九只杜鹃鸟,用这些杜鹃鸟的血画了一个阵法,为望帝招魂。”

    陈图听到这插嘴道:“人死了就是死了,招魂还能把人招回来?这些道士啊,显然都是骗子。”

    “道士是不是骗子没人清楚,杜宇的义子有没有招来杜宇的魂魄也一直众说纷纭。不过他们留下的阵法,倒确确实实存在。”杜律衡说,“当年有一位武学大宗师听说了人们为望帝招魂的事迹,为了给意外逝世的妻子招魂,特意赶来望帝山。他没能找到那些道士,但看到了为望帝招魂阵法,就此静坐凝视了三天,竟悟出一套通天彻地的武功来。他已不想再过问世俗之争,却又觉得如此神奇的武功若是失传太过可惜,就收了一名弟子,传授给他破解阵法领悟神功的方法之后就飘然离去。而那位弟子,就是我们寒鹃谷的祖师。”

    “这段传说还挺玄乎。”陈图颇不以为然,“那阵法真的如此神奇?我破阵可轻轻松松的很啊!”

    杜律衡露出微笑:“那是因为你是天选之人,就是来拯救寒鹃谷的。”

    洪辰听得倍感奇异,心想那阵法到底是什么样子,还能从中悟出神功。能让寒鹃谷绵延持续了几百年,一定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