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99章 刀何样
    “什么药,这么特殊?需要你做这些事情。”洪辰问,“难不成,你弄来的这些兵器,还能拿来炼药?”

    陈图说:“我请了当地最好的医师为她看病,那医师说了九种稀世罕见的药材,让我来荒州请西华谷的老药王求药。我逆江而上,到了西华谷,见到了老药王。但老药王只有九种药材中的八种,至于第九种,也是最重要的一种,最不可替代的一种,连他也没有。”

    洪辰想起陈图的目的是南海金蛇岛,便道:“难道这种药在金蛇岛上?”

    陈图说:“是啊。老药王告诉我,金蛇岛的主人有这第九种药材。但金蛇岛的主人脾气无比古怪,去出海拜访他的人几乎没几个能见到他的。要想从他手中得到第九种药材,我就必须要拿到足以让金蛇岛主人起意的东西。老药王又说,金蛇岛主人近几年在搜罗天下各色神兵利器,只要我带去足够多的好东西,金蛇岛主人一定会将第九种药材给我。若让他高兴了,说不定会随我去东海,一起救人。老药王很尊重金蛇岛主人,说其是天底下医术最高超之人,任何人罹患何等重疾,只要金蛇岛主人肯出手,必能妙手回春,甚至连起死回生都做得到。”

    洪辰直皱眉头:“这说的太神神道道了吧?还起死回生……哪有可能。”

    “老药王是大好人,他不会骗我。”陈图却无比相信,说,“何况,哪怕是万中有一的可能,我也要去尝试。”

    洪辰虽对所谓的金蛇岛主人存疑,但见陈图对爱人如此深情,不顾千程万里,无惧苦难艰险,甚至愿意去和整个武林作对,不禁心生敬佩之意:“陈兄,你之所为,若是让别人知晓,一定是一段传世佳话。”

    陈图却摇头道:“不可能。”

    洪辰疑惑道:“为什么?你用情如此之深,任谁知道了都会钦佩感动。你是为了救人性命才去盗抢,说出去也情有可原。”

    “你不知道的。别再问了。”

    陈图刚刚还闪烁着精光的双眼仿佛瞬间就黯淡了下来,随后折身从甲板走回船舱。

    洪辰不明所以,为什么陈图刚刚还好好的,稍微多提了一点,就变得如此不高兴?这翻脸也太快了。又转念一想:“若季茶,巴大哥他们也得了一样的病,我会不会与陈图做出一样的选择呢?应该会。但我武功若没现在一样高,而只和陈图差不多呢?或许……”洪辰自己也想不出答案会是什么。

    经过一日夜航行,大船终于顺着东流江水彻底穿过荒州地界,抵达了青阳城。青阳城地处荒青云三州交界处,离着羌州东南也不远,交通便利,号称九州通衢,自古以来便是商贸与军事上的重镇,如今是整个南越国规模最大,最繁华的城池之一,仅次于南越都城。

    以洪辰原本计划中的路线,抵达青阳城之后,再继续换乘南下的客船,一路上水陆倒替交换,便可行至蛮州最南,抵达南海。可既然和陈图一起行动,便避不可免要与陈图去图谋沿途所遇宗门帮派的神兵。青阳城地处位置特殊,多名山大川且商贸发达,周遭的武林门派比巴荒城起码多出一倍来,也便意味着,对陈图来说,是一块不吃不可的肥肉。

    江河帮的总舵也在青阳城,陈图还相中了江河帮帮主的兵刃,想要夺到手中,洪辰劝他道:“尽管我们不怕惹事,但江河帮主管天下漕运。单单惹了一个舵主,那还好说。你若是把帮主都给惹了,我们还怎么去南海?南方水多江多,这一路上坐船不知能省多少力气和工夫,若只靠腿走马行,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南海呢!你也不想你所思念的人多经历一段时间的病痛折磨罢。”

    陈图一想也是,便将去抢江河帮帮主的打算作罢。但其他势力的神兵的主意还是照打不误,二人一番打听,摸排出青阳城上百个大小宗门帮派位置所在,并得知了哪些势力拥有名气大,年头久,被知名高手使用多年的神兵,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了其中二十八个上。

    这时陈图一口木箱子已经装不下更多兵器了,便又买了一口样子款式差不多的箱子,让洪辰也背上。二人随后逐个宗门帮派去拜访。青州消息来往迅速,各家帮派自然都知道巴荒城发生的事情,一见陈图和洪辰登门便知来意,也不等二人抄家伙开打,很多就主动献出了神兵,十分识趣。

    也有那些誓死抵抗的,只不过他们的武功实在支撑不起他们的硬气,一个个都被陈图打翻在地,夺兵而去。前前后后花了十天时间,洪辰才和陈图把这二十八家宗门帮派的神兵利器给抢完,把洪辰背上的箱子也装了一小半。

    二十八家势力中,得来的一共有三十四件神兵,其中光刀就有十一柄。但这十一柄刀洪辰挨个都试过,依旧并没有一把符合自己要求。

    陈图也好奇洪辰到底要找什么样的刀:“你总说要拿着刀有感觉才是要找的刀。但你也不是拿着每柄刀都完全没感觉吧?总得有感觉这把刀更像一点的,还有感觉那把刀完全不是自己要找的,就没一个判断的趋势吗?”

    洪辰摇头:“要是有的话,就好了。我拿着刀的感觉,完全没有规律可言。若说拿着好刀就有感觉吧,却也不尽是。有的刀固然很好,但我手里一拿,就觉得十分不自在,不舒服,不是我要找的刀。而有的刀我拿着十分顺手,舒服,用起来就和挥舞自己的胳膊一样,却知道这刀根本不够好,磕磕碰碰就要坏,也不是我要找的刀。”

    陈图说:“你那师父可真是麻烦,让你找刀,也不说清楚找什么样的刀。这要是找一辈子都找不到呢?天下的刀,连同砍柴刀,切菜刀在内,不知道几千万把。你就算能得到所有的刀,一把把摸过去,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完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