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86章 乌合众
    杜律衡放话之后,原本喧闹的人群一下子寂寥下来。谁都看得出来,这杜律衡是铁了心要护犊子。尽管他们很想讨回兵刃,但谁又敢贸然和这寒鹃谷的谷主动手?荒州地处西南偏远山区,路政交通本就远不如中原大地,荒州武林中人的武功,也属九州里的中下。似杜律衡这等一流高手,在荒州已是十分少见,在场其他人里,更是一个都没有。

    不过比武胜负,本无定理。不是说谁内力高,武功好,交手之中就一定能赢。真若那样大家也不比动手了。每次切磋的时候,就凭一张嘴,说一说自己练了都有哪些武功,其中掌法有什么,剑法有什么,轻功有什么,内力又是怎样怎样。然后写在纸上,逐一列表,每个人把表拿出来一比较,不就能分出输赢,较量出谁是天下第一了么?

    到底是有一些有勇气有自信的人站了出来,说要领教一下杜谷主武功。不过之前吆喝最响的青城刀派丁师兄,并不在其中。

    “你个阴险卑鄙的老小子,给老子过来!”陈图忽然瞪向后面人群里一人,“竟然敢暗算老子,看老子不把你给撕巴咯!”

    那人身材矮胖,生了一对小眼,塌陷的鼻子下面是一对稀疏的八字须。正是之前假意诈降,趁机以掌力击伤了陈图的黑山宗长老,遮天手崔灵均。当时陈图含怒愈勇,崔灵均不敢再战,带着两名徒弟逃走了。后来听人说抢夺兵刃的怪客受伤去了寒鹃谷,这才伙同其他几个门派的人一起到来。

    崔灵均见别人都往自己这儿看来,老脸一红,道:“我可没暗算他。只是那把剑是先师留下来的,我自用了好多年,不愿交出去,被迫防身罢了。”黑山宗在荒州境内算是大门派了,崔灵均可不想在这儿给宗门丢人现眼。

    陈图挥着拳头喊:“就问你敢不敢和我来打!”

    崔灵均脸色一沉:“现在是杜谷主邀战武林群雄,你瞎凑什么热闹。我就算交手,也是去和杜谷主交手,哪有你的事情。”陈图大笑:“不敢就直说,别找这么多借口。说了这么老半天,你们这些人有一个是一个,不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比先前更难看了,那几个要挑战杜律衡的人,也全都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两步,回到了人群之中。陈图见状笑得更甚,连寒鹃谷的人们,见他一副嚣张样子,心中都十分气愤:可恶的强盗,寒鹃谷的名声,今日是要被你给彻底败坏了。

    洪辰就在一边看着这场好戏,对陈图此人兴起了几分好奇。这种性子闯荡江湖自然会四处树敌,但陈图之前到底在哪里练的武功?江湖中人,都讲究个师承,譬如雷飞凤是自己教出来的,自己是自己的师父教出来的。陈图这样子,会是什么人教出来的?

    而杜律衡眼见几个有挑战之意的人也退去了,又上前一步,道:“看来今日是没人要和我杜某人动动手了。那这样罢,诸位英雄好汉,我们寒鹃谷地小人薄,招待不好你们。等过会儿将损失的兵器登记入册,还劳烦诸位移步山下镇中歇息。”说罢一转身,对陈图道:“咱们走罢!”

    杜律衡带着陈图扬长而去,陈图临走时还挤眉弄眼地朝着众人做了一堆鬼脸,把这一帮子武林人士气得头顶都要冒烟。洪辰哂笑一声,也跟着杜律衡与陈图一起走,对青城刀派黑山宗等乌合之众并无兴趣——这些人,比神仙山庄的那些家伙都差得远嘞!

    离开祠堂的路上,杜律衡向陈图道:“瞧,我这不已把那群人给处置好了?只要你在寒鹃谷一天,他们没法拿你怎么样。”

    “到底是谷主,真是好大的威风。”陈图朝杜律衡拱了下手,“佩服,佩服。要是我讲同样的话,估计他们可没人来一个个和我单打独斗,得一窝蜂地围着我要我命。”

    洪辰点了点头:的确是这么个理,要是刀帝刘世良去天下刀客家中,说把你的祖传宝刀拿出来让我瞅瞅,那些刀客得屁颠屁颠去拿,完事还要使劲吹嘘,说不定等七老八十的时候还要提这么一出。而一个布衣草鞋的少年去各个武林门派借刀一观,就要被人当狗一样往外撵,迎来的除了冷言,就是刀子。

    杜律衡与陈图闲扯几句后,又回到正题:“时候还早,我们再去看看阵法如何?”

    “算了,等明天吧。我累了,想歇歇,吃点东西。”陈图揉着肚子道,“你们谷里有什么好吃的啊?尽管都给我弄来。我这可好多天没吃一顿像样的饭了。”

    杜律衡道:“谷内最近新请的大厨从前在天临客栈做过事,厨房也常备着各种活禽与牛羊,除了谷内弟子自种的粮食蔬菜外,还有各种在山上采摘的山菌野菜,起码能做几百种美味菜肴。”又看向洪辰:“这位红茶少侠若是愿意,也可一起吃顿饭。我们总算是有缘,也可多聊一会儿。”

    洪辰自是愿意:“既然是天临客栈出来的大师傅,我肯定要尝一尝手艺。”心中却想起初次吃天临客栈的饭,还是一年多之前和季茶一起的时候,那时候吃的九州全席,味道到现在都忘不了。

    快傍晚时,杜律衡,陈图,洪辰三人已经坐在了石屋一楼大快朵颐。此处离着厨房有段距离,便由韩叠影等弟子负责往返送饭递菜。这大师傅的手艺的确说得过去,菜品种类也涵盖了九州各地菜系,起码洪辰吃着有几分当初吃九州全席时的味道,尤其是几道荒州本地菜肴,似乎是食材关系,吃着比从前在乌云城天临客栈时还要好吃。

    三人推杯换盏,饮的是寒鹃谷自酿的米酒。这种米酒甜味浓重,口感清凉,不似烈酒一般灼口辣嗓,酒劲也小,洪辰一气喝了许多杯。交谈之时,杜律衡问了陈图和洪辰许多事情,陈图基本都是“嗯啊呀啊”的不作正面回答,洪辰就半真半假亮一半藏一半地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