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98章 陈图机
    “问问而已,别想太多。”

    洪辰轻轻摇头,拔出了刀。

    邓晶辉一声轻哼,旋即大步迈出,抄杖袭来。沉重铁杖在空中迅速划出弧形轨迹,带起嗡然风声,若是落到人身上,脑袋一定得开花。

    作为江河帮一州分舵的舵主,邓晶辉武功着实不弱,放在荒州武林,绝对是第一流的人物,平素睥睨四方,莫有与之抗争者。然而他的对手却不是别人,而是洪辰。

    并且,不是平时随意耍刀舞弄两下的洪辰,是为了不负陈图之托,认真起来的洪辰。

    是以在巴荒城一众武林高手面前,邓晶辉迎来了人生数十年间最沉痛的一次惨败。前前后后只有不到十个回合,邓晶辉的铁杖断成两截,整个人仰面摔在地上,胸前衣襟破开,露出肥壮的胸膛,头颅紧挨着地板,望向天花板的双眼写满了惊异与恐惧。

    洪辰收刀入鞘,随后一手拎起陈图兵器与木箱,一手架起陈图,往厅堂之外走去。而满座武林豪杰,竟无一人敢去拦截。人们愕然望着这两个家伙离去的背影,一个个心道:这二人究竟是怎样的人物?武功足以称雄整个荒州武林,却干这等触犯众怒的事情。实在令人无法理解,怎么也想不明白。

    入夜时,洪辰带着陈图和两匹马登上了一艘向东行驶的大船。巴荒城是二人在荒州行走的最后一地,接下来就要前往东方的青州,到那里的青阳城去。

    时过中秋,即便是气候温暖的九州南方,夜里也很凉了,大江之上更是秋风萧瑟,洪波肆意。外面还下起了小雨,洪辰关上所住船舱的窗子,却听陈图发出一声咳嗽,悠悠醒转过来。

    “我们在哪儿?”

    陈图睁开双眼,声音有些沙哑。

    “在去青州的船上。”洪辰回过身,对陈图说,“过一日夜,我们就能到青阳城了。”

    陈图“哦”了一声,似乎对所在之地并不感到惊讶,定了定神,然后说:“今天多亏了你——那些人还是太多了,我酒量没能让我撑到把所有人都打倒。”

    “还好,荒州都是些小角色,没见几个能打的。”洪辰又问陈图,“你今天露的那手‘醉拳’和‘醉剑’都挺有意思的,你学了多久?”

    “根本不需要学。”陈图说,“我第一次喝醉时,就会了。”

    洪辰不信:“人喝醉了,脑袋昏沉,哪可能武功还会变高?”

    陈图说:“每个人各有每个人的醉法。有的人醉了只会怂人生胆,撒泼犯浑;有的人醉了只觉人生无望,萌生死意;有的人醉了整个人都飘起来,以为自己立于天下之巅,皇帝们都要喊他爸爸;有的人醉了,却能尽情地解放自我,不再束手束脚,凭着一身本能,做出更大的事。”

    洪辰道:“你的意思是,你属于最后一种?”

    陈图点头:“那是自然。”

    洪辰又道:“那你当时在船上跟我说的那些话,什么看我不爽等等,也是出于你喝醉以后的本能咯。”

    陈图发出一声笑:“呵!原来你竟把那些话放在了心上——我以为你这人淡泊一切,我怎么骂你你也不会生气呢。”接着又道:“是啊,我是看你很不爽。但也仅仅是不爽,我知道和你一起行动,对我很有利。”

    洪辰说:“因为我武功高么?”

    陈图回答:“这只是一个因素。”

    洪辰又问道:“难道还有其他因素?”说着摸了一下身上的刀:“你还是想要这把刀,对罢。”

    陈图摇摇头,说:“我搜罗了这么多神兵利器,又不差你这一把。何况你的刀还是一把断刃,我兴趣早已不大。你武功固然很强,但为人更可以信赖。今日之事已经证明,我可以放心地把喝醉的自己托付给你。”

    “你这话说的,真令人肉麻。”

    洪辰一耸肩。

    陈图忽然说:“我们去甲板上走走,吹吹风。”

    洪辰也无困意,便道:“好。”

    于是二人走出船舱,到了甲板之上。此时甲板上还有其他许多人,有人凭栏远望,有人举杯邀月,有人和身边好友吟诗作对,各有雅兴。

    陈图又望向了波光粼粼的江面,对洪辰道:“你白天不是问过我,为什么我总望着江水吗?”

    洪辰说:“是啊,我问了,你不愿回答。”

    陈图道:“当时我心情不太好,现在我好多了。”

    洪辰说:“所以你愿意回答了?”

    陈图点了下头:“是啊。我望着江水,就会想起一个人。”

    洪辰道:“你果然有思念的人。是谁?”

    陈图说:“一个女人。”

    洪辰好奇道:“这倒怪了。你不是对女人避犹不及么?还和我约法三章,让我在和你一起的路上不要与女人发生接触纠缠。怎么自己却一直想着女人。”

    “正是我吃过女人的亏,才不愿你也一样吃亏。”陈图道,“你吃亏也就罢了,和我没什么关系。但万一耽误了事情,可十分不好。”

    洪辰问:“什么女人,能让你吃亏。她骗你钱了吗?”

    陈图说:“她偷了我一样东西。”

    洪辰恍然:“原来是个女贼。偷了你很值钱的宝贝吗?”

    “说值钱也值钱,说不值钱也不值钱。”陈图道,“她偷走了我的心。”

    洪辰了然,原来陈图是在思念他的爱人,道:“唔,怪不得你日日夜夜牵肠挂肚。她是不是你要救的人?”

    陈图说:“是。她住在东海一座岛上,生了很严重的病。我俩是在江中一座游船上认识的,所以每次看到江河水波,我都会想起她。”

    “既然她害了病,你不去请大夫郎中为她医治,来荒州偷兵盗刃做什么?”洪辰更加好奇,“我看你木箱里装着不少银子,也不像很缺钱的人。何况你盗抢了好多兵刃,却一两银子都没从那些武林人士手里拿过。”

    “她的病很特殊。需要很特殊的药。”陈图继续盯着夜幕下宽阔的江面,有捕鱼沙鸥从上掠过,荡起一圈圈的涟漪,“而我所做的一切,就是要取到能给她看病的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