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8章 贼抢贼
    洪辰对江湖武功知之甚少,迷糊中听了个大概意思,默然点了点头。心中开始回想,自己到底是何时学的内功,又何时有的内力。思来虑去,却找不出一点儿端倪。终于问道:“内力,一定是修行内功才有么?刀法,又一定是有人教,才能会么?”

    季茶没立刻回答,而是回问了句:“你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的内力,怎么有的刀法?”

    洪辰点头。季茶细眉又蹙,过了会儿才道:“一般情况下,是得有人传道授业,才能修出内力,学会刀法的。但也不排除有什么特殊情况,会诞生些奇葩。”

    “都有些什么情况?”

    洪辰赶忙追问。

    季茶说:“内力嘛,或许经过绝世高手以大功力进行醍醐灌顶,或者吃过什么罕见珍奇的天材地宝,都有可能诞生。”

    洪辰想了想,说:“我好像没受过什么灌顶,吃的也一直是寻常蔬果鱼肉,没见过天材地宝。”

    季茶接着说:“至于剑法刀法等等,也有过不会武功之人练成的先例。

    “例如有杀猪匠斩猪千头万头,熟来生巧,巧至通神,以无厚入有间,游刃有余,路见不平,杀了数十盗匪,走上侠义之路;

    “也曾有外科大夫遭遇死去病患的亲友上门讨命,被灭满门,悲愤挥刀时,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已练成飞刀绝技,又熟悉人体通身穴位弱点,刀刀夺命,自此成了又救人又杀人的无常怪医;

    “最妙莫过于前朝有位大诗人,诗文入剑法,笔法入剑招,兵荒马乱时仗剑天下,‘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创出‘诗剑’一流派来。遍观这些奇人,皆有一技之长,触类旁通,才有的绝世武功。”

    洪辰细细回味好一会儿,说:“或许我也是这样才会的刀法?”

    季茶反问道:“你在桃源不是跟着人养竹鼠么?哦,你是和杀猪匠练出杀猪刀法一样,练出了一套杀竹鼠刀法咯?”

    “竹鼠一般是师父亲自操刀去宰,我却没杀过。”洪辰摇头说,“但喂竹鼠的竹子,一直都是我去砍。和其他人换鱼米油盐,一般也是用我砍的竹子。大约砍了十年罢,数不清砍了多少竹子啦。”

    “那你的刀法就是伐竹刀法。”

    季茶嘴上说着,心中却颇不以为然。只道伐竹而已,山民们都很擅长,哪有什么技术含量。何况无论杀猪匠还是无常怪医,水平充其量就和查雨归伯仲之间,也没和罗轻寒过招几百回合的能耐。

    季茶心里想:“他一身武功,除非被人传授,否则不可能这么高。但他又不会骗人,或许真不知道自己武功是哪里来的。听闻有些秘术,可以对人进行催眠控制,篡改记忆。或许属于这种情况?”越想就越肯定自己的猜测,但并没说出口。

    太阳彻底下山,大地重归黑暗。二人在坑底把兵刃的残骸们掩埋起来,又到外面找了个山洞,进去休息。季茶从包袱取出块白天偷来的凉饼撕成两半,又把水囊里的水分了些,和洪辰简单吃喝,便倚着墙睡去。

    一觉天明,季茶带洪辰下山,往北方紫云城方向走。正午时分,走到了处热闹集市,季茶掏出十两银子雇了辆车,继续赶路。

    傍晚时分,马车停在了官道驿站,二人与车夫在外面的茶摊上歇息喝茶时,有一队官兵风尘仆仆过来,下马便在驿站墙上贴画像。洪辰好奇过去看了看,再回来时,凑到了季茶耳边悄悄地说:“画上的人好像是咱俩。”

    季茶闻言放下茶杯,也凑过去瞧。只见黄纸上用黑墨画着两个人像,模样的确与先前的洪辰和自己有七八分相似。

    仔细瞅了瞅,发现还写着几串文字:“魔教余孽,武功惊人。提供线索,赏银百两。”在自己画像下面标注着:“贼盗采茶人,轻功勉强,生擒赏银千两,摘下人头五百两。”眉毛微皱,心道这悬赏额也太少了,哪里配得上采茶人的名头?还有,轻功勉强?勉强你大爷!

