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93章 荒州事
    “这你可就错了。”洪辰说,“事实上,藏天门只有两个人。”

    “两个人?”陈图一愣,“另外一个,是你的师父吗?”

    洪辰道:“不是。是我的弟子。”

    陈图忍不住又多看了洪辰两眼,道:“你这年纪,不像开宗立派收弟子的人。”接着又笑了:“但也无妨。英雄不问出处,有志不在年高。既然你愿意和我同行,那我便答应和你一起。只是我们同行,也得先立下规矩。”

    洪辰问:“什么规矩?”

    “第一,要保持适当的距离,不要总问东问西。”陈图说,“我们有个基本的,大概的了解就够了,不必知道彼此所有的事情。有时候有些事情,不知道比知道更好。万一我们说话说多了,发现另一人是自己的仇人怎么办?晚上偷偷地下毒药给杀了?所以我们要保持相互之间的陌生,不必太熟悉。”

    洪辰觉得陈图所言有理,点头道:“这第一我也同意。第二呢?”

    “第二,便是大难临头各自飞,谁若遇到麻烦,不要连累另外一个。”陈图接着道,“南下途中,我一路上起码还要抢比现在只多不少的神兵利器,真若遇到莫大麻烦,你对我也没有援救办法,便也不必关我,保护好自己就行了。同样,你若是遇到生死攸关而对我同样十分危险的事情,我也会抛弃你。”

    洪辰说:“你倒是来得直接爽快。这一点我也同意,咱们能相帮的地方就相互帮忙,爱莫能助之处就各顾各的即可。还有呢?”

    “还有便是第三。”陈图道,“我与你约法三章,第一条和第二条,都是约束我们两个人的。但第三条,是仅仅约束你的。”

    “为什么?”洪辰问,“什么规矩,得单单约束我,不约束你自己?”

    “因为我愿意。”陈图的回答一如既往直接干脆,“这第三条规矩,其实也很容易守。你一路上吃喝玩乐,我不管你吃什么,喝什么,赌什么,都不在乎,自掏腰包就行。但唯有一样你绝不能碰。”

    洪辰疑问:“什么不能碰?”

    陈图说:“女人。”

    “为什么不能碰女人?”

    洪辰近一年来走南闯北,见闻甚多,已非从前的单纯少年,知道碰女人是什么意思。可就是不理解,为什么陈图要立如此一条规矩。

    “女人过于麻烦。倘若露水情缘也就罢了,就怕有了牵绊。”陈图摇着头说,“我自己一定是不会招惹女人的。但你也不能招惹女人。一旦让女人给缠上,你便永远都摆脱不了她们的纠缠。只要陷入温柔乡中,便再也不能自拔,必会耽误大事。我不管你以后如何,总之和我一起行动的时候,不许碰女人。”

    “好吧。也没问题。”

    洪辰本身也没什么兴趣,自然答应下来。

    陈图意识到什么,忽然道:“还有一件事。”

    洪辰道:“说吧。”

    陈图说:“既然你不叫红茶,那我叫你什么?叫你红茶,还是你其他的名字。”

    洪辰想了想,说:“你还是叫我红茶罢。”虽然距离神仙山庄一战已过去一年有余,世人皆以为魔教教主洪辰和魔教护法季茶摔死在山崖之下,连尸首都被野兽拖走吃掉。然而“洪辰”这个名字估计还是有可能引起别人注意,便不如继续用红茶,更保险一点。

    自此,二人约法三章,结伴东行。及至白日,洪辰与陈图一起来到从前投宿的旅店,要了点吃食填饱肚子后,就牵了踏雪,接着往东走。陈图背上的木箱里,除了沉甸甸的各式兵刃以外,还有不少银子,见洪辰骑马赶路,就也买了匹马来代步。只不过在寻常市集上买到的马匹,就远不如洪辰胯下的踏雪一样神骏了。

    骑了马,二人一路往东偏北的方向行去。前番陈图劫掠的宗门帮派,基本都是荒州中部和西部的,这次就以荒州东部为目标。计划中的路线,是走陆路一直到荒州东部大城“巴荒城”,再从巴荒城换乘水路前往青州大城青阳城。

    青阳城地处青州,云州,荒州三州交界之处,水陆交通皆为发达,号称九州通衢,同时也是天下第一大帮“江河帮”总舵所在之地。陈图盘算,一路抢到青阳城,自己差不多就能把所需的兵刃凑个七七八八,接着就能水陆来回换行,南下蛮州,直至蛮州沿海大城“羊蛮城”,接着便可入海南下,前往南海岛屿。

    这一路线恰与洪辰从前的规划相差无几,大体方向上是一样的,只不过为了抢掠各种神兵利器,陈图在中途添了些必经点,基本都是些江湖帮会或者门派的总部及山门。譬如他们接下来要去的第一个地方,便是“夜雨剑派”所在的“孟蜀山”。

    夜雨剑派,是荒州仅次于寒鹃谷的大门派之一,门内有一宝剑“遗恨剑”,是与寒鹃谷啼血剑齐名的宝剑,陈图对这柄剑势在必得。洪辰倒兴致不大,打听了一下荒州都有哪些门派有宝刀,却发现荒州门派用剑的多,用刀的少,似青城刀派那种,已经是全荒州最大的刀派了,整个荒州也没有多少把为人称道的宝刀。

    洪辰随着陈图一齐闯入了夜雨剑派的山门。这夜雨剑派里的人也是一群硬性子,一见陈图的打扮,就知道是荒州最近恶迹斑斑的那怪客,全派在山门里上下几百号子人,全都拿着剑来围攻陈图。若只陈图一人,还真难以对付他们这种不管不顾的围攻,可陈图身边有一个洪辰,就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况了。

    只消一刻钟时候,整个夜雨剑派上下,再无一人手中提着剑。陈图从夜雨剑派掌门人手里夺过了“遗恨剑”,看都没怎么细看,直接插入了木箱之中,与其他神兵们作伴。然后二人扬长而去,只给夜雨剑派留下了一段被人上门夺剑的耻辱。

    自此以后,整个荒州武林门派,但凡是有神兵利器的,无不自危。人人都日夜防备着会有两个大胆匪徒来上门抢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