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87章 辗转思
    杜律衡问及藏天门相关,洪辰就说,“我们藏天门人员稀少,基本不怎么露面”;杜律衡又问洪辰从前在什么地方闯荡,洪辰又道,“我出山其实没多久,也就一个年头,没做过什么大事,更谈不上什么声名了”;杜律衡说“红茶少侠这年纪轻轻一身好武功,估计快能跻身江湖一流高手了,又是用刀,倒令人想起北方云墨派的齐越齐少侠,不知你二人论起刀法来,孰高孰低”,洪辰连忙道,“我与齐少侠见过数面,别的不说,我长得就没他高”。

    总而言之,直到三人吃饱喝足,杯盘尽撤之时,杜律衡都没问到任何有用消息。但一想到陈图未来都会留在寒鹃谷,杜律衡就安心了不少,说:“陈图,还有红茶少侠,你们二位就留在这石屋歇息罢。这里清幽雅致,平时只有我一个人居住,不会有人来打扰。”

    洪辰好奇发问:“杜谷主,你明明在谷内有大房子,为什么还要住这山崖上的小石屋?”

    杜律衡道:“谷内太过喧嚣,住在这里还清静一些。每日只管钻研武功,闲来无事就种花弄草,总比处理一堆繁杂事务爽快。”

    陈图说:“你们这寒鹃谷……咱们寒鹃谷在这望帝山里,就够清静啦。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可找了好久。差点都迷了路。”

    此后三人各自在二楼的三个小房间歇息。洪辰等了一会儿,就起身去敲陈图屋的门,发现门没关,便推门而入,却见陈图正抱着箱子坐在床上,似乎是一件一件地清点着箱子里装的兵器。

    陈图见洪辰来了,目光往洪辰腰间一落,笑着问:“你是来给我送刀了吗?”

    洪辰回身关严实门,然后一双眼紧紧盯着陈图,压低声音道:“你真的叫陈图?”

    陈图道:“那当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到什么地方,都不谎报会我的名字。”

    洪辰略皱了下眉,之前和季茶一起时,有几次也听季茶讲过往的事情,提到了几个皇天教中人的名字,但其中并没有陈图。接着又问:“你为什么要抢夺这些人的兵器?”

    “好东西,当然要抢到手。”陈图随手拿起一把宝刀,说,“你瞧,这把刀可是青城刀派的宝贝,卖到世面上,一两千两银子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抢着要呐。啧啧,我估计着,一万两银子,也能马上卖出去。”

    洪辰凑得陈图更近了一些,说话声音也比之前更小了:“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皇天教的人?我只知道,皇天教的人在搜罗神兵,精炼天铁。而你这样子,很符合皇天教之人的特征。”

    陈图一笑:“什么皇天教?完全没听说过。我要这些兵刃,单纯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小需求,赚点银钱花花。你就别瞎琢磨了。如果你来不是给我送刀的,那便请回罢。”

    洪辰又哪里肯善罢甘休,道:“你不必瞒我,你可知道我是谁?”

    陈图奇道:“你这人脑子是不是有毛病?你问我你是谁?你不是叫红茶的,藏天门的人吗?”

    “红茶不是我本名。”洪辰也没说出真名,“但你可以相信我。告诉我,你搜集这些神兵利器的真正目的,是不是要精炼天铁,锻造天铁兵器?”

    “什么天铁兵器?”陈图还是一副完全不了解的样子,“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都在说奇奇怪怪的话。我看你就是来故意拿我寻开心的吧?请回请回,我还要睡觉。”

    然而陈图越否认,洪辰好奇心就越被激发起来,低声追问道:“不是拿来炼天铁兵器,你为什么要把那些长枪长戈的木质杆都给掰下来,只留下金属钢铁?无论你是弄来自己收藏,还是要卖出去,破坏兵器,总不大对。”

    陈图怔了一怔,说:“你一定要知道吗?”

    洪辰点头:“请你告诉我。”

    “无可奉告。”陈图的回答简单干脆,“你赶紧走吧。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事的。”

    洪辰有些着急:“你不要这么着急拒绝。或许我能帮你的忙。”

    “好,你若是想帮我的忙,还请先把你的刀给我。”陈图伸出了手,道,“来啊,给我啊,你只要给我,我就告诉你。当然,我也有可能收了你的刀,但不告诉你,你是不是就要把我给杀了?”

    洪辰接着解释:“我对你是真的没有恶意……”

    “请回!”陈图忽然起身,大声道,“再不走,我可真就动手了。”

    眼见对方油盐不进,洪辰还真有把刀架在陈图脖子上,逼他说出一切的冲动。但这又万不可取,便只好离了陈图的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后,洪辰翻来覆去,久久无法入睡,一直都在猜测陈图和季茶有可能的关系:“季茶搜罗天下神兵去精炼天铁,是听了师父的话,锻造出一把极为厉害的天铁兵器。陈图是不是也一样?但让陈图去搜罗神兵的人,是否就和季茶的师父是同一人?还是说是要做一件事情的同伴?又或者说,是竞争对手?”

    想了又想,始终没有一个可能性很大的结论,洪辰叹了一口气,摸了一下挂在脖子上的静心玉,转而想起羌州的事情,低声自语道:“季茶,白独狼,这两个人是师兄弟。但白独狼又不承认季茶是他的师弟,说的话很模棱两可。季茶是皇天教的人,这基本上无疑了。但他一直自称魔教教主,这又基本不可能?要是教主的武功就那程度,魔教也太次了。查神医也遇到过一个皇天教的人,叫她白无常,我记得当时季茶听到白无常的名字,是有特殊反应的,显然是知道或者认识她……查神医追章子追去羌州,大概是十一二年前的事情,也就是在那里遇到的白无常。而那恰好又是白独狼小时候,还未去真武寺拜师学艺的时间……难道……”

    洪辰心中,陡然萌生一个想法。

    难道查神医认识的白无常就是白独狼的师父,同时也是季茶的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