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95章 鸿门宴
    “青州当然有岛。”陈图嗤笑了一声,似乎是在嘲笑洪辰的无知,“青州与海州一样,东边便是东海。我们顺着这条江一路往东,穿过整个青州,便能到我小时候住的地方。”

    洪辰又问:“既然你之前住在小岛上,后来为什么又到大陆上来了呢?”

    陈图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那你为什么又和我一起?你也不在你从前在的地方。没有人就该一辈子在一个地方待着不动,我从小便想着走遍天涯。”

    洪辰笑道:“那我知道有个地方适合你——天州有个宗门,叫天涯阁。你去了天涯阁,就等于去了天涯。”

    陈图摇头亦是一笑:“我听说过天涯阁。但我想去的天涯,在很远的地方。听说天涯在南海以外很远很远的一座岛上。那里就是天下的尽头。”

    “原来这天下有着尽头么?”洪辰道,“我一直以为这天下无比之大,在海的外面还有更加辽阔的地方,不会有尽头。”

    二人一番对话言语,后面的江河帮众们听得是半懂不懂的,心道这俩人明明是臭名远扬的劫匪,结果临江远眺,还能整出这么一堆文绉绉的东西来。

    陈图忽然转身,对着帮众头头道:“船上有酒么?”

    头头忙道:“有酒,有酒。有西南特产的米酒,也有青州的状元红,您要哪种?”

    “我要最烈的酒。”陈图大咧咧地走进船舱,坐到桌前,“船上有多少烈酒,就给我整多少来。”

    头头不敢怠慢了陈图,忙吩咐手下去搬酒。洪辰坐到陈图身边,道:“马上就要去江河帮的鸿门宴了,你喝什么酒?酒这种东西,喝多了会让人脑子不灵光,十分误事。我劝你还是别喝了。”

    陈图却不搭理洪辰,待到江河帮众取来了几坛子烈酒,便一把提起一坛,伸手揭开盖子,让酒香飘满整个船舱,然后仰头捧起酒坛,向着嘴里“咕咚咕咚”灌去。很快就喝尽了这一坛烈酒,“啊”了一声,一抹嘴道:“好酒,好酒。再给我开一坛。”

    旁边帮众又为他启开一坛,陈图就如喝上一坛一样,把这一坛也干了个底儿净。周围江河帮众都竖起大拇指道:“大侠海量,海量!”“大侠,要不要再喝一坛。”“大侠,我来为你开酒!”又是一坛烈酒打开。

    洪辰劝道:“你别喝了。我看你已经醉了。”

    陈图却捧起了第三坛酒,仰脖喝净之后,将酒坛往地上一摔,“哐”地碎了一地,随后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遥知湖上一樽酒,能忆天涯万里人。这天下,能聊得来的人少,能喝得下的酒多。酒这么好的东西,我为什么不能喝?你不要再拦我,我看你不爽很久了。”

    洪辰问:“你不爽我?”

    陈图一拂袖:“当然不爽!谁跟你在一起会爽?明明是个年纪比我还小的小子,却整天愁眉抑郁,跟个深闺怨妇一般,让人看了就来气。就你满腹心事?就你有想见的人?我有时也会烦恼,但烦恼了,喝点酒就好了。你却整天除了想不知道什么人什么事外,就想着吃这个吃那个,每到一家店肆,就要挑挑拣拣,评判一番味道。哪有你这么多事的人?”

    洪辰听得直皱眉。这时那个帮众头头朝着陈图道:“大侠,你喝醉啦,可别乱说话!”又看向洪辰:“这位大侠,你朋友都在说醉话。你可千万别忘心里去,别信什么‘酒后吐真言’之类的鬼话。”

    “唉,原来我在你眼里,是这样的人。”

    洪辰摇头起身,重新走到了甲板上,望起了江上的波浪。

    船舱里,陈图不仅自己喝酒,还邀请江河帮众们跟着一起喝,里面的叫嚷呼声一阵高过一阵,愈发显得孤自一人站在甲板上的洪辰十分寂寥。洪辰问自己,既然陈图都看着自己不爽了,那还有必要和他一路同行吗?反正从目前来看,陈图和皇天教很有可能没有关系,要去的岛也是金蛇岛而非檀杭岛。或许就此分开,是个不错选择。

    然而洪辰忽又想起,自己真如陈图所说一样吗?似乎自己的确有时候怀着心事,神情有些愁苦,但也并不是经常,大多时候都还神采奕奕的。反倒是陈图,只要看向江河之时,便会露出那种愁苦思念神情。至于吃东西品鉴味道,那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他要是不爽我,应该更不爽他自己才对。毕竟他连吃一碗素面,都要从里面挑出许多咸啊淡啊的毛病,好让人家店家给他便宜上一半价钱来。”

    思及此处,洪辰有些想笑。搞了半天,这陈图分明是在不爽他自己!又或者,他只是被压抑太久,想好好发泄一场,才口不择言,随便说话。

    等到大木船横穿了大江,抵达南岸之时,西落的太阳已经将整片江水染得通红。洪辰牵上了踏雪,而满脸通红有些醉醺醺的陈图骑上了自己的马,由帮众头头带着走。

    二人又行了一刻时间,从码头穿过两处街道,便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宅邸门口。大门处有许多黄衫蓝裤的人在守卫,显然就是江河帮的地盘了。

    帮众头头上前和那些人道:“快去通知舵主和那些掌门宗主们,就说陈大侠与红大侠都来啦。”马上便有两个人拔腿跑向院内。

    陈图翻身下了马,摇晃着身子,盯着宅邸门口道:“我们到啦!”帮众头头回身笑道:“是啊,陈大侠,我们已经到分舵了。巴荒城的各大江湖势力首脑,此刻都正在里面等着您们二位呢!不过陈大侠……你现在这样子,能行吗?”

    是个人都能瞧出来,陈图现在醉得可不轻,走路在晃,好像只要不扶着东西,身子下一刻就要倒下去一般。脸颊通红,一双眼睛也眯得睁不开。

    其实帮众头头心中在笑:“让你逞能喝酒,这会儿自己站都站不稳,等进了里面,直接就被拿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