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85章 主慷慨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走出树林,到了祠堂之前。只见祠堂门口站了足有百来号人,穿着各色服饰,提着各样兵器,正和一群穿着灰衣的寒鹃谷人推搡叫嚷。一寒鹃谷弟子望见杜律衡,惊喜道:“谷主来啦!”瞬间所有人目光都往杜律衡洪辰等人身上落来。

    那些来自各门各派的武林人士一看见陈图,立马一个个吹起胡子瞪起眼睛,没有一人不愤怒。

    “好你个小贼,终于敢露面了!”

    “仗着有两手功夫就四处为非作歹,你以为你是谁?今天看老子不活扒了你的皮,然后蒙作鼓面邦邦地敲!”

    “杜谷主,你可不要袒护他!我们都打听过了,这强盗还取了你们的啼血剑走,和你们寒鹃谷本无关系。”

    大家伙一个个撸起袖子,抽刀取剑,举棒抡斧,气势汹汹地朝陈图围过来。

    杜律衡不急不缓,向着众人一拱手,道:“大家稍安勿躁。这件事,我一定会给各位一个说法。”

    “给说法前,先把我的宝刀还回来!”

    一名大汉从人群中走出,大喝道。

    洪辰认出这人就是青城刀派的那位丁师兄,他身后跟着的其他青城刀派弟子,也都气势汹汹,一副恨不得把人活吃了的架势。

    “还?刀就算了,还个屁,你吃不吃!呵呵!”陈图冷笑一声,还伸手往自己屁股上拍了一下,接着道,“神兵利器,能者居之。你们二十来号子人,连一把刀都守不住,还怪我夺走?就算我不夺,也有别人去取。”

    “你这分明就是强盗行径!”丁师兄又怒喝一声,随后环视四周众人,道,“大家刚刚都听到了罢。这家伙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棍,狗贼,人人得而诛之。他从我们这儿抢走的兵刃,应该都搁在他身上背的木箱子里,大家一起上,把咱们的兵刃抢回来!”振臂一呼,就要带着人群动手。

    “慢着。”

    杜律衡冷喝中向前迈出一步,丁师兄见状又停步抬手,示意后面的人也跟着停下。

    一名寒鹃谷长老原本在祠堂门口拦着人,这时跑过来道:“谷主,我们犯不着为了一个和寒鹃谷无关的人与诸多武林同道结仇,你莫要再维护他了。”其他寒鹃谷长老弟子也都望着杜律衡,神情显然是不希望杜律衡再保着陈图。

    “今日,我便要和各位说明白一件事。”杜律衡说到这声音一顿,随后抬手往陈图身上一指,才接着道,“他,陈图,已经是寒鹃谷的少谷主。不再是外人。”

    此言一出,群情哗然。寒鹃谷人自是难以置信,武林人士更是激愤难平:“杜谷主,你就这么不把我们当回事,要和我们对着干?”“你们寒鹃谷就算是荒州最古老最有名望的武林门派,可也不能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寒鹃谷少谷主怎么了?寒鹃谷少谷主就可以随便拿我们珍藏的兵刃吗?那可是我们门派祖传的宝贝!”“陈图陈图,我看他不如叫狂徒,胆子实在太大,太嚣张了。”

    丁师兄也道:“杜谷主,我敬你是江湖前辈,不愿与你大动干戈。如果这小强盗真就当了你们的少谷主,看在寒鹃谷这个名字的分量上,我可以不追究他强行抢掠的恶迹,但宝刀必须还回来。那是我师父让我保管的刀,如若带不回去,说不定我师父还要亲自来一趟望帝山。”

    其他人随之附和:“是啊。丁大侠说得对!”“没错,总得还给我们兵刃。”“别说是少谷主了,就算是杜谷主你本人,就能强夺我们的神兵吗?”

    寒鹃谷人也一个个眼巴巴地望着杜律衡,希望他能快点做出决定,平息这些武林人士的愤怒,别让他们继续在谷内捣乱了。

    陈图双手往胸前一抱一揣,不慌不乱地说:“老子就不还,怎么着吧!亏你们一个个都号称什么武林名门,江湖大派,什么帮什么宗的,除了乌泱泱一帮人瞎叫唤以外,还有什么能耐?真要有能耐就一个个找老子来单挑,老子打不死你们这些瓜货!”

    武林众人一听,顿时更恨得咬牙切齿。丁师兄冲着杜律衡道:“杜谷主,这就是你们少谷主说出来的话?寒鹃谷,呵,荒州第一大派,呵,真是让人长见识啊。”

    杜律衡知道陈图是万不会向着这些人低头,更别提把箱子里的兵刃交出去了,便向着众人道:“各位,陈图要你们的兵刃,有他自己的用处,这一时半会儿,是肯定没法子还给你们的。你们损失了什么兵器,我会派人为你们登记造册,以后一定会请最优秀的冶铁铸兵大师来打造归还。”

    “不可能。”丁师兄摇头,“杜谷主,这些兵器,可不仅仅是兵器。有许多都是各家长辈一代一代传下来的,经了不知道多少高手的手,起码有个几十年岁月,甚至上百年历史。你请再高明的匠人,锻造出的兵器,也不是我们原来的兵器了。还请尽快物归原主,不然我们只能动武了。”说完“锃”地拔出来腰间的刀。

    “既然你想用武功解决,那便用武功解决。”杜律衡往前又走了一步,“各位来自荒州各处的英雄好汉,你们想讨回你们的东西,可以。谁只要打赢了我,谁就能取走原本属于你的兵器。如果打不赢,就劳请去将损失的兵刃登个记,我来日再还。”

    洪辰闻言,对杜律衡的印象大有改观。一开始初见时,觉得这人没什么大丈夫气概,可现在面对这么一大群武林人士,竟能如此豪气慷慨。但紧接着又一想:不对,不对,这些武林好汉,似乎也没什么本事。连陈图都不怕和他们打,说明他们水平实在草包。这杜律衡不就摆明了拿武功欺负他们吗?而且登记兵刃讯息,等来日锻造出再归还——谁知道是锻造个到底什么样的,来日又到底是哪一日?何况就算是去请铸兵师,大概率花的整个寒鹃谷的钱,不是他杜律衡个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