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0章 弹剑人
    宇文猛察觉天上有异物飞来,以为是暗器,便弃了洪辰,留两兄弟跟他打,自己一步跃起空中,先挥长锏后扫短锏,那几块黑乎乎的东西竟直接被打炸,碎屑散了漫天。

    “当心是毒药!”

    宇文猛一声吆喝提醒众人,同时抖了一下袍摆,将迸射向自己的碎屑们尽数兜起,鼻中却已闻到一股特殊芳香,心中大道不妙,当即落地运功逼毒。

    其他紫衣卫也慌忙躲闪,生恐身上溅上一点。查雨归先是怔了下,接着哈哈大笑起来。马四海吸了下鼻子,咂咂嘴道:“可惜了几块乌云糕。”

    一名紫衣卫捡起一块碎屑,用手指碾了碾,又放鼻子上闻了闻,最后伸出舌头舔了舔,喊道:“统领,不是毒药,就是块蒸糕!”

    江河帮、云墨派众人闻言都一阵哄笑。

    宇文猛停止运功,低头从袍摆上捏了一块黑物观察,随后老脸腾地一红,鹰钩鼻的鼻尖都在抖,不知是尴尬还是愤怒,抑或二者兼有。

    屋檐上,季茶背竹篓,握一杆极细的长枪,身形飘忽如鬼魅,一边抬腿蹬脚把紫衣弓箭手们逐个踹下,一边戏谑地朝着下面大喊:“亲娘嘞,我送乌云糕给你们吃,你们竟不领情。不吃糕,就是不给我采茶人面子。更何况你们还欺负我媳妇儿,实在不要脸。我采茶人好歹是云州有头有脸的人物,怎能任人骑在头上?今天非得把你们这些没脸皮的朝廷鹰犬好好修理一通不可。”

    正挥着双戟的宇文刚,连听季茶喊了两声“媳妇儿”,吃惊之余,不由细细地往洪辰身上打量,心道,原来和自己交手的人是个小娘们儿?没准还真是。这唇红齿白细净面皮儿……就是有点太平了。分心之余,一招稍有疏忽,手腕被伐竹刀的刀背拍了一下,顿时松了力气,一柄短戟脱手落下。

    本来遭受三人围攻,洪辰虽暂时突围不出,却也稳立不败,现在少了一个宇文猛在身边,优势顿显。拍掉宇文刚一柄短戟后,又磕掉了宇文勇一只铜锤。二人各失了一支兵器,战力大减,再拦不住洪辰,被他冲进了外面的紫衣卫当中。

    紫衣卫们各抽刀兵,却如被砍伐的竹林一般,唰唰地接连栽倒。不过多少也给洪辰带来点麻烦,等他冲出紫衣卫的包围之时,天云三猛重新拿好了兵器,又把他围住一番激斗。

    天云三猛自幼一起习武,对彼此武斗章法和出招习惯都熟稔于心,每一人几乎不用看另二人,就知道他们接下来的动作招式,配合默契,三人联手作战的实力远高于三个实力差不多的高手,逼得洪辰又只能在包围圈里招架。

    季茶从檐上跃下,欲要支援洪辰,被紫衣卫们团团围住,左突右闪也找不到空隙,手上长枪抡扫出去,却总被各种刀兵弹回,忍不住大骂:“什么‘点钢碎玉枪’,鸡毛掸子都不如!”

    一个云墨派弟子看到季茶背着的竹篓,伸手指去,惊道:“这人的竹篓,和那日茶摊上与刘师弟拌嘴的驼子竹篓一样,连盖在上面的布都是一块。怪不得一直吹嘘采茶人,原来自己就是采茶人!”

    齐越拔出刀,说:“采茶人有杀死王掌门,加害王师妹的嫌疑,我们不要被归义司抢了先。”

    云墨派众人随他一起冲去,一根长棍却拦在他们前方。

    “前辈,何意?”

    齐越停步问道。

    查雨归并未回答,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采茶人是魔教的?”

    齐越答道:“不敢完全确定,但一般只有魔教中人,才会使幽冥鬼掌。”

    查雨归又望着章子追说:“伤你的,也是此人么?”

