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06章 月关镇
    “若九煞岛连云墨派都能动,只能说他们的高手实在太厉害,厉害到根本无视天下所有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谁也管不了他们。”

    其实直到现在,洪辰都不确定九煞岛是不是真的存在,但只能暂定有一伙极强的人隐藏在暗处,不清楚他们的真实目的。

    和凤含羞同行之后,三人又继续往北走,一路经过沱江,金鞭溪,天门山,神笔峰等地找寻当地帮派首领,却知人家也没坐以待毙,一个个早早就出门避险去了,谁也不知道他们目前身处何地,是生是死。

    遍寻多地无果后,几人在寻了个河边空地支起个火堆休息吃饭。凤含羞似乎没什么吃东西的心情,对着烤鱼好久也没动一口,忽地幽幽叹道:“九煞岛神通广大,他们逃就逃得了吗?一旦被觅到踪迹,没了别人在一旁相助,只怕死得更快。”

    洪辰摇头道:“从我们之前经验来看,就算那些早晚都有人在一旁保护值守的,一旦到了晚上,照样会被九煞岛的人摸过来杀死,只会牵连更多的人受伤或者被杀。”

    陈图说:“我们往南去吧。”

    凤含羞问:“我们为什么往回走?”

    陈图拿起皮囊,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抹嘴道:“往南走,不是往回走。再往北又要钻进一片茫茫大山里,与外界隔绝得更厉害,也没几个门派了,就算有,估计也都和先前几个一样自己不知道往哪儿逃了。现在及时往南行,兴许还能救更多人。”

    洪辰心想,陈图这分明嫌弃是北边几个门派太小,也没出名的兵器,不想过去。但毕竟自己来都来了,便道:“我想去北边看看。那你和凤帮主往南走,我的马脚程快,先去了北边,回头再赶过去和你们会和。”

    陈图笑着说:“分头走也行,可为什么让我带着凤帮主,你自己不让她跟着?凤帮主的马也是千里挑一的良驹啊。莫非北边有你小情人?”

    一旁的凤含羞心里思量,陈图是盟主,红茶是副盟主,本领自然该是陈图强一些,跟着也更安全,便开口道:“我和陈盟主一起罢。北边这几家门派同气连枝,应该早就聚到了一起,找到了一个就等于找到了所有,也用不着我带路。南边的门派却比较分散,我比较熟悉情况,赶去方便。”

    陈图一想也是,便拿出地图,三人一起商量会和地,最终确定十日之后在青州南部靠近蛮州的青邵城聚首。临分别时,洪辰嘱托陈图:“一定要小心行事。死在九煞岛手里的一流高手都不止一个了,你们若是遇上九煞岛的人,也得保命为上。不可太贪心冒进。”这自然是告诫陈图,别打九煞岛手里拿走的神兵的主意。

    陈图听得出洪辰话里一丝,一扬手道:“行了行了,没准你碰上九煞岛比我早呢?你也得好好保重哇——就算不保重自己,也得保重好身上这口箱子。”抢来的神兵太多,洪辰与陈图各自的箱子里都装着一半。

    随后三人分道扬镳,陈图与凤含羞骑马往南,洪辰策马向北。一日后,洪辰行至北方清水洞,登门拜访,报明身份,却听清水洞的门徒说,洞主和几名长老已至更北的月关镇,与另外四家宗门帮派的高手一起,准备共同抵挡九煞岛。

    于是洪辰又赶到月关镇,此地的本土帮派为月关门,洪辰到的时候,整个镇子外围空无一人,往里走了走,方见一些穿着制式衣服的人走动,刚一走近,就被他们用兵刃指着要求不能再前进一步。

    洪辰见状道明自己是青武盟的红茶,此来是想对他们提供帮助。但那些弟子依旧不肯让步,只派了个人禀报进去,等了好一阵子,才有一帮子人来此迎接。一名眉宇间颇有忧愁之色的中年男子对洪辰一拱手,道:“原来是副盟主造访,在下月关门掌门岳观,有失远迎,实在抱歉。”

    其余人中,还有四人各报了姓名,分别是清水洞洞主等四家北部山区中势力的首领。岳观又请洪辰到府上一叙。一路上洪辰只见月关镇守备森严,只有这几家势力的门人,没有任何外人,一问方知,为了避免九煞岛的人混入镇内,这里的镇民和月关门的大部分家眷们都搬去了临近的乡集和村落。

    听了洪辰想让他们同行共保的想法之后,岳观和清水洞洞主等人交流了一下眼神,颇有难色地说:“其实我们一开始听到九煞岛现身杀人的消息后,也想去东边与几家大门派会和,以寻求庇护。但思及路途中有可能被九煞岛趁虚而入,就打消了这种念头。而今我们费了好大力气,才驱散镇民,把月关镇变成了无人可以入侵的铁桶,就算红盟主盛情相邀……这些努力总不能白费。还是不麻烦您啦。”

    洪辰说:“虽然九煞岛外出杀人的人数量和实力都未知,可是,外面已经死人的大门派里,守备比你们更周密的都有,照样也没防住他们的袭击。我建议人多不如人精,我们几个人白天一起赶路,晚上轮流守夜,一直到与他人一起会和,各路武林高手一起思考对策,才是上好策略。”

    然而岳观等人依旧推辞,洪辰连番言语未能说服,最终也没心情留下来吃饭,就骑马离开了月关镇。而洪辰刚一出月关镇,在后面目送他离开的岳观等人就你看我我看你,脸上皆出现了古怪笑容。

    清水洞洞主说:“这红盟主还真是异想天开——九煞岛的人只要想杀人,凭他能帮我们挡住?真是不自量力。别人自保都来不及,他还真把自己当成急公近义的武林盟主,想拯救青州武林呢!哈哈,就让他自己去送死吧。”

    岳观也一笑:“是啊。我们让机关师在府上设下了重重机关,埋伏下了天罗地网,九煞岛的人若是敢来……哼哼吗,只要他们不是三头六臂钢筋铁骨的妖怪,便伤不到我等,只会白送性命。这红茶也真是可笑,我们当初簇拥他当盟主,本来就是为了借机除掉他和陈图这两个强盗,只是没料到九煞岛的事竟不是有人的恶作剧和玩笑,是真的而已。他想当武林盟主就让他当去,反正稳坐家中安危无虞的是我们,哈哈。”

    其余几人闻言都发出笑声,脸色十分自信。到了夜里,几人和心腹们住在了月关门中一座完全由钢铁打造的大房子中,门窗全部封住,只留几处拳头大的气孔透气。夜半时分,众人忽陆续被热醒,只觉墙壁滚烫,整个铁房子里热得不行。岳观大叫:“不好,有人在外边放火了,快逃!不然我们要被烤死在这里!”随后打开机关门,率先从房子里迈步冲出。

    可刚一出门,一柄雪亮的刀就迎接向了岳观的头颅。岳观此生所见最后一幕景象,便是一名系着头巾和面罩的黑衣人,站在熊熊大火中,挥起刀,发出了一声瘆人的笑:“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