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16章 五阳山
    时至十二月中旬,再过十多天,便是九州历的新年。

    倘若在北方天州、狄州、羌州等地,现在已会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景象。

    然而在地处九州最南的蛮州,依然温暖如春,甚至有的日子天际无云,烈日高照,人会热到连穿身布衫都唰唰往下冒汗。这于自小在北方长大的洪辰而言,很是不可思议。

    但更奇异——倒不如说更诡异的是,这些日子以来,无论是青州,还是蛮州,都再未出现九煞岛杀手的消息。从无量宗与洪辰相遇之后,他们就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有现身青州任何一地,也没留下什么通告武林的讯息。

    按照陈图的说法,是“九煞岛的杀手也是人,该过年的时候还是得过年,都忙着杀猪宰牛烤羊羔去了,谁还出来乱晃”。

    这段时候,与洪辰陈图同行的各派掌门陆续辞别,到了今日,凤含羞与许观海两个人也终于要回返青州了。一段时日下来,几人彼此处出了交情,陈图便倡议吃一桌饯别宴,地点就挑在酒最香菜最好的酒楼。

    荒州蛮州名称皆沿袭古称,数百上千年前,这二地都是尚未开化的蒙昧蛮荒。如今时过境迁,荒州已号称天府之地,蛮州虽还有很多地方不甚开化,但也有不少城池富庶繁华,四人目前所在的五阳城,便是蛮州有名大城,设宴之所,则为遍及九州的天临客栈。

    雅间里,许观海举杯道:“陈盟主,红盟主,你们的武功,在差不多年纪的人里,实在是老朽生平仅见,行事性格,更是武林奇葩,令人由衷钦羡。今日一别,老朽尤为不舍,不知何日才能再相逢。此杯敬二位,愿二位能早日达成心愿,做成想做之事。”

    凤含羞也道:“也欢迎二位盟主以后有空再来青州凤凰游山玩水。前次来的匆忙去的也急,也没赶上最好的时候,来年春天再去凤凰,一定要好好招待您们。”

    “许老英雄,凤帮主,九煞岛之灾已经过去,有道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们还有更好的日子在后面哪!”洪辰双手捧起酒杯,“也别称我们为盟主了,我只居其位,却没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事情来,实在汗颜惭愧。”

    陈图什么也没说,举杯就喝。其他人也习惯了他行事做派,不以为意,吃喝完后,便两相散去,一方往北回返,另一方继续向南。

    骑上马,陈图忽然开口:“那会儿吃饭时,许观海不是提了个‘五阳山’么?我们去那里看看如何?”

    洪辰拽起踏雪的缰绳,回想起许观海言语,讲二十年前武林门派与魔教大战,在越国的最惨烈一役便是五阳城东南方向的五阳山。那一战,越国正道武林群侠与魔教教众都死伤无数,甚至有多名一流高手乃至绝顶高手身亡或失踪。五阳山上的“紫阳崖”已成为一处名胜之地,许多武林人士都曾前去凭吊为天下而牺牲的先辈。

    但依陈图性子,显然不是要去抒发侠客情怀的。洪辰试探地问:“莫非,你以为那里没准儿会有什么遗落的神兵,想过去捡个漏?”

    陈图说:“好奇去看看罢了。不过如你所言,万一要有什么被人丢下的神兵利器,也可顺手拿着。”

    洪辰微微摇了下头——早在听说五阳山之事的时候,便曾想到驼子钟离所言,蛇剑是在蛮州得到的,蛇剑所在之地,还有很多好兵刃。但细一思量,五阳山战场在当时就不知道被多少人给搜刮了一遍,后来又不知道有几千几万人进山上崖,倘若真有遗落的兵刃,也早该被人捡走了,哪里轮得到现在的人?

    陈图执意要去,洪辰也便跟着,二人策马出城,半下午时就到了五阳山下。十二月天黑得早,晚上不好上山,二人便在山脚下的小客栈休息。客栈里不少客人都是来五阳山凭吊感怀江湖侠士,有人一见洪辰和陈图背着的大箱子就认出了他们:“是陈图和红茶!”“都收好兵刃,别让他们瞧见,说不准就要被抢!”“这五阳山上早就没门派了,他们两个来这里做什么?”

    洪辰低声对陈图说:“瞧你把他们给吓的,跟见了采花贼的小姑娘一般。”

    陈图一笑:“什么见了采花贼的小姑娘?我看是见了采花贼的丑老太婆还差不多,就他们身上带的兵刃,我若带去金蛇岛,非得被岛主人给扔出来不可。”

    “你还准备弄多少兵刃?”洪辰又问,“两个大箱子可都快要装满了,每个都两三百斤重,你骑马的时候,马都被你压得直喘大气。”

    “能弄到多少就弄到多少,必须表现出我的诚意。”陈图说,“老药王跟我讲,金蛇岛主人为人怪癖,行事与常人迥乎不同,我若想打动他,就得足够让他吃惊。从荒州到青州再到蛮州,我把一路上能找到的所有称得上神兵利器的兵刃全搞到手,这才算得上大手笔,这武林中任何一人见了,都一定会惊异。”

    撂下一对大箱子后,陈图留在房里休息,洪辰去后院喂马。路过一楼食厅时,洪辰听到有打斗之声,便步入观看,只见一伙蓝衣一伙黄衣两伙人正动刀动剑打成一团,屋里已劈坏了许多桌椅,客栈掌柜吓得报头躲在墙角,而其他客人作壁上观,谁也不去插手。

    正这时,银光一闪,一截断刃“咻”地从人群当中飞出,洪辰一探右手,食中两指顿时将断刃夹住,眉头一皱:“这些家伙下如此死手,不知所为何事。虽说少管闲事才能避免麻烦上身,但倘若任由他们破坏客栈,还影响我吃饭睡觉。”登时运起身法,冲入人群,拿起消愁断刃,十来下挥舞,便将每个人手中的兵器都给磕掉。

    “青武盟红盟主,为什么要管我们的事?”一蓝衣青年气愤叫喊,“你七日前已经到了我们碧海派取走了‘潮生剑’,此时又要阻我碧海派复仇,哪有这样欺负人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