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90章 陈图剑
    陈图一皱眉:“好,就算你发觉到我走了,可怎又知道我走的这条路?”

    杜律衡又是一笑:“我当然知道——还是因为香。你在石屋里跟我一起住了很多天,身上早已沾染了这种香气。你长久浸染在这种味道里,又不曾沐浴换衣,自然全身都是香的味道。并且你的木箱也一直被熏着,你背着木箱离开,整个人就像一块行走的熏香,走一路,气味便散一路。我循着你留下的味道一直追,自然就追上来了。”

    “原来你还有这等本领,看来是我小瞧你了。”陈图一边缓缓将背上的木箱放下来,一边道,“既然杜谷主追上了我,想拿我怎么办呢?”

    杜律衡说:“很简单,我要你跟我回去。”

    “倘若我不肯呢?更何况,我回去对你而言,也并不是什么好事。”陈图摇头说,“杜谷主,我劝你趁早放弃。那《望帝神功》我虽然也不大清楚具体,但你们门内一直也只有少数一部分人练它,就说明它未必适合每个人。就算你得到了,又怎样?倘若你真的适合,你的师父从前为何不传给你?我劝谷主还是回去好好跟长老们一起教徒弟,就算他们练不成绝顶的大高手,起码能练一点是一点,不用和现在一样,整天惦记着祖上武功,把现成的武功都给荒废了。”

    杜律衡声音一冷:“我的事情,不用你来教。”

    而这时,陈图已经打开了木箱上的盖子,从中抽出了一柄剑。

    洪辰站在一棵树后,隔着不近距离,都能看到陈图抽剑而出时,剑锋上映出一道红色光芒。

    “啼血剑。”杜律衡盯着那把剑道,“你拿它出来做什么?是想还给我吗?就算你把剑还给我,你也不许离开。”

    陈图握着剑向上一抬,剑锋直指着杜律衡的面门:“我会离开,剑却也不会还给你。我拿它出来,是要用它劝你,别再拦我。”

    “就凭你的本事,怕是必须被我拦下来。”

    杜律衡伸手向着腰间一握一拽,竟将缠身的腰带给抽出,而那腰带离身之后,竟一下子变得笔直。杜律衡又一抖手腕,布条散落,原来腰带之中,夹着一柄薄薄的软剑,只映着黯淡月光,却闪出雪亮光芒。

    唰!

    陈图身子遽然一动,执剑向着杜律衡胸口刺去。杜律衡侧身闪躲,猛地挥剑,软剑的剑锋斜掠往陈图肩膀。陈图身形扭转,用啼血剑往软剑剑身上砍去。然而软剑却在杜律衡内力注入之下变得坚硬无比,竟直接硬挺挺接住了陈图斩击。

    哗啦咔咔!

    二人身形交错,十几息时间里已过手四五回合。杜律衡的剑可硬可软,时而迅猛如雷疾斩猛砍,时而刁钻如蛇袭人要害。而陈图也怪招频出,身子常如一团麻花般扭曲,姿势看起来滑稽无比,却能恰好接住杜律衡的致命剑招。

    洪辰在树后观察着,只见这二人暂时势均力敌,没有谁能占据明显上风。待到二人一连交手了数十近百回合,洪辰不由对陈图的武功大感诧异。他此时展现出来的实力,要比和自己交手时厉害一些,起码在内力上有了长足长进,和杜律衡对拼之中没出现明显劣势,或许掌伤那时对他有所影响。

    至于杜律衡,洪辰见他武功应该和宋霄,宁采之流差不多,比九剑天卫里的金枪无命还差一些。按理来说,杜律衡应该速胜陈图才对,但诡异的是,即便杜律衡抓住陈图剑法中的许多破绽,逼得陈图险象环生,但没有一剑能真正伤到陈图。这并非杜律衡故意放水,也不似陈图在刻意引诱——洪辰忽然觉得,陈图的武功,似乎就是如此。

    陈图武功不弱,但许多招式太过普通,处处都是破绽。但破绽太多,反而也就让杜律衡更加难以下手。因为当杜律衡抓住一个破绽打算长驱直入将陈图彻底击溃之时,陈图却并非和他所预料一般用该用的招式来躲避格挡,而是用了破绽更多的招式来阻拦。这也就导致杜律衡一直在抓陈图剑法中的破绽,试图以招破招,但旧的破绽还没破完,新的破绽就已经出现,杜律衡又去破新的破绽,却永远也破不到尽头。

    洪辰将陈图的剑法和从前所见的武林侠客们对比起来,觉得其中招式实在稀松平常,没有什么可以称道的地方。可就是这些招式,让陈图使起来却极尽连绵,很多压根衔接不上的动作,却被硬生生拼凑接到了一起。其中自然出现了破绽,然而这破绽却成了让敌人一头钻进去却出不来的无底洞,要破陈图的招式,就会遇到永远也解不完的破绽。

    洪辰心中对陈图武功的评价不由高了几分,虽不见得能打败杜律衡这样的一流高手,但比钟驼子与天云三猛之流一定是强了。而似王远威那种,在陈图手中应该撑不下十多招。

    洪辰这个旁观者看得津津有味,作为陈图交手的敌人,杜律衡却愈发急躁。他陷入了拆解陈图招式的怪圈之中,空耗费着一身雄厚内力,却怎么也没办法将陈图给击败。并且由于急于击败对方,自身剑法却有了几个失位之处,结果被陈图抓住时机,在身上留了几个小小伤口。

    但杜律衡渐渐又收起了争胜之心,出剑由迅疾而变得缓慢少许,与之对应,陈图的剑也跟着慢了下来。陈图以为杜律衡是内力耗费过度,有些疲累了,便笑道:“谷主,你请回罢。凭你的剑法,还拿不下我来。”

    杜律衡不跟陈图说话,只沉默地继续挥剑。陈图照旧和杜律衡对剑对得几乎旗鼓相当,只待杜律衡内力难以为继,再一招将其击败,然后离去。可过了一阵子,陈图没见杜律衡露出疲态,自己的上下眼皮却变得十分沉重,直想合上。陈图不由咬着嘴唇,强逼着自己保持清醒。杜律衡看见陈图神色,嘴角勾起一丝笑意,继续不急不缓地挥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