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92章 行所往
    陈图睁开双眼,见自己置身孤寂荒山,天上挂着惨白的弯月,面前只有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一直带着的木箱就放在手边上,而杜律衡却不见了踪影。脑袋依然有些胀痛,陈图回想起昏迷之前所见最后景象,摇摇晃晃站起身,对着黑衣人说:“你是谁?杜律衡呢?”

    洪辰一把揭下了面罩,陈图顿时一怔:“红茶?你为什么会在这儿?”

    洪辰思量,若讲出实情,未免显得自己太刻意,便顺口编了句谎话:“我办些事情路过之时,恰巧遇见杜律衡对你不利,便顺手把你搭救了。”说谎并不难学,就想一想季茶都是怎么跟别人胡诌一气,自己照葫芦画瓢就行了。

    “谢谢。”

    陈图匆匆道了声谢,便赶忙打开木箱查看,只见其中兵刃一样未少,才长舒一口气。接着又向洪辰一拱手:“谢谢你出手相助。不然我被杜律衡强留在寒鹃谷,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脱身。”

    洪辰说:“路见不平,义不容辞。我们相识一场,见有危难……”然而话还没说完,陈图便已背起木箱,抬头望天分辨了一下方向,直接道了声“告辞”,拔腿便要往山下走。洪辰赶忙追上,问:“你到底有什么事情,这么要紧忙慌?”

    “如今已过了八月十五,我要赶紧去一个地方。”陈图回过头说,“红兄义举,实在高风亮节,今日搭救之恩,来日涌泉相报。我们有缘再会。”接着转身下山。

    洪辰跟在陈图身后,继续问:“你要去什么地方?说不准咱们还顺路。”

    陈图回答:“我想应该很少有人会和我顺路。”

    洪辰以为陈图怀疑自己,便道:“你不要多想,我对你没有什么企图恶意,只是稍微有些好奇。毕竟天底下搜罗高手使用神兵,不顾一切也要得到手的人,恐怕没几个。我就想知道原因。”

    “原因?那好,告诉你也无妨。”陈图说,“我要救一个人。”

    洪辰听得倍感疑惑。救一个人?救人和这些兵刃有什么关系?既然要救,说明那个人很可能有生命的危险。而拿到这些兵刃,就能救人了?倘若害了什么病而垂危,应该要去请大夫郎中。倘若身陷囹囤,就该纠集一群朋友同伴一齐相助。救人?无论从哪方面想,都和兵刃们搭不着边。

    洪辰又问:“你怎样救人?要救的又是什么人?”

    陈图说:“这就不方便和你讲了。”

    洪辰接着问:“那你要到哪里去?”

    陈图回答:“自然要去下一个有神兵利器的地方,抢他们的。”

    洪辰摇头说:“你总一人孤身犯险,实在太不安全。倘若再碰上一个和杜律衡一般耍弄手段奸计的,很有可能又要吃亏。”

    “但我要做的事,就一定要做到,谁也阻挡不了。就算做不到,也要竭尽全力,才不会后悔。”陈图这句话似是跟洪辰讲,又似是同自己说,深深吸了一口气,才继续说,“咱们既然并非一路,各走各的道就行了。就此别过罢。”

    洪辰说:“你怎知我们并非一路?可能还同路呢。”

    陈图斜眼瞟了一下洪辰:“能打退杜律衡,你武功也不可小觑。但你非要对我纠缠不清下去,哪怕你救过我,我也不会对你心慈手软——杜律衡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洪辰没接陈图的话茬,而是没头没尾地来了句:“其实,我不叫红茶。那是一个假的名字。”

    陈图并不意外:“这名字一听就不像常人用的名字。”

    洪辰又说:“我也在搜寻兵刃。但我只找一把刀。”

    陈图稍微起了些兴趣,问:“只找一把刀?倒是有趣,你现在用的刀不是很好吗?”

    “刀是好刀,但并不是我要的刀。”洪辰说,“你或许都看不出来,我的刀曾经被人斩断过。”

    陈图微有些讶异:“你武功比我和杜律衡都高,刀又是罕见的好刀,谁能把它斩断?”

    洪辰见状暗想:他若是知道天铁兵器的存在,应该不会像现在一样意外。但也不排除是他故作姿态,非表现出一副对天铁兵器一无所知的样子。接着又说:“我也很惊讶。那是一柄剑,用它的人武功未必赶得上我,却只一下,就把我的刀给削断了。”

    陈图顿时停住步伐,问洪辰:“你能告诉我那人是谁,在什么地方吗?”

    洪辰说:“你应该听说过。那人叫白独狼,他是如今西凉的一等天狼忠勇公。那把剑,就是他用来杀掉西凉皇帝的剑。”

    陈图摇头:“没听过。我不关心这些事情。”接着又叹了口气,道:“那把剑在西凉,离得太远了,我时间不够。”

    洪辰问:“是不够去救你要救的人吗?”

    陈图道:“是。”

    “可见你很重视那个人。”洪辰说,“我此行除了找一把刀,还要找一个人。”

    陈图说:“那人对你而言应该也很重要。”

    洪辰道:“他是我最好的朋友。还曾救过我。”

    陈图问:“那他在什么地方?”

    洪辰说:“我也不带清楚,但听说可能会在南方的一个岛上。”

    “那还真是好巧。”陈图道,“我正好也要去南方的一个岛——准确地说,是南海的一个岛。”

    “你要去哪个岛?”洪辰心中一震,“不会是去檀杭岛罢!”

    陈图说:“檀杭岛?没听过。我要去的,是一个名为金蛇岛的小岛。”

    洪辰同样也没听过金蛇岛,心中略有失望的同时,道:“既然我们目标都是南海,不如顺路同行。你在四处搜罗兵刃,正巧我也在找一柄刀,不如携手合作。”

    “合作?”陈图打量了两眼洪辰,“倒是个很有趣的建议。不过你也敢和那些武林门派作对吗?你又不像我,是个孤家寡人,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不是还有师门吗?我记得你提过,叫什么……脏天门?”

    “藏天门,藏匿的藏。”

    洪辰纠正道。

    陈图一皱眉,似乎很不满洪辰的纠正,又道:“不管叫什么,总之你若是惹了事,肯定会牵连别人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