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14章 各疑心
    凤含羞说:“当时我们在陈图盟主保护下,成功打退两次九煞岛杀手的攻势,都以为他们能耐已经用尽,不会再来了,便不紧不慢地继续朝着青邵城赶路,到了西边山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却不曾想,到了一处崖间索桥前面时,那些黑衣人又和鬼魅一样,冒出来了!”

    说到这里时,凤含羞的脸色都比之前更白,好似依旧心有余悸一般:“他们就守在铁索桥的桥头,不仅有之前袭击我的全部人,还多了一个家伙。那人身材高大,一手拿着剑,一手拿着刀,抬手一劈,就将粗重的铁索桥直接斩断,彻底阻了我们去路!”

    听及此处,黎雪鬓立马道:“你们竟遇到了此人!”洪辰、许观海也忍不住一皱眉,武林里双手同使刀剑的人无比稀少,而拉起铁索桥的又不止一根铁链,能将其斩断的更不用说武功有多高,十有七八便与杀害于塞鸿的,是同一人。

    凤含羞微有些惊诧:“黎掌门也碰到过此人吗?”

    黎雪鬓说:“此人武功远超一般一流高手,我亦伤在他手下。就连于塞鸿于大侠,也疑似是遭了此人毒手。你们遇到他,处境当真不妙。”

    “到底是陈盟主英勇敢为。”凤含羞侧头看了一眼陈图,语气感慨,“面对那么厉害的敌人,陈盟主临危不惧,让我们掉头钻入树林,并泼酒放火,让早已干枯的松叶林迅速燃了起来,而且为了掩护我们先跑,争取时间,亲自在火场与杀手们打斗。我们这些人趁着火势出逃,这才得以保全性命。到了下半夜,陈盟主才从后面追来,与我们会和。”

    “哦?”黎雪鬓也看向陈图,“如此说来,陈盟主和那人交过手了?”

    陈图点头:“是哇。”

    “不知当时身在火场,陈盟主是怎样在九煞岛杀手们围攻下逃出来的?”黎雪鬓接着问道,“还请陈盟主告知我等,那些人都会什么样的武功,具体都是什么水平的高手。”

    陈图又摇头:“不知道。”

    黎雪鬓面色一僵:“陈图盟主想来与他们过了不少招,还望透露些许情报,以助我等共抗九煞岛之事。”

    陈图说:“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我还诓你不成?”

    洪辰有些明白过来,开口道:“你那时是不是喝醉了?”

    “还好,没全醉,只是半醉,但也记不太清当时情形了。”陈图笑眯眯地回看洪辰,“你也知晓我一旦醉了,就记不太清事情。剩下的意识,能找到凤帮主他们就已经够好了,哪还有精力去记住交手之人的武功?”

    黎雪鬓和其他人都大露疑惑之色,洪辰便向他们解释道:“陈盟主会使用一套极为厉害的‘醉功’,喝醉之后武功更胜平日,当时在江河帮荒州分舵,邓晶辉舵主与一干荒州武林高手都奈何不得他。想来就算九煞岛杀手厉害,陈盟主也可应对过去。”

    “原来如此。”黎雪鬓叹了口气,“看来那些九煞岛杀手三次袭杀陈盟主等人失败,才终于放弃,转而去了无量宗。此事也可见,那些九煞岛杀手对目标有多锲而不舍,不到无可对付的地步,会一直增人进攻,怪不得大多武林同道都无法幸免下来。”

    这时潇湘派的仆从也终于弄了些正式的吃食上桌,正巧也快到了吃饭的时候,便干脆摆了几张大桌,大家全都动起筷子来。

    席上,黎雪鬓又洋洋洒洒发言甚多,直说如今群侠毕至,当勠力同心,以抗来势汹汹的九煞岛。洪辰趁机把之前的建议又提出来一遍,众人商议之后,终于接受采纳。毕竟生死为大,各位帮主掌门们虽平日养尊处优,眼下也不得不和别人共居大室。

    只是便溺之事,还是有不少人不肯接受,尤其是几位女帮主,女掌门,都很不愿意。黎雪鬓便让潇湘派的人尽快在大屋周围加盖了好几处茅房,以供使用。

    在众人往大屋里搬床悬帘的时候,洪辰终于寻得了与陈图独处的空隙,拉他到了个角落里,低声问道:“与你交手的九煞岛杀手里,武功都是怎样的?”

    陈图说:“不是说过么?我喝醉了酒,什么都不记得。”

    “别人信了你的话,但我还能不了解你吗?”洪辰说,“你即便是全醉,也一定会记得当时的事,何况只是半醉。”

    “哼。”陈图环视四周,见别人都离得颇远,且在各谈各的,便同样低声对洪辰道,“我疑心我带来的人当中有内奸,才不愿细讲。”

    “果然你们的人里也有内奸。”洪辰深吸了一口气,“看来目前在潇湘派的人里,内奸都不止一两个。”

    陈图道:“你竟没有诧异,不好奇我怀疑的理由么?”

    洪辰说:“当我听到你们一夜遇袭三次时,就意识到了不对。首先袭击你们的人里面没有一流高手,只是一群二流高手。九煞岛的人是知晓你不在,才只派了那些人去攻击——估计就在同时,那两名一流高手则就去找你了。若只这一次,还能说是巧合,或者九煞岛在暗中窥伺已久,但之后两次,你们夜间赶路,若非有内奸一路留下痕迹记号,九煞岛杀手何以追上你们,甚至跑到你们前头去?这都是细想之后很觉蹊跷的地方。”

    “你还算聪明。”陈图又问,“你怎么发现的潇湘派有内奸?”

    “之前于大侠对此有所怀疑,才与我密谋去无量宗守株待兔,可这一去,于大侠便再也无法回来。”洪辰道,“这说明内奸不仅向着九煞岛的人通风报信,还密切关注着我和于大侠的行踪,即便我们是悄悄离开,也被他注意到了,并传信给了九煞岛杀手,用了一招将计就计,暗害了于大侠。”

    洪辰一直觉得,那用刀剑的九煞岛杀手,武功未必就强到什么地步。黎雪鬓曾有险败他的机会,陈图喝醉以后也能与他力斗,自己与其交手中也一点没吃亏,彻占上风。若是正面单打独斗,于塞鸿未必就会轻易死在其手中,但那一式“落塞鸿”实在太快太出人不意,才轻易要了于塞鸿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