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11章 落塞鸿
    天色刚明,熹微日光像是冻在了云层之中,树丛掩映的山间石道更显晦暗。一滴晨露摇摇而坠,摔碎在青色石阶上。

    一双又一双的靴子咯咯地踩过狭长蜿蜒的山道,靴子的主人们也就进入了藏在深山之中悠久门派,在几名年青小徒的指引下,逐一拜会了耄耋之年的宗主,随后列坐院内,饮山泉香茗,吃瓜果蜜饯,等待午宴开始。

    无量宗主许观海头发已不剩几根,纯白的胡子垂到了胸前,身子瘦削却丝毫不佝偻,腰杆十分直,将一身灰褐长袍撑得笔挺,精神相当矍铄,一双眼睛瞪得老大,看向来访宾客之时,其中总放着精光。

    院落中的百来名武林人士,虽神色有戚,但还在各自谈笑。

    “放眼如今青州武林,恐怕没有一人资历比许宗主更老了,也唯有许宗主,才有这等气度,别人在心惊胆战地面临着九煞岛来袭的危机,他依然敢庆祝七十八岁寿辰。”

    “话说许宗主的寿辰真的是今日吗?虽然和无量宗离得不远,可几十年来,我还是第一次来参加许宗主的寿宴呢!”

    “许宗主一向低调避世,只在宗内教导徒子徒孙,他的门人在江湖上也多以走镖跑商为生计,很少铺张行事,估计这也是眼看着九煞岛的事情愈演愈烈,想趁着九煞岛还没来无量宗,先把最后一个寿辰过了,免得留下遗憾。”

    “嘿嘿,我要能活到许宗主这么大年纪,也知足啦!”

    “算了吧,咱们习武之人,青壮年时身体强健,一旦老了,病痛一来,活得就比普通人还要难受,不如趁着年轻好好享受,免得到了快入土的时候,想体验一番世间繁华,都有心无力,追悔莫及。”

    宾客们有的彼此熟络,有的互不相识,一堆一堆扎在一起,各聊各的,人员虽多,倒也不显得多么嘈杂。

    到了午宴之时,众人列坐各桌,无量宗的门徒们呈上来一盘一盘的山珍,一坛一坛的美酒,老寿星许观海向着人们举杯道谢,大家也都纷纷送出各种祝寿之语。忽然之间,两道身影从屋顶冲下,皆是黑衣黑帽,黑布蒙面,手中都攥着兵刃,朝着许观海袭来。

    “什么人?”

    “九煞岛杀手!”

    “是冲着许掌门来的!”

    宾客们尽皆惊惶躲闪,生恐被杀手误伤。谁都没想到,杀手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堂而皇之动手。九煞岛凶威,已深深烙在青州武林人士脑海之中,来祝寿的宾客们大多又只是小门小派之人,就算个别人有去拦杀手的胆子,也没拦杀手的能耐。

    许观海倒气定神闲,从拐杖之中抽出一柄寒光闪闪的长剑,迎向两名杀手:“九煞岛的人,可终于来了!”

    哗啦!

    咔!

    眨眼间,许观海已用长剑和两名杀手数个回合。杀手都用的刀,攻势凶猛,刀刃上都裹着刀罡,显然至少也是内功练到了第五境的高手。即便许观海剑法纯熟老成,此时也险象环生,衣衫已被斩碎好几块,仿佛随时都会倒在杀手们刀下。

    就在这时,宾客中忽又冲出来两道人影,各攥一把刀去帮许观海。宾客们先是叫好,随后心中只道怎么去了两个送死的,紧接着却见那二人竟然武功非凡,直杀得两名杀手节节败退,使得战局一下子彻底逆转。

    “许前辈,红盟主,抓住矮的那个,攻他下路,断他腿脚!”

    于塞鸿向着洪辰喝道。

    他们二人连夜来到无量宗,此时果然蹲到了杀手,且甫一交手,于塞鸿就看出两个杀手中身材较矮一人武功较低,打算先集中三人力量打残其中一人,这样便能至少抓住一名九煞岛杀手。

    洪辰趁着刀锋碰撞时,运使内力,以《藏锋刀》中的震刀技巧,遽然一震,直震得那名矮个子杀手虎口崩裂,手臂发麻,锃亮钢刀脱手而出。

    “抓住他!”

    于塞鸿拦住另一名杀手,让许观海和洪辰彻底拿住失了兵器的矮个子杀手。

    可就在这时,从房顶上又冲下一道身影。

    同样是黑袍遮身,同样的黑布遮面,只不过此人手中兵器是剑,且是用左手攥着剑。

    用剑的杀手从天而降,凛冽剑锋直指正背对着他的许观海后心,目光瞥到他的于塞鸿大叫一声“许前辈小心”,同时身子一错,绕过身前对手,向着第三名杀手挥刀相迎。

    洪辰却从第三名杀手掠空之时发出的声响中听到一种危机感,忙道:“小心!”同时一甩刀锋,斩出一道刀气,想先用这道刀气,拦住第三名杀手的身形。

    然而第三名杀手于半空中又一挥右手,从宽大的衣袖中伸出来一柄短刀,同样斩出来一道刀气,和洪辰的刀气互相撞了个稀碎,身子从破碎的刀气中穿过,左手中长剑方向未有一丝改变。

    砰!

    噗嗤!

    两道声响都极为短促,在场的宾客更是无法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们只看到了结果——一柄长剑贯穿了于塞鸿的胸膛,有半尺从其后背透了出来,而于塞鸿拦在前面的刀竟不知何时没了刀刃,只剩下一个刀柄。

    “于大侠!”

    洪辰目眦欲裂,挥刀去攻第三名杀手。而第三名杀手一抖长剑,把于塞鸿半边身子都斩断,剑锋撞到洪辰刀上,竟借着碰撞之力再度腾空而起。之前两名杀手一人拽住第三名杀手的一只脚,随着他一起蹿到了三丈空中,随后凌空飞跃,冲往下山方向。

    洪辰立马朝三人追去,可那三人轻功异常敏捷,又进了复杂山林之中,躲的总比抓的占据更多主动,洪辰就算尽了全力,追出去三四里地后,视线中便失了他们身影。就算循着一丝弥漫在空中的血腥味一路寻觅,到了一条溪边后,便再没有任何踪迹。

    洪辰直叹大意,自己和于塞鸿见了两名杀手出现,就以为守株待兔之计成功,现身出手了,却没想到九煞岛还有第三名杀手在,并且其还有一剑杀死于塞鸿的实力。结果却是九煞岛杀手无影无踪,白赔掉于塞鸿一条性命进去。

    “那个人的剑法,我好像见过……”

    洪辰回想起第三名杀手所出的那一剑,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也正是感受到了那一剑中的危机,才提醒于塞鸿小心并以刀气相助,可惜却还是没救下于塞鸿性命。

    如今已丢掉杀手踪迹,洪辰只好快步往无量宗方向走,路上还一直回想着当时情状。忽然间一道灵光从脑海中闪过,洪辰脚步一停,身子一颤,忍不住自语:“那一招,难道是落塞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