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6章 七杀枪
    查雨归擦了汗,把白手巾放进铜脸盆里,一边涮洗一边说:“是水盗们诓你呐。乌云城哪有什么七杀神枪?倒是有乌云糕、龙爪糖、刀鱼干、麻油馓子、卤蹄筋、酸辣凤翅、梅菜饼子七种小吃零嘴,号称‘七绝小吃’。大兄远道而来,明天我陪您在城内逛逛点心铺子,把它们都吃个遍。”

    钱老汉退了两步,弯腰下去抱拳作揖说:“查先生,在下海州覆海城钱氏雪松,‘万贯镖局’便是我和兄弟开的,与你以前也算同行。又承蒙道上兄弟瞧得起,有个绰号叫‘八奇棍王’。和我比试,不辱你名声。”

    查雨归只低头拧着手巾:“走镖于我已是很久远的事,十二年前我就金盆洗手啦。这行当太苦,又好得罪人,远没开医馆稳当清闲。”

    “近年我也不走镖了,事儿都给了后生做。”钱雪松直了身子,说,“我没啥爱好,不喝酒不品茶也不嗜吃食,就喜欢与人练练。三年前南下青州,在那儿领教了许多南学武功,回家融会贯通两年,深觉武艺有所长进,才来的你这儿。”

    查雨归慢慢转身将拧干的手巾搭在架上,又慢慢回过身,呼喇了一把自己水亮的脑壳,抖了抖身上的肉:“大兄身体康健结实,我羡慕得紧。您瞧我头发掉光了,胳膊肚子上尽是肥肉,哪还像个能练的人。”

    钱雪松望着那脑壳,一时竟讲不出话,怔了十几息,才张开嘴说:“不切磋也无妨,但我须得瞧瞧七杀神枪是怎个七杀法,你练给我看罢。”

    查雨归摆手说:“已说了,我早就洗手啦,不拿枪。”

    “不行。你得练。”

    钱雪松语气很是坚决。

    洪辰上前说:“老爷爷,我看神医很累了,你让他歇息罢。”

    “小伙子,你起开。”钱雪松对洪辰自然不客气,“我今天就得看到七杀神枪。”

    “算啦。枪也拿不起来,练不动。”查雨归从墙上拿了个灰白袍子披上,“走罢,咱下楼吃乌云糕。这会儿那铺子还没关门,晚了就买不到咯。。”

    “我不吃。”钱雪松跟查雨归说话的声音,也比先前高了三分,“你真不练?”

    “不练。”

    查雨归说话声音很轻,但听在人耳中,似乎比钱雪松还更坚决。

    钱雪松再没开口,甚至连告别的手势都没打,径直下了楼。

    马四海这时正拿药和白泥膏上来,跟钱雪松打了个擦肩,回头看了他两眼,才快步走到查雨归身边后,说:“要不关两天门?”

    “大兄不是那种人。”查雨归倒很轻松,又把袍子挂回墙上,“我接着去睡,这两位你先接待着。”说完出了屋,隔壁房间很快传来一阵轻轻的鼾声。

    马四海把王丽凤的裤腿和袖子都挽了起来,露出了沾满黑血的关节,用手巾擦净之后,还有红肿。马四海又把消肿镇炎的药给她敷上,季茶在一边问:“大叔,我憋得慌,这儿有茅房么?”

    马四海听得皱眉,说:“茅房没有,隔壁屋里放着便溺用的木桶,你拿了去楼下方便,别弄醒师父。”

    “好嘞。”

    季茶笑嘻嘻出了屋,一转身进了查雨归的屋。

    屋子里只燃着一个小油灯,光线昏暗,查雨归正躺在一张木床上睡觉,听鼾声睡得很熟。

    季茶扫视屋内,一眼就在墙角看见了个木桶,但目光并没在上面有所停留,而是往其他地方看。见有个柜,就蹑手蹑脚走过去。柜门上着锁,季茶从袖中摸出根银针,怼进去轻轻捅了两下,“咔哒”一下锁头就开了。

    锁头一响,季茶先回身,见查雨归依旧未醒,便摘下了锁,打开了柜门。

    柜子里没有衣服被褥,也没什么银两珠宝,更没藏着活人死尸之类,只有一根长长的东西,被灰布条裹了个严实,斜放着,从底一直到了顶。

    季茶目露兴奋,呼吸略微急促:这裹在布条里的,十有八九,便是名列云州兵器谱第十七位的“点钢碎玉枪”!

