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19章 归义司
    棍起似疾风,棍落如骤雨,查雨归只觉许久都未舒筋动骨过的身体此刻无比酣畅淋漓,尽管手臂上传来一股又一股越来越强烈的震感,仍强忍着一口气将三十六棍全都打完。及至最后一棍,查雨归终是用老了力气,被洪辰一刀震得倒退了四五步,长棍拄地,才算站稳身子,嘴唇颤了颤,而后“哇”一声吐出口血来。

    “师父?!”

    马四海大叫一声,得意之色荡然无存,匆忙奔至查雨归身边,伸手搀扶。

    查雨归却撇开了马四海的手,忽然两声大笑:“哈哈!哈哈哈!”笑声又戛然而止,随之响起一声长叹:“唉。我果真老了。”

    马四海劝慰道:“师父,你身体不好,就输了一招而已。”

    查雨归和齐越都摇了下头。双方交手过程看似势均力敌,但结果是一个倒退五步内伤吐血,另一个站在原地毫发无损,可见实际是查雨归所有进攻全被洪辰轻松写意地全挡下了。孰强孰弱,再明显不过。

    “神医,得罪。”

    洪辰对查雨归一拱手,随即转身从齐越身边走过——云墨派与江河帮再没一人来阻拦。

    下了石桥,洪辰前路畅通,心中却很茫然:不知要去往何方才能找到季茶,又隐隐有些担心,季茶会不会一去不复返,就和花掉的那些大币一样,永远都回不到自己身边?或者未等找到,就出现了什么意外?记得在桃源养的竹鼠,有只某天突然不见,几日后只在河边寻到了炭火的痕迹和几根骨头,师父怀疑是卖鱼强偷的,上门理论,被卖鱼强一脚踹了个跟头。

    正当洪辰满脑子都是竹鼠的时候,天上忽响起了一声尖锐的唿哨。

    街两旁的屋檐上,哗哗哗跳下来一道道身影,每个人都一身紫衣,身上带着各式的兵器。屋檐上还留着一些人,尽皆挽弓引箭,许多箭簇被月光照到,反着亮。街的尽头,有三个人背着月光走来,月光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

    洪辰离开未远,那群紫衣人的出现,让江河帮,云墨派,以及断玉堂的人,都吃了一惊。

    “归义司?他们怎来了!”章子追的胡须颤了两颤,眯起了眼睛,“不行,我们也去看看。”便带着帮众往前方走去。

    齐越也率领师弟师妹们跟上。查雨归轻抚了一下胸口,拔腿亦要过去,马四海拉住他道:“师父,咱们金盆洗手,只当大夫,不掺和江湖上的事儿啦。”

    查雨归一把将其甩开:“这件事,我要管。”

    马四海凝望着查雨归的背影,想起几多年前,夜墨江上,面对上百个水盗,师父一人一枪,也如此刻般坚定,顿时觉得浑身的血都在发热:“师父,等我!”

    两侧跳来的紫衣人,已围成一个圈,只留下一个豁口,等着街尽头的三人。

    洪辰停住脚步,说:“你们也来拦我么?”

    紫衣人们没有开口,却从正走来的三人那里,接连传来三道声音。

    “大虞天子,神文圣武!”

    “万民三州,王臣皇土!”

    “义勇志士,天命归途!”

    每个字都喊的很大声,每句话都拖着很长的音。

    最后一道声音落下,三人终于背着手走到了洪辰面前。

    他们打扮和其他人类似,紫袍黑靴,但衣服上用朱红的线绣着云朵般的花纹,衣领、袖口、腰带、袍摆乃至靴子上都镶着金边。

    其他紫衣人这时齐声把三句话又喊了一遍:“大虞天子,神文圣武!万民三州,王臣皇土!义勇志士,天命归途!”声音那是个震天响,但街上所有住户没有一家掌灯开窗来看热闹,有几家原本亮着灯火的,窗子也暗了下来。

