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7章 何处去
    江河帮众们在一旁却听得心惊。他们听闻过,章长老一只眼是入帮前被仇家弄瞎的,却不知那仇家竟是断玉堂的秃头大夫。据说查大夫曾经是专走水路镖的,以前也闯出过不小名声,只不知为何后来又定居在乌云城,开医馆谋生。

    此刻二人眉舒嘴笑,单看神情,没人会以为他们是彼此的仇敌,倒觉得是从前的邻里街坊。

    但话中锋芒,大家谁也听得出。

    查雨归说:“不知章长老受的什么伤?”

    章子追将缠手的白布解开,除了拇指外,其余四根手指都已变得乌黑无比:“碰上个狡猾的魔教小子,吃了个暗亏。”

    查雨归笑了声:“原来是幽冥鬼掌,可惜那人功力不深,你只伤了皮肉,内里骨骼怕是无损。”

    “几十年的内功,总不会白练。”章子追说,“劳烦查大夫给我治下。这伤势于起居生活无碍,但手指黑漆漆的,总归不好看。”

    一帮众道:“长老,这人和你有仇,只怕会借机害你。”

    章子追头也没转,说:“掌嘴。”

    那帮众怔住了:“长老我……”

    “嗯?”

    章子追嘴都没张,只发喉咙里出了一声响,那帮众立马闭嘴,“啪”地给自己结结实实一耳刮子,把脸都扇红肿了。

    “查大夫可是有名的英雄好汉,岂是那种阴险小人?”章子追呵斥完手下,把伤手伸到了查雨归身前,眼里依旧噙着笑,“查大夫,请。”

    “英雄好汉可不敢当,但我是个大夫,干一行,就要有一行的担当。”

    查雨归说着,将右手盖到了章子追手上,开始给他祛除皮肉中的阴寒内力。

    另一边。

    最先冲到王丽凤身边的那云墨派弟子,见她昏迷不醒,似是被点了穴道,便直接扶起她身子,解了穴。马四海刚想劝阻,却来不及。只听得王丽凤嘤咛一声醒转过来,接着便发出一阵呻吟痛呼:“好疼,好疼!”

    “王师妹,你怎了?”那云墨派弟子面色焦急,“你为什么疼?是不是庸医给你治坏啦?”

    “糊涂,糊涂!”马四海骂咧咧道,“她四肢刚接好,还未敷完消胀镇炎的药,你把她点醒,她怎会不疼?”

    这时,齐越走过去,给她左右肩和左右髋部各点了一下,封住了四肢的神经,王丽凤才停了呼痛。她睁开双眼,见师兄师弟们来了,激动地直接落泪:“齐师兄,郑师兄,你们怎在这儿?啊,我又在哪儿?那钟驼子呢?”

    那最先闯入,最为焦急的云墨派弟子,便是“郑师兄”,见王丽凤清醒过来,立马安慰道:“师妹,一切没事了,有我在,你什么都不用怕。”

    齐越说:“我们现在是在乌云城的断玉堂,是这里的大夫给你治了伤。至于你为何在此处,钟驼子又去了哪里,我也不知。”

    马四海哼了声,指着洪辰道:“是这位小兄弟把她送来的!”

    “什么,伐竹客?”

    云墨派弟子们都吃了一惊,王丽凤目光落到洪辰身上,原本的激动和兴奋,在短暂错愕后,立刻变成了愤怒与仇恨:“伐竹客,你偿我爹爹的命!”

    洪辰摇头说:“我已说过,你爹爹不是我杀的。”

    “即便不是你杀的,杀人凶手,也是你同伙。”那“郑师兄”这时也瞪眼看着洪辰,喝道,“他不仅杀了王伯父,还毁了他棺椁,辱他尸身,又想杀王师妹!”

    洪辰一怔:“我没同伙。”

    郑师兄冷笑道:“他不是你同伙,怎会配合你盗走冷金刀,后来又救你走?”

    “你是说季茶吗?”洪辰再度摇头,“他那时候一直和我在一起,怎会杀了王大爷?棺材确是他打坏的,可是,是他救了王姑娘,什么时候想杀王姑娘了?他就在隔壁,你们可以和他讲清楚。”

    有云墨派弟子登时去了隔壁,然后喊道:“胡说,根本没人!”