    又回头望了一眼查雨归,心道秃子从前也该是个英雄好汉,现在却成了人家上门讨教都不敢露手的窝囊,如此神兵留给他也是暴殄天物,自己拿走也能算个物尽其用。

    手正往被布条裹着的长枪去摸,忽地楼下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一旁查雨归“啊唷”了一声似要睁眼起床,季茶连忙合上柜门扣上锁头,整个过程不过一息,倒起了不小的动静。

    查雨归睁眼起身,看到季茶站在大柜前,便问:“做什么呀?”

    季茶说:“我在找尿桶。”

    查雨归指着墙角说:“不就在那儿,小伙子,你眼神还不如我啊。”

    季茶连忙过去提尿桶,忽然又想起隔壁的洪辰来,暗骂自己好笨,忘了身边有个王牌打手,不像从前一样势单力薄了。又一想,秃子现在就是个窝囊大夫,也不是当年的“七杀神枪查雨归”了,即便自己一人,只怕也比他强。

    查雨归又朝外嚷:“抓药李家药铺,冷热风寒张家医馆,这儿歇业啦。”

    外面的人却没应答,而是直接闯进了断玉堂,并且腾腾地上了楼梯,人数似乎不少。

    查雨归稀疏的眉毛皱了起来,出屋走到楼梯口:“什么人?”

    季茶趁机又过去把大柜上的锁给开了,把缠着布条的长枪拎到手中,只觉这枪并不沉,甚至比平常的木柄铁头长枪更轻一些。

    这时,外面冲上楼的人们忽然喊道:“王师妹还真在这里!”“她胳膊腿怎露着,那男人正对她做什么?”“咦,那个是伐竹客?他怎也在!”“放开王师妹!”

    季茶听得耳熟,这些人好像是之前在金刀门的云墨派弟子们,但点钢碎玉枪已经到手,又哪里还管查雨归王丽凤和云墨派的事情?提枪跳窗,直接溜了。

    马四海正给王丽凤敷药,听得有人闯来,也就出了屋,大喝道:“什么人,做什么?”

    “贼子受死!”

    一名云墨派弟子提刀而起,冲着马四海就要砍,旁边齐越一把将其摁住:“师弟,未明真相,不可冲动。”

    马四海见这些人衣着打扮和王丽凤一模一样,忍住火气道:“屋里的小姐,是你们同伴罢。我师父刚给她接好了四肢,我正给她敷药。”

    那云墨派弟子收起刀,也没道句抱歉,便跟其他云墨派弟子往屋里走。倒是齐越朝马四海点头,赔了句不是:“我师弟师妹们担忧王师妹安危,甚是心焦,您别见怪。”

    来的人却不只有云墨派弟子,跟在后面的,还有一群黄衫蓝裤的人。马四海见到走在最后的一人时,面色登时大变,侧过头看向查雨归,见师父表情没什么变化,才稍微安下些心。

    走在最后的人,头发黑灰,右眼蒙着皮罩,正是江河帮的长老,章子追。他慢悠悠地踱步上楼,气定神闲,左眼往查雨归身上一瞥,笑道:“不好意思,大晚上还要来叨扰查大夫。”又伸出了被一层白布裹着的右手:“我手被人伤了,查大夫可愿帮我治治?”

    查雨归也笑着说:“章长老,别这么客气。送上门的生意,哪有不做的?我倒想你天天来我这儿看病呢,哈哈!”

    有江河帮众怒斥道:“老秃子,你咒我们长老?”

    章子追向他一喝:“不可对查大夫无礼!”接着又对左右道:“你们可知道,我和查大夫,是几十年的朋友?”然后指了一下黑皮罩:“连这只眼睛,我都送给查大夫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