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94章 江河帮
    饶是各个帮派多有防备,可单一个陈图就能硬闯大部分门派了,何况还有一个洪辰?继夜雨剑派之后,又先后有三个帮,两个门,一个宗遭了殃。两个人堂而皇之登门,张口就要他们把兵刃奉上,不给就打,打到给为止。有个小帮,帮主试图拿个伪造品来蒙混过关,被陈图一眼识破,拿过来一把折断,骇得那帮主当场求饶,不仅立马让手下把真品拿来,还送了好些金银来讨好。

    陈图一两银子都没要,只拿了兵刃便走。洪辰很好奇,这家伙明明四处抢掠,却从来都不抢钱,木箱里装着不少银子,平时花销却很节省,连在面摊上吃面大部分时候都只要一碗素面,舍不得让老板多放肉。

    按照之前约定,两个人对各自的事情都很少提及,但一路旅途,就算不怎么说话,对彼此的了解也添了不少。譬如洪辰知道陈图并非荒州人,而是来自更加繁华的青州,还看出来陈图武功竟只是一些寻常江湖武学的杂糅,而不像各个宗门高手一样练一套一套的武学。但陈图的杂烩武功一点也不弱,以第四境的内功境界,靠着那些稀奇古怪的招式,足可与江湖一流高手争锋。

    行了数日,二人抵达巴荒城。巴荒城三面环江,一面靠山,盘踞于此的各个江湖势力数目不少,比荒蓉城周遭还要更多。而陈图与洪辰刚到巴荒城附近山里的一个宗门,便被那宗门迎客的弟子告知:“二位,我们宗主带着‘不渝剑’去江河帮荒州分舵去了。你们要拿不渝剑,请移步江河帮。”

    不仅是这一个宗门如此,洪辰陈图一连去了好几个地方,结果那里的人,全都带着神兵去了江河帮荒州分舵。

    江河帮,是九州第一大帮,整个帮派占据着北方大河,南方大江的漕运生意,就连虞国西凉南越三国朝廷都要给江河帮让出极大利益。故而江河帮虽不因高手武功而称道,却是十大派中最为富有,规模也最大的一个。

    江河帮在荒州的分舵,并不在荒蓉城,而就在巴荒城。毕竟荒蓉城只是有一条大江的支流,而巴荒城却被大江横贯过去。荒州分舵坐落在大江南岸,洪辰与陈图需坐船前往,而刚到岸边,就被一群黄衫蓝裤的人给围住。

    陈图掣出一柄剑,喝道:“喂,你们想打架吗?只要你们手中有好兵刃,我就奉陪!”

    洪辰也将手按到了刀柄上。

    其中头头模样的人走上前来,低头哈腰地笑道:“二位误会了。咱们不是要对二位朋友无礼,是上面吩咐咱们请二位作客去呐。”

    陈图皱眉问道:“你们是江河帮的人?”

    头头道:“是啊是啊。巴荒城周边各个帮派宗门的掌门人啦帮主啦,此刻都在舵里等着二位作客。我们就是守在这里,等着二位的。”

    洪辰倒并不奇怪这些人认识自己和陈图,毕竟陈图背着的大黑木箱子实在扎眼,别人一眼就能瞧出来。只是那么多武林人士聚在一起,不知道想了什么对付自己两人的办法,便对陈图道:“我看咱们还是不去为妙,这是场鸿门宴。”

    “鸿门宴?”陈图问洪辰,“什么是鸿门宴?”

    “这……”洪辰其实也不知道鸿门宴具体意思,只是听季茶讲过那么一两次,似乎是出于前朝的什么典故,当时没问清,现在自然也解释不清,就道,“鸿门宴,就是可能会有危险的宴会。”

    “危险?我们哪天不危险?”陈图一声大笑,“既然全巴荒城的神兵利器都聚拢到一块儿去了,我哪有不去取的道理!这鸿门宴,我还吃定了。”

    见陈图执意赴宴,洪辰想了想,也跟他一起牵马上了江河帮的大船。洪辰对那些神兵利器们不是很感兴趣,但对于江河帮本身,却有些在意。这是全天下势力涉及地域最广,消息最为灵通的帮派,看看能不能朝着他们打听打听有关檀杭岛的事情。

    江河帮的大木船吃水极深,载着一船人马,竟还能行驶得十分稳当。江河帮的帮众们对洪辰的宝马很感兴趣,纷纷问这马是什么马,从哪里搞到的。洪辰便说:“这是北方羌州草原上的骏马,它名字叫踏雪,为我一位好朋友所养。我还骑过更好的马,比它更加高大,雄骏,甚至驰骋在暴风雪中都像飞一样。不过这一匹也是难得的好马了,我骑着它一路从羌州过来,无论是翻山越岭还是涉水过河,它都没一次吃力的时候。”

    头头立刻称赞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可见您的马的确是匹宝马。”

    洪辰和江河帮的人闲聊起来,并问他们知不知道檀杭岛。但这几十号人,竟一个听说过檀杭岛的都没有。洪辰失望,目光落往站在甲板处的陈图身上,却见陈图望着江水,双眼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似乎很有心事。

    再一联想,这一路上,但凡经过河流江水,陈图总要盯着水面凝望许久,洪辰顿时更加好奇了,便起身走到陈图身边,问他道:“每次遇到江河的时候,你总要望着水波。是在思念什么人吗?”

    陈图立马撇过头道:“我与你说过,不要打听太多。”

    洪辰说:“我也有思念的人。”

    陈图一怔,随之又望向了江水:“是你那位在檀杭岛的朋友吗?”

    “是啊。”洪辰说,“我时常会想,檀杭岛是一个什么样的岛,我的朋友在岛上,过得快不快乐。我从没见过大海,但听说海里的鱼和虾蟹都比河里的更加美味。想来住在海岛上应该是很快乐的。”

    陈图摇头:“住在岛上便会快乐吗?我没这么觉得。”

    洪辰道:“为什么这么说?难道你住在岛上过?”

    “当然。”陈图点了点头,说,“我小时候一直住在海岛上。岛并不是什么好地方,起码我住的岛不是。”

    洪辰长吐出一口气,感慨道:“原来青州也有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