    洪辰说:“许是他带尿桶去楼下便溺了。他模样和那时候不一样,很漂亮,很好看的。”

    那边云墨派弟子又道:“我们刚刚才从楼下上来,根本没碰到有人下楼。而且,尿桶还在屋里。啊哟,窗户开着,大柜的锁被撬了,他偷了这儿的东西跑了罢!”

    查雨归正给章子追治伤,听到云墨派弟子的话,也没回头往屋里去看。

    章子追问:“查大夫,你家遭贼啦,你不看看丢了什么东西?”

    “这儿除了些寻常药材,就是旧衣服旧被褥,我一个穷大夫,能被偷走什么?”查雨归浑然不以为意,“再好的东西,已被人偷走,说明和我无缘,丢了就丢了罢。”

    “查大夫总算想开了。”

    章子追笑着点头。

    云墨派弟子回了诊室,几人把洪辰给围起,都把手按在了腰间佩刀上,随时准备拔刀。其中,郑师兄最为咄咄逼人:“伐竹客,你怎么掳到的王师妹,快讲来!”

    洪辰便将自己在天临客栈睡觉时听到钟驼子与王丽凤说话,钟驼子打自己,自己追钟驼子,又和季茶一起把王丽凤救出,并送到断玉堂的事情讲了。王丽凤也想起天临客栈里的事情,点头承认了洪辰所言。

    听完,齐越向洪辰作了一揖:“王师妹行动不便,我先代她谢你。”

    “大师兄,你向他谢个什么?”郑师兄态度毫无缓和,“他救师妹,未必出于好心。没准就想通过施恩施惠,洗刷嫌疑,接近我们,图谋不轨。”

    王丽凤也觉郑师兄说的不错,没和洪辰继续说话,而是问:“师兄,你们如何找来的?”

    郑师兄回过头说:“师妹,那日你先被魔教的人打伤,又被钟驼子掳走,我十分担心,便和齐师兄他们骑快马一路追寻踪迹。中午恰巧遇到一伙云家人,他们说昨夜见过了钟驼子,说其目的地或许是乌云城,我就带师兄弟们快马加鞭赶来,并请江河帮的章子追前辈帮忙调查。章前辈听说你受了严重的伤,说你可能会那采花贼被带到叫‘断玉堂’的医馆来治伤,正巧他也被魔教贼人打伤,我们便一齐来了。”

    其他云墨派弟子们听得他把功劳尽往自己身上揽,然而其实大部分时候都是齐越领导着众人,心有不满,有意辩驳,但齐越给他们使眼色示意不要说话,也就没人揭穿。

    这时,有江河帮的帮众认出来了洪辰,指着喊:“长老,我在客栈瞧见过这家伙,他就是和那魔教小子一起吃霸王饭的!”

    洪辰说:“你错啦,我吃的不是霸王饭,是九州全席。”

    云墨派弟子们纷纷恍然:“原来打伤章前辈的魔教贼人,和杀害王伯父,伤了王师妹手脚的是同一个!”各个又恢复了戒备神情。其中以郑师兄反应最为激烈,掣出佩刀,逼近洪辰,说:“你同伙到底在哪里?”

    “郑师兄,小心。”王丽凤忍不住提醒,“伐竹客武功很高。”

    “有武功超绝的章前辈在旁边,且这次我们都有所准备,他再不能和以前一样猖狂了。”郑师兄抬起刀,让刀锋反光照到洪辰脸上,“说!你同伙去了何处!否则我们不客气!”

    “季茶么?我也想知道他去哪儿了。”

    洪辰望向窗外,夜幕深沉,视线中尽是一片黑,脑海里忽然又出现了白日骑马时,随着风飘荡的黑色头发,初升朝阳下白皙的脸庞和晶莹的眸子。

    “别装傻!”郑师兄厉声怒喝,一双粗粗的眉毛几乎要竖起来,“你一直和他一起行奸作恶,在天临客栈吃霸王饭,又假借着给王师妹治伤来断玉堂偷东西。我们上楼时他闻声跑了,你却来不及逃,但估计你们早已串通好了碰头的地方。”

    洪辰依旧望着窗外,呆怔怔地想:“他去了哪里?怎抛下了我?他明明答应我帮我找刀的……又在骗我吗?我得去找他,问个明白。”心中意乱,双脚不自禁地往窗前走。

    “想逃?休想!”

    郑师兄一刀劈来,刀锋掠起瞬间,诊室烛火俱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