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2章 刀空山
    听到罗轻寒将洪辰的刀法抬高到云墨派与北海昆仑宗之上,长街众人没有一个不感到吃惊的。

    他们目睹了洪辰力战天云三猛,承认其刀法出神入化,武林中少有人敌。但各大流派的刀法传承都经历了岁月考验,造就出许多武林大宗师,云雾山上的“刀帝”被誉为百年难遇的绝世刀客,名气还在“剑狂”罗轻寒之上。如何就能说洪辰的刀法流派,胜过云墨派和北海昆仑宗?

    几个云墨派弟子最是愤懑不平,张口想反驳。齐越伸出食指抵在唇上,示意他们别说话,又放下手指,轻声道:“这位罗前辈素来自在放纵,有时形容难免夸张,大家当不得真。”

    一名师弟还是忍不住问:“可他真若生性倨傲自由,又何以加入归义司,成为紫衣卫的指挥使?”

    齐越摇头,并未回答。

    洪辰则有些迷茫地望着罗轻寒:“你的话太绕了,有好多词我也听不懂。但我猜你是在夸我。”

    罗轻寒笑着说:“心思单纯,怪不得小小年纪,就练成了返璞归真的无双刀术。谁传的你刀法?”

    洪辰说:“没人传过我刀法。”

    一名紫衣卫抬头喊道:“指挥使,他在胡说!那会儿我们埋伏时,听他在石桥上说的清楚,他有一个师父,住在不知什么地方的竹屋。”

    洪辰转头看向他:“大哥,我是有师父,但他并没有传过我刀法。”

    罗轻寒问:“他传的你内功?”

    洪辰转回头来:“内功?也没有。我师父只教我如何养竹鼠。”

    罗轻寒一对长眉皱了起来:“你诓我。”

    “真没有骗你,我师父只教我养竹鼠。”洪辰继续否认,接着反过来问道,“刀法一定要有人教吗?”

    “确实不一定。我的剑法,就是我自创的。”罗轻寒点了下头,又狐疑地盯着洪辰,“难道你的刀法,也是你自创的?”

    洪辰摇头:“我不会刀法。”

    长街上的所有人,包括罗轻寒都是一怔。

    罗轻寒“哼”了一声,道:“看你一脸老实憨厚相,以为你不会诓人。原来你是撒谎不眨眼。”右手握剑扬起,剑锋对着洪辰:“你不说也不打紧,我的剑会问出来。”

    洪辰已习惯讲实话却被别人当说谎,也没反驳罗轻寒,只叹了口气。

    这一声叹于罗轻寒看来,却无疑是接下挑战时的蔑视挑衅,当即向着紫衣卫们道:“给他柄刀!”

    马上便有个紫衣卫双手捧了柄刀刃雪亮的三尺钢刀过来。季茶忽开口说:“这只是把普通钢刀。罗轻寒,你手中的可是名剑‘凋碧树’,分金断玉,削铁如泥,岂会公平?”

    罗轻寒说:“不错。但我喜欢我的剑,不想用别的剑。”接着对紫衣卫们道:“拿你们最好的刀来!”

    季茶抬手一摆:“不用,我这有刀。”取下背后竹篓,揭开麻布,伸手摸索几下,从中拎出来一柄漆黑如墨的二尺短刀。

    “此刀名为‘空山’,为一整块百炼玄铁所浇铸成,坚硬无比,在云州兵器谱排行第三十七,曾是铁拳帮帮主藏在秘库的传世宝,二十天前被我‘借’了来。”

    季茶讲着黑色短刀的来历,细长手指从刀身上拭过,众人看到这柄刀竟然没有刃锋。

    马四海见状忙说:“这把刀只是材质好才上了兵器谱,连刀锋都没有,怎么做武器?季茶兄弟,你换把刀给洪辰兄弟罢。”

    查雨归呵斥道:“你懂什么?刀剑并非越锋利越好,殊不知‘重剑无锋,大巧不工’!”

