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88章 静夜遁
    这个想法并不是第一次在洪辰心中出现,甚至在一年之前就有怀疑,但那都是单凭直觉的联想猜测。直到了今日,将过往发生的种种串联一起,洪辰才惊觉许多事情之间竟有奇妙的巧合,各个时点、地点都对应的上。并且还不仅仅限于季茶师父之事。

    二十余年前,皇天教出现,以“苍天已死,皇天当立”为旗号,汇集九州教徒,传播“均田地,等贵贱,男同女,君同臣”之类教义,搞得轰轰烈烈,一时在各地兴起义军,杀官造反,制造出不少血腥事件。皇天教因此被三国朝廷外加各方武林势力唤作魔教,并集中力量联手绞杀,从教主到普通教众死者不计其数,其中侥幸活下来的孑遗残余,后来也有许多被追查出身份,赶尽杀绝。

    二十年前左右的时间,武林中便围绕魔教刮起了不知多少腥风血雨,期间出了不少风云人物,有许多已是当世成名的高手。如刀帝刘世良,就是二十年前扬名天下。已死的逐光门黄笑生,追风宗陆行微,也是同辈近年之人。他们二人的师父风光门掌门江波,是皇天教西寒宫的副宫主,死在黄笑生手中。戴万山与戴夫人魔教动乱期间成亲,戴夫人与前代刀帝宗星河曾有过会面。钟驼子钟离的家人死在二十年前。神医查雨归的师父似乎是因为给魔教的人押镖被官兵缉拿,以弓箭射杀落水而亡……这是一个很微妙的时间点。

    洪辰又想起了桃源,桃源里的人年纪都偏大,哪怕最年轻的卖鱼强,现在也得有快四十岁了,师父,紫大娘得有四十多五十的样子,掌柜更老,起码六十多了。但他们年纪倘若减去二十,却都是春秋鼎盛之龄。

    所以一切奥秘归根结底还是在皇天教身上,可洪辰对皇天教了解并不多,就连这一教派到底是怎样出现的都不清楚。也许燕王府刘仪之知道不少相关事情,天京的义士英雄路仁亦知之不少。但洪辰又没办法去寻找他们。

    思来想去,洪辰还是觉得,要想了解更多有关皇天教的事情,探寻季茶确切下落,还真就得从眼下这个陈图入手。不过从之前的一番接触来看,倘若正面相询,陈图不会告诉自己任何相关事情,只能从长计议。

    石屋地处崖上,夜间正好能听到谷内山风呜呜低鸣。洪辰渐渐合上眼睛,没多久便沉沉睡去。到了第二日一大早,洪辰一起床就向着杜律衡辞行。杜律衡挽留道:“红茶少侠,你挺爱吃谷内厨子做的菜肴,不如吃过中饭再走。”洪辰摇头:“多谢谷主美意,不过我急于寻找我的朋友,不便久留。他日若再来叨扰,还望谷主不嫌我吃得多。”杜律衡本就没什么真的挽留意愿,闻言便道:“既然红茶少侠有急事,那就请便吧,恕我不能远送。”

    洪辰去谷内马厩牵了踏雪,一直往山外走,到了来时的镇上,接着又一路向东行,至中午时,到了另外一处市集。洪辰在市集上歇下来,找了家老旧旅店,要了一间屋,一付就是十天的房钱,并让老板把马喂好。

    随后洪辰去隔壁食肆整了两盘菜一碗饭果腹,接着又找了家衣店要了一身缁黑乌衣,还跟店家多饶了二尺布以及一点针线。回到旅店以后,洪辰穿针引线,手比刀裁,将这身黑衣改成了一套短打夜行服,连带着面巾绑腿都一起做好。从羌州带回来些皮子,洪辰挑了一块做成刀鞘和挎带,便能将消愁收纳起后背在身上。

    及至夜里,洪辰换上夜行服,背起消愁,带了点清水干粮,从旅店翻窗出去,随之施展轻功,沿着来时的路一直跑回望帝山,进了寒鹃谷。这山谷之内藏身之处甚多,洪辰又挑着无人时候,极尽隐蔽之能,一路进了寒鹃谷里的林子都没引起一人察觉。

    此番偷偷返回,洪辰就是为了刺探陈图身上的秘密。明着不行,那就来暗的,只要用心下去,还愁观察不到蛛丝马迹?找了棵树上去睡了一觉,直到了白天醒来,洪辰继续悄然潜入,藏身遁形,一直到了杜律衡住的山崖石屋之旁,找了个角落蹲着静听里面声音。

    一听之下,发现陈图果然还在石屋之中,对杜律衡要他去破解阵法的要求百般推拒,理由是,“杜谷主,我来你这儿又不是只待一天两天,你还怕我跑了不成?就是我前些日子一直赶路劳累,得好好歇歇。”杜律衡无奈,只能让他歇着。

    此后一连几日,洪辰都在寒鹃谷里悄悄蹲守着陈图,暗中观察。结果发现,陈图在寒鹃谷中几乎什么都不干,除了吃喝拉撒睡觉,最多也就去遛遛弯,熟悉一下寒鹃谷地形。洪辰毫无收获,但也不着急,就冲陈图这性子,不信他能一直憋下去。

    洪辰还有着耐心,杜律衡却急得不行了。一直看着陈图终日无所事事的样子,杜律衡有一日终于忍不住道:“陈图,这谷内你处处都转过了,唯独不去阵法之地。你别是对我留下你来有什么意见,故意在这里找麻烦罢。”

    陈图忙道:“哪敢哪敢。其实我这几天还是没歇过来……不过也差不多了,这样吧,我明天就与谷主一起去看阵法,顺便将破阵方式跟谷主讲一讲。”

    洪辰很好奇那阵法是何物,不过自己能活动的范围有限,一般时候只能贴着山崖和林子晃荡,没法去见识阵法。但洪辰之后几天,却能在石屋外听到杜律衡的笑声和对陈图的夸赞嘉许——显然,陈图确实在教杜律衡破阵相关的法门,杜律衡有了收获。

    杜律衡高兴了,洪辰却直皱眉,因为陈图越融入这寒鹃谷之中,自己从陈图身上探取到秘密也就越难。可就在这天晚上,深夜里石屋的人已经熟睡,洪辰躺在石屋外十几丈远的一处石头夹缝中准备休息,最后往石屋处望了一眼,忽见一个人影从石屋里走出,跃下山崖,朝着远方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