    章子追没说话,只点了下头。

    查雨归悠悠一叹:“那很抱歉,我要问那二人一些事。无论是归义司,还是云墨派,都不能带走他们。”

    “门派之命不可违。前辈,得罪了。”

    齐越腰背略弓,身体绷紧,准备起刀。忽有一只手爪牢牢攥住了他手腕,齐越侧目一看,发现是章子追。

    章子追眯着双眼,脸上挂着藏不住假的笑:“小朋友,陪老朽练练。久闻云墨派‘刀帝’之名,倒想看看他弟子刀法究竟如何呢。”其他江河帮帮众,这时也把另外四个云墨派弟子拦住了。

    查雨归深深望了章子追一眼,然后把手中长棍扔给马四海,自己转身直奔季茶洪辰方向。

    “师父等我!”马四海紧跟查雨归,师徒二人一前一后冲进了紫衣卫人堆里。查雨归一双肉掌直接开路,一掌就能震飞一个紫衣卫。马四海疾抡长棍,帮师父荡开周围攻过来的兵刃。

    终于冲到季茶面前,查雨归一伸手:“枪给我,我带你们走。”

    季茶直接把长枪一扔:“破玩意儿,给我我还不要呢!”长枪枪杆不过二指粗细,不知是什么木材造的,弹性极大,玄铁铸的枪头却有些重。季茶挥舞之时,往往手臂已转了个半圆,枪头才刚划出个不超过三十度的弧,和敌人刀兵相交之时完全使不上力,直接就被弹回来。

    查雨归接过长枪,那双常是惺忪的睡眼,竟变得精光四射,抬手一抖,枪身如鞭子般扫进了人堆,撞到一个人身上后,又借着冲力反弹到另一人身上,且每一次反弹,振幅力道都较上次更大,手一落一抬,便一气荡飞了七个紫衣卫。马四海大声叫好:“这就是师父的‘一枪七杀’!”季茶看得惊诧,原来这枪是当鞭子玩的?

    有了马四海和查雨归相助,紫衣卫的密集包围圈终被打散,彼此间有了不小距离,季茶见缝插针,进一个缝隙就抬手给旁边的人来上三拳两脚。马四海的六疾棍有查雨归七八分神韵,且多添一股子刁钻精悍,又准又狠,专挑人关节要害攻击。查雨归一杆长枪如游龙入海,所向之处无人可挡。

    三人只打了几十息,普通的紫衣卫几乎全都倒地不起,没再战之力。

    宇文猛余光瞥到紫衣卫战况,见三人向自己这边来,顿时喝道:“查雨归,谁给你的胆子来和归义司作对?你不仅要没头发,还要没脑袋!”

    查雨归喊话道:“天云三猛,你们从前为云州解决了不少盗匪之患,我并不愿和你们动手,伤了英雄好汉。也希望你们先放过这二位,让我带他们走。等哪日我完成心愿,自会主动投案领罚。”

    宇文猛咬着牙说:“等你投案领罚?你当我是傻瓜?何况我抓的是魔教贼子,你投案领罚有屁用!”

    宇文刚小声道:“大哥,这一个小娘们儿咱就难对付,要加上一个查雨归恐怕咱要吃大亏噻。好汉不吃眼前亏,给他个台阶下,咱跑了罢。”

    宇文勇立马反驳:“什么小娘们,这分明是个男的。”

    宇文刚也反驳他道:“不对不对,要是男的,为什么另外那个男的喊他‘媳妇儿’?”

    宇文勇想了想,说:“说明那个男的是女的呗。”

    宇文刚感觉到了一阵迷糊,苦苦思索终于找到了应对之语,但因为走神,没等“如果那个男的是女的,这个男的不是女的,也是这个不是女的的男的喊那个是女的的男的‘媳妇儿’,而不是那个是女的的男的喊这个不是女的的男的‘媳妇儿’”这句话出口,一双铁戟又被洪辰打掉了。

    三人围攻洪辰的阵型瞬间破掉,宇文猛宇文勇各被洪辰劈退好几步。季茶飞身过去把那双铁戟拿在了手中,查雨归绕到宇文勇身侧,见其有些脱力,直接长枪一动,挑飞了两柄铜锤。转瞬间,天云三猛只余下宇文猛一人尚有兵刃在手。

    “媳妇儿,咱走也!”

    季茶嘻嘻一笑,双手拉住洪辰肩膀,脚尖一点,就要带其飞到房顶上。

    “哪里走?不必走。”一道空灵人声,陡然敲击在长街每个人的耳膜上,震得不少人头晕目眩。

    查雨归骇然斜望,只见遮月的云朵倏然流散,一处三层楼阁屋顶上,不知何时盘腿坐了一名黑发散乱,衣袍不整的紫衣卫,披着黯淡月光,腿上搁一柄长剑,双手在剑身上轻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