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03章 云梦泽
    洪辰静默不语,在旁一直听着,只觉在齐越等人叙述当中,这九煞岛行事毫无逻辑,为什么请人作客又不告诉别人九煞岛在什么地方,为什么别人不去就要杀别人,做这些事对他们有什么好处?既然有如此能耐,又缘何一沉寂就是五十年?那些血书信笺到底是九煞岛所留或是别人伪造还尚未可知,武林众人又何以对九煞岛如此畏惧?

    然而于陈图而言,事情再蹊跷,神兵利器的诱惑却实在太大了,只略一思索,便一口答应:“好,只要我们找到九煞岛,你们手里这些个神兵利器,就全得给我。你们一个个可都是江湖中有名望的人,到时候千万别翻脸不认账哇。”一旁洪辰想劝阻,已来不及。

    满场众人尽皆面露喜色,纷纷道:“好,就知道陈图大侠一定会仗义相助!”“从此时开始,我们就尊二位为青武盟的盟主!陈图大侠做正盟主,红茶大侠做副盟主!”“不管你们支持不支持,反正我是支持的。”“只要陈图大侠找到九煞岛,俺第一个将神兵奉上。”“离着十月初十已经没多少天了,还望两位大侠尽快出发!”“急什么?陈盟主和红副盟主一路风尘仆仆赶来青岳城,先去三楼摆桌宴席,为他们接风!”

    众人簇拥着陈图与洪辰上了三楼,好酒好菜随后而至。洪辰没什么心情,陈图却自顾自地大吃大喝。冯金蝉等江湖人士就站在一旁,一边望着陈图对一桌酒菜风卷残云的样子,一边继续说着恭维阿谀的话。

    洪辰暂时不发一言,夹了几筷子菜进嘴,目光往云墨派来人身上落去。云墨派来的都是些年轻弟子,洪辰对其中大部分都有些印象,但能叫上名字的,也就齐越,郑吉通,王丽凤三人。云墨派是十大派中,洪辰打交道次数最多的一个,另有一个印象稍微深点的弟子,似乎叫刘单,在神仙山庄时为季茶所劫持,又被齐越打伤,此行却不在其中。

    齐越与郑吉通还是一年前的样子,一个和谁说话都致以微笑,不卑不亢,另一个正眉飞色舞地和周围武林人士高谈阔论,也不知在讲些什么。王丽凤变化倒挺大,前几次见时都十分憔悴,如今面色红润,容光焕发,看来是从丧父和受伤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洪辰又想起横死的王远威,不知杀死他的真凶是否找到,如若还没有,恐怕那口黑锅就得自己一直背下去了。

    这时也有不少武林人士来向着洪辰敬酒,都被洪辰以不胜酒力为由推脱开。陈图却来者不拒,谁要和他喝酒,捧起碗来就大干一气。及至傍晚时分,这场武林筵席才告散去,洪辰拖着醉醺醺的陈图和两个装兵刃的木箱,走到了青岳楼旁的云梦泽港口,坐进了那些武林门派为他二人准备的木船之中。

    木船不大不小,除一个年纪不小的船主人外,还有七个船夫和舵手。洪辰先扶着陈图去船舱里睡下,然后与船主人说起了话:“老伯,你觉得九煞岛在什么地方?”

    船主人道:“别看我在云梦泽里走了几十年的船,嘿,我也只在小时候听过九煞岛的名字,什么九煞岛的人,九煞岛的岛,我全没见过。我们这些靠水吃饭的,都当九煞岛是一个传说。不过……”说到这里,又拉长声音,一副欲言又止之态。

    洪辰见状追问:“不过什么?”

    “不过云梦泽上是偶尔会发生船只离奇消失的事情,谁也不解其因。”船主人说,“我们这些走船的,都说这是水鬼作祟。但用武林人士的说法,就是九煞岛的人把路过九煞岛的船全都扣住了,上面的人也都杀了。”

    洪辰想了想,道:“老伯,你觉得这两种哪个可能性大?”

    船主人一笑:“我觉得两种都没什么可能,秋季湖上起风起浪,碰上行船本事不好的船家,船翻人亡是常有的事情。没有什么水鬼,也没有什么九煞岛。如果真的有,我这么大年纪还能一次没碰见过?”

    洪辰若有所思——看来九煞岛是否真的存在于云梦泽中,都是个未知数。

    及至午夜,陈图醒来,酒劲未散,晃着身子,就要去船头撒尿,却见洪辰正站在甲板上凭栏而望,便一边解开裤子,一边问他:“这大半夜的,你不睡觉想什么呢?看夜景?这天上连个月亮也没有哇,星星也都被云给挡了。”

    洪辰侧过头来问陈图:“你为什么要答应那些人来找九煞岛。”

    陈图说:“简单,方便。我们只要找到九煞岛,他们就把捂得严严实实的神兵全都双手奉上,不比我们挨个登门去要省事儿多了?那些人要真铁了心不交出来,我们就得天天和他们打,不累得慌啊?”

    洪辰又道:“但若是找不到呢?”

    “找不到就找不到。”陈图说,“找不到九煞岛,也不过耽误上十天半个月而已。然后再按原来一样行事,就当这十天出来游山玩水了。”

    “你以前不是很赶时间么?连寒鹃谷都一天也不想多待,这时却又舍得拿十天出来游山玩水了。”洪辰顿了顿,道,“我心中有些担忧。”

    陈图问:“你担忧什么?”

    “我感觉所谓的寻找九煞岛,还有青武盟,实际上只是一场骗局。”洪辰说到这,语气变重了许多,“一场针对我们两个人的骗局。九煞岛并不存在,只是一个障眼法,当你答应成为盟主的一刻,我们就半只脚踏入了陷阱之中。”

    陈图一笑:“何以见得?你凭什么说九煞岛是骗局,是陷阱。”

    洪辰说:“事出反常必有妖,我横竖想不通他们为什么要让我们来当盟主,翻来覆去睡不着,直到刚才,猛地明白了——不管九煞岛是否真的存在,他们让我们来寻找九煞岛,都绝对没有安好心。”

    “我也知道他们没安好心。”陈图说,“但这对于我们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洪辰疑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