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01章 大好事
    青岳城地处大江流域,北望青阳城,南接云梦泽,虽不算青阳城那样的九州大城,在青州境内也算不得小了。而全青岳城最有名的建筑,便属气势恢宏的“青岳楼”,与北边青阳城的“黄鹤楼”,东边青干城的“滕王阁”并称天下三大名楼。青岳楼建筑兼具大气外形与精巧内构,站在楼上,又可远眺青山大江,近观云梦大泽,一览雄浑壮美,自古至今,无数文人骚客于此留下诗词名篇,就连武林英雄,江湖豪杰们,也引其为胜地。

    今日的青岳楼,外面围满了携刀负剑,夹枪带棒的武林人士,在楼中更是坐着这些人的首领。他们便是青州西部八宗十六帮三十二门六十四派这些大小势力的代言者,在座的除了帮主便是握有实权的长老,甚至还有一些平时行踪飘忽不定,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游侠今日也来了,可以说几乎半个青州的江湖高手,都云集于此。

    楼内每个人脸上神色不一,有人忧心忡忡,有人充满期待,大家都在议论着两个人。

    “南江刀派的人已经见到了陈图与红茶,大约傍晚时分,他们就能到了。”

    “他们那时候能到青岳城,但会来我们这里吗?”

    “必然会到!毕竟半个青州的神兵利器都在此处了。按照他们以往的惯例,知道我们在此,不可能不来。”

    “唉,也不知道我们迎接这二人,是今后武林之福,还是今后武林之祸。”

    “你不用如此操心。只要他们到了,一切自可水到渠成。”

    “也对,毕竟这件事他们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可我总有一种与狼共舞的感觉。这二人绝非善类,我们大出血求他们做事,万一被他们反过头来咬一口怎么办?”

    “只要他们有能耐为我们消除灾祸,区区一些兵器又算得了什么?”

    “是啊,何况这二人虽一路上劫掠兵刃,却没有杀过一人,就算有受伤的,也多只是些皮肉外伤,没有一个身残的。他们到各个门派,最多也就蹭吃蹭喝,从不抢夺钱财。这二人性格古怪,行事令人捉摸不透,却不能说是彻头彻尾的坏人。”

    “对,现在青州道上,已经唤他们为‘夺兵怪侠’了,说到底还是侠,不是匪。”

    “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等他们一来,一切都会明了。”

    “嗯,到时候还望齐少侠他们把利弊与这两人说清楚,以解青州武林大祸。”

    这时,外面的人群忽然骚动起来,紧接着有人闯入青岳楼中,向着人们喊道:“陈图和红茶已经来了!”

    “来了?”

    “这么快!南江剑派的人也没到太久啊!”

    “这两个家伙的马跑得快,稍微一赶就来了。”

    “都起来,起来,千万别让这两个古怪的家伙觉得我们不敬。万一他们发作起脾气来,可就有麻烦啦!”

    原本坐着的众人纷纷起身,从青岳楼的一楼到三楼,无论是大宗门还是小帮派,无论是男刀客还是女剑侠,无论是掌门人还是大长老,再无一人屁股挨着凳子椅子。

    青岳楼外面也安静下来,敞开的大门中,终于迈进了两个人们期待已久的身影。其中年纪大点的男子头发蓬乱,双目凹陷,破损的布衣袒露出了几块胸膛上的皮肤。年纪小一些的男子披着长长斗篷,刚把皮帽从头上摘下,露出乌黑头发。

    陈图与洪辰万没想到青岳楼中是这样一番景象——各色各样的人,用不同的目光望向自己,有欣喜,有怀疑,有审视……没有一个往目光落往别处的,显然,他们两个成为了整个青岳楼的中心,不仅一楼的人尽数望过来,楼上两层的人同样也隔着栏杆与楼梯的间隙朝着他们望来。

    人群又分开了一条路,几名身着白衣白裤白靴挎着白色刀鞘之刀的人走了出来。其中最前面的两名青年一人英俊倜傥,一人面相方正。这时才有一部分人把目光从陈图与洪辰身上移开,落到这些人身上。

    洪辰同样望向那些人,瞬间一愣,心道:“这人是齐越?还有那个……叫什么来着?后面的那个女子,好像是王丽凤!”虽时隔一年有余,洪辰依然认得出这些人,正是云墨派的弟子们,其中为首者依然是齐越,以及那位什么师兄……似乎姓郑来着?见过好几次,名字倒没什么印象。

    洪辰认得出齐越等人,却不担心齐越等人认出自己。虽然被他们见过真容,但这一年以来南去北往,穿过戈壁雪山,遭遇风吹雨打,洪辰肤色变黑了一些,模样早就有了不小的变化,而且连身材都比之前长高了一寸有余,体型也壮了不少,就算是从前熟悉洪辰的人,再见之时也不见得能认出洪辰,何况这些只在见过几次的家伙?

    更何况在世人眼中,洪辰早已是个死人,更无人会往这方面想。

    陈图却不认得这些人,一皱眉,直接道:“你们是什么家伙,叫了如此多人,在这里等着我们要做什么?”

    齐越没开口回答,郑吉通就率先道:“你是陈图还是红茶?”

    陈图喝道:“你管我是陈图还是红茶?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是谁?”

    郑吉通同样皱着眉,道:“我乃云墨派当代弟子郑吉通,人称‘无影刀’,你是陈图还是红茶?”

    洪辰一听郑吉通自报姓名,忽想起来:“哦,此人名字原来叫郑吉通……从前应该听见过,但没记住过。他都做过什么事来着……无影刀这个绰号……怎么还令人想起另外一个人呢?”一年多时间,说长也不太长,说短却也不短,有些记忆的确模糊在了脑海之中。

    陈图却没继续和郑吉通说话,而是向着齐越道:“回答我,你们到底有什么事?”

    郑吉通抢着道:“不用你讲,我就看得出——你邋里邋遢的,应该是陈图罢!哼,此次是给你们带来一件天大的好事。你们可不必太感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