    一旁,章子追也说:“洪辰小兄弟的刀法原本就无甚锋芒,少以刀刃对敌,往往攻势不足而守成有余,用这柄刀的确合适。”

    待洪辰接过“空山”,季茶用力拍了拍他肩膀,说:“拿了我的刀,你一定能打败罗轻寒,一朝武林成名!”但心里却在盘算,过会儿其他人注意力都被洪辰和罗轻寒的刀剑相斗吸引,自己正好溜之大吉。

    有道是“死道友不死贫道”,何况洪辰本身没犯过什么事,被归义司捉拿走也无罪可治,最多过程中受点拷打,自己请他吃过一顿九州全席,也算对得起他啦——多少人做梦都想挨一顿揍就能换顿九州全席呢。

    可这想法刚冒出来,季茶就发现,天云三猛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自己身边,顿时又一阵心中叫苦。

    长街上众人自觉离得洪辰和罗轻寒远了些,足留出来十多丈长的地方。罗轻寒一声未吭,突然挺剑直刺,蝉翼般的薄锋于夜幕下几乎看不出形迹。

    洪辰抬手挥刀,看似斩向空气,却碰出了一道明亮火花。罗轻寒倏然收剑再刺,洪辰从容挥刀再挡。一把是薄到快透明的剑,一剑接着一剑,一柄是黑到与夜融为一体的刀,一刀接着一刀。长街上的众人已看不到刀和剑,只能看到两个人的手快得像天际流星。

    渐渐有破碎的剑气刀气流窜出来,斩碎了街上的石板,两侧的瓦檐。直过手了一百招,两百招,谁也不见胜,谁也未见负。许多人看得直瞪眼:名不见经传的少年,竟与名满九州的大剑侠平分秋色!天云三猛与查雨归等人一开始能看出来,罗轻寒是留着力的,一直在试探洪辰的招数。但渐渐他们发现,似乎罗轻寒每添一分力来进攻,洪辰也能再添上一分力来防御。

    就连齐越看得久了,也对师弟师妹们说:“伐竹客的防御简直滴水不漏,他没有一个多余的动作是浪费的,将身体和刀用到了极致。和他相比,我们总循着刀法套路用刀,脑海和身体总忘不了那些一板一眼的招式,会做许多无用功。刀法流派高低且不论,我们用刀的手段,的确比他落了下乘。不过也不必妄自菲薄,我们刻苦修炼,勤以修行,把云墨派刀法练到极为高深的程度,同样可以无招胜有招。”

    宇文刚一直盯着洪辰和罗轻寒的你来我往,不禁道:“这不知是小娘们还是小爷们的家伙,真厉害,跟咱打的时候好像还未尽全力。”

    宇文勇说:“不对不对,他那时也尽了全力。否则为啥不直接打败咱们,一直拖到有人帮他。”

    宇文刚道:“可是他能抵挡得住罗指挥使!忘啦,咱们三个人那次在罗指挥使面前,连五招都没撑住。”

    宇文勇又说:“这还不简单?罗指挥使故意让他呢!”

    宇文刚瞪起眼:“你错啦,罗指挥使一开始是让着他,现在可没让着他。”

    两人又开始互相辩驳,都觉得自己很有理,唯有宇文猛脑海中起了更多想法。

    洪辰现在发挥出的实力是比和自己交手的时候强,但并不是短短时间就有了长足进步,而是三兄弟并未逼出他更强的力量来。

    他的刀法几乎全是守招,而无进攻之能。和他交手有点像打一团棉花。用一成的力气,打不烂;用三成的力气,也是打不烂;用足十成的力气,还是打不烂。

    但又和打棉花有所不同,洪辰能以守为攻,把承受的攻势还回来。攻他越猛,受到反弹越大。之前三兄弟能与他僵持许久,全赖默契配合,互相化解掉了反弹攻势。倘若一对一的打,或者换成三个各自为战的同级别高手,早就一败涂地了。

    此时,洪辰与罗轻寒交手的声势愈发浩大,每一次刀剑相碰,都好似电闪雷鸣,街道与房屋已经被余波摧毁的一片狼藉,溅起的烟尘四处弥漫,逐渐遮挡住众人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