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00章 青岳城
    陈图之言,洪辰早就想过,师父把自己送出桃源之时,语焉不详,要找什么样的刀,至今靠的也只是一时猜测。到底会不会有那么一把刀,还是未知数。更何况找到那一把刀,回到桃源,对师父而言又有什么用?

    一把刀再好,也没有一个馒头管饱,于桃源而言,刀只需能伐竹,砍柴,切菜,剁肉即可为用。桃源有个铁匠,菜刀柴刀伐竹刀都找他冶炼打磨,并不需外面的刀。师父让自己找刀,目的实在令人捉摸不透。又或者那只是一个让自己离开桃源,不再回去的借口?毕竟很有可能一辈子也找不到那把刀。

    单靠猜测推想根本得不来正确的答案,洪辰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行走在这天下。有目的也等于无目的,无目的也等于有目的。寻刀并不是自己作为旅行过客的终极意义,沿途一路观赏风景,品鉴美食也是极好的。

    而陈图则又不同。他有一个既定的目标,并且知道为了完成这个目标需要去做什么。所以,有目的的陈图每次望向江水出神时,所思所想尽化为一腔忧虑,而无目的的洪辰望向江河,却浮想联翩,尽是对未来的展望。

    同样旅途上的两个人,有着完全不同的心境。所以他们说话也极少,每到一个地方,除了一起行动掠夺各个势力的有名兵刃以外,也极难有共同的爱好。偶有的闲暇时光,洪辰自然要在青阳城登上前朝无数文人留下诗篇的黄鹤楼,眺望完滚滚大江之后,再去下面的馆子吃一碗热腾腾的干拌麻酱面。陈图却只会买一壶烈酒,坐在游船的船舷上,终日凝望江面,不时举起酒壶,一口一口往嘴里灌酒。

    离开青阳城时,已至深秋,两人骑马行至山阴水阳之处,但见满山金黄,古道上堆了一层层厚厚扇形枯叶。马蹄踏碎了这些银杏叶,一路菊花也逐渐凋残。饶是温暖的南方这时也进入了寒冷时节,洪辰披上了斗篷来挡风,头上也带起了从羌州带来的兜帽,陈图却依旧穿着单衣,不知多久没有打理的头发迎风凌乱。

    “再往南便是青岳城了。”洪辰指着前方说,“我们走旱路入城,休整两日,再前往各个势力拜访。相信青岳这边的人也会和青阳的一样,不想多生麻烦,直接把兵刃送给你。”

    陈图说:“是这样便好。但我们抛头露面太久,一路上行踪都多有泄露。青岳这边古为楚地,民风比青阳来得彪悍,他们会不会主动对付我们,也尚未可知。”

    “你一路小心提防,连吃碗面都仔细查验,他们哪有机会。”洪辰说,“就算他们要添麻烦,也只会光明正大地来添了。毕竟我们在外的名声还是怪侠,怪客,只取兵刃,不伤人性命,也不祸害无辜,这些武林人士也不好意思下太黑的手。何况有了那么多先例在前,他们再丢兵刃,也只是随众而流,不显得太丢脸。”

    陈图想了想,说:“你所言也有道理。呵,这些武林门派,江湖大侠,最喜欢的便是名声和面子,兵刃于他们而言倒是其次。只要能让他们保全面子,他们还愿意破财消灾呢。在青阳城时,不就有两家小门派的掌门人要结交我们么?也是有意思,没想到我们两个从荒州人人喊打,到现在已经在江湖上有不小的地位了,虽然名声不大好,但好歹够响。”

    二人正交谈间,一队人马忽从后方赶来,疾驰而过。他们两个只望了一眼,见这些人个个劲装带刀,显然是哪个江湖宗门的人物,便愈催马追上。哪知那队人马中也有人看见了他俩,刚跑出去一小段距离便勒马而停,其中为首者向着洪辰与陈图一抱拳,道:“敢问二位是否就是红茶、陈图两位大侠?”

    陈图说:“大侠就算了,我是陈图。”

    那为首者是个有两撇小胡子的中年男子,身材精壮,闻言一喜道:“我刚刚看到你们的马神骏非凡,浑身乌黑,四蹄雪白,便猜是红茶大侠的宝驹乌云踏雪。没想到果然就是二位大侠。”

    洪辰问:“前辈何人?既然知道是我们两个,还主动停下,是找我们有事情吗?”江湖上一般人对自己和陈图,可都避犹不及,就算青阳城那些对自己二人恭敬有加的势力,也没哪个敢主动来攀谈搭话。

    “前辈可不敢当,在下冯金蝉,是南江刀派长老。”那中年人又一拱手道,“我带着门人弟子赶往青岳城,就是为了见二位。”

    陈图皱着眉说:“找我们?你有什么目的?”

    冯金蝉一笑:“只是为了结交两位大侠罢了。愿意结交两位的,可不止有我们。自从二位现身青阳城以后,青州西边八宗十六帮三十二门六十四派收到消息,都在往青岳城赶,全都是为了在青岳城见到二位,结交二位。本来我们南江刀派掌门病重,选人替他负任耽搁了不少时间,比其他势力都晚了两到三天,以为会错过与两位大侠见面的机会,却没想赶了个正好,在路上遇见了两位大侠。实在是太有缘分了,不如我们接下来同行罢!”

    “罢了,各走各的即可,你们先走。”

    陈图面色阴沉,挥手示意,让冯金蝉离开。

    “那我们先行告退——顺便告诉二位一声,各路人马都会在青岳城的青岳楼等着你们到来,大家的兵器也都随身带着。”

    冯金蝉也十分识趣,没有再和二人纠缠,带着门人弟子快马加鞭,继续往青岳城方向赶去。

    洪辰问陈图:“你就这么赶人家走啦?说不定他们身上还带着吃的,和他们同行,起码能白吃两顿饭。”

    “谁知道这些人安着什么居心?”陈图说,“南江刀派,只是青州一个不入流的小刀派而已,都乌泱泱来了这么些人,那青岳城里等我们的人,又有多少?怕不得几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