    洪辰皱起了眉:“我听不懂什么土什么主。我不想有人受伤,只想你们让路。”

    三人中,一个身材精瘦的鹰钩鼻的中年男人,突然开口一声大喝:“活的就行!”背在身后的双手倏然探出,却是抓着一对金色长短锏,照着洪辰腰间扫来。

    洪辰提刀一挑将长锏格开,短锏却往大腿抡来,身子一歪躲过去,耳边风声又起,余光瞥到右侧两道雪亮的锋刃,便弯腰矮身中顺势挥刀,正劈在一双银色短戟上,手腕一抖,借着兵刃相交的冲力,整个人震起升空,脚尖点到了一个原本砸向自己脑门的铜锤上,再运力一踩,身子直往人群外飞。

    屋檐上那些拉弓的人陡然放箭,洪辰手挽刀花,劈落了十几支箭才落地,而那三人趁此间隙,又把他围起,挥舞兵刃又一阵猛攻,电光石火间,不知已交手了多少招。

    章子追等人这时也已赶来。马四海从一众江河帮帮众中间挤过到了最前,看到洪辰以一战三的场面,惊道:“这些人武功好高!”又道:“但一定没师父高。”

    查雨归死死盯着前方,面色凝重:“他们是天云三猛,哪一个名气都比我大。”

    有名云墨派弟子不以为意,道:“天云三猛?完全没听过。”

    章子追有些不满地说:“小朋友,你少说些话,他们名满云州时,只怕你还尿裤子。”

    齐越开口说:“天云三猛,我倒听说过。他们是同父异母的三兄弟,二十年前在天州云州相接一带十分活跃,到处行侠仗义,惩奸除恶,做了许多好事。只不过十几年前销声匿迹,江湖上再少有消息。师弟师妹们没听过也属正常。不知者随心之言,并非对前辈们不敬。”

    “他们进了归义司,成了庙堂人,自然再少和草莽们打交道了。”章子追继续说,“我还被他们三个追杀过,印象深的很。老大宇文猛,一对长短锏刁钻古怪,灵活刚猛兼具;老二宇文刚,弓马娴熟,擅用双短戟;老三宇文勇天生神力,使一对大锤,我做水盗时的大哥‘水狮子’就是被他一锤砸烂了脑袋。亏得我水性好,才躲过一劫。”

    一名云墨派弟子问:“那他们三个,打得过洪辰吗?”

    章子追摇头说:“能接下查大夫整一套六疾棍还反震得查大夫吐血,他的刀法内功都是当世一流,只怕你们云墨派正值春秋鼎盛的高手们里,能胜过他的,都没几个呢。”

    这话说得云墨派弟子们直皱眉,但也不得不承认,宋霄师叔当初也就和他是个势均力敌的局面而已。

    马四海说:“你意思是,他们也胜不过洪辰?”

    章子追依旧摇头,道:“你听过有句话叫‘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么?洪辰只被动抵挡,从不下主动的杀手。天云三猛出手又毒又辣,且身负数十年积蓄的内力,周围还一群归义司紫衣卫虎视眈眈,上有箭下有刀,背地里又不知道藏着什么毒药暗器。处境于他而言,大大不妙。”

    查雨归突然往前走,马四海忙问:“师父,你去干什么?”

    查雨归说:“我要先问他些事,他被归义司的人带走,我就问不到了。”

    章子追叹了声:“唉。查大夫,好多年过去,我以为你连那杆枪都不在意了,心中已没了惦记。原来还是放不下。”

    “流水有意,落花无情。那杆枪让人徒增伤感,丢了也罢。”查雨归一声萧索唏嘘,“但若能再见她一眼,我死也愿意。”

    正当此时,空中忽起了猎猎风声,许多人抬头望去,只见一道身影划空而过,落到一处屋檐上,踹飞了那里的紫衣卫,朝天云三猛的方向扔了好几坨黑乎乎的东西,接着便是一声怒骂:“三个人打我媳妇儿一个,好不要脸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