    又转头看向洪辰画像,见下面写着:“悍匪伐竹客,刀法凶恶,生擒赏银万两,摘下人头八千两。”登时大怒,伸手就想去把这两张通缉令给撕了,半路却又忍住——撕了这两张,还不知道有多少张贴在别处。

    气呼呼地坐回来,季茶跟车夫说:“今晚别歇息了,连夜到紫云城。”

    车夫说:“小姐,已经赶了半日的路,再夜跑太伤马。您要是着急,可以找这驿站其他车夫,看看有没去的。”

    季茶懒得去找别人,啪“的”砸到桌上一个金元宝,连句话都没再开口,那车夫便喜笑颜开:“哎哟,小姐,我的马厉害着呢,跑上三天三夜都没问题,这就走,这就走!”

    “不急。”季茶倒稳稳坐下,“等我先把这碗茶喝了。”

    吃了饼喝了茶,季茶洪辰才上了马车。天色已黑,车夫用木棍挑了个灯笼,举在前面照明。跑了个把时辰,马车进了条林间路,又窄又坑洼,车夫不得不让马跑慢些。忽然一阵急促强烈的马蹄声从后方响起,季茶撩起车窗帘子往后一看,见有一群骑马的人举着火把正快速接近马车。

    “沓!沓!”

    那群骑者很快就追上了马车,从旁边经过时,忽掣出把把钢刀,在火把下闪出了明亮的光。

    车夫惨叫一声就被砍落,拉车的两匹马也被绳索绊倒,整个马车向旁边翻时,季茶一拉洪辰从车帘下冲出,稳稳落地。

    “希律律!”

    骑者们勒马而停,约么十几人,把季茶和洪辰围起,一个个骑在马上,举着钢刀,狞笑不已。

    洪辰看见车夫已经倒在了血泊里,抬头问骑者们:“你们和这位大哥有仇么?”

    其中一个秃头赤膊大汉,似是他们的领头人,笑着说:“兄弟,别和我们装傻充愣,你不就是这小妞的保镖么?你不和兄弟们作对,兄弟们便不为难你。”

    洪辰又问:“那你们想做什么?”

    另一个瘦小骑者喊道:“还不明白状况?我们是马贼!你要么现在留下小妞自己滚,要么也来当我们兄弟,要么就去死!”

    季茶却是了然,是那会儿在驿站掏元宝的时候,就被人惦记上了,现在人家过来谋财害命没准还要劫个色呢!又一阵气恼:官府瞧不起我采茶人就罢了,就连一群马贼都欺负到头上来。

    气极了,心中反倒生出些作弄想法,装作害怕样子,往洪辰身后缩了缩,小声喊道:“马贼大哥,你们要多少钱?我给你们,放我走罢!”

    “单有钱,是满足不了兄弟们滴!”秃头赤膊大汉伸出手指摇了摇,说,“别看你穿的一般般,我却瞧得出你是个大户人家小姐。脸蛋细皮嫩肉,身子又香又软,晚上搂着睡觉得可劲舒服。先当俩月压寨夫人,我便送你回家,顺道再让岳丈补给我们这些女婿嫁妆。”接着仰头哈哈一阵笑。

    其他马贼也跟着大笑不已。有一个马贼笑着笑着突然从马上跌下,余下马贼笑骂:“你小子没见过女人?瞧这高兴的,真丢人,快起来!”但那马贼一动不动,旁边马贼下马去踹他,刚踢了两脚,却也一头栽倒。

    秃头马贼看出了不对劲,大喊:“小心!”剩下马贼们也反应过来,一个个下马躲在马后,提刀神情警备地盯着周围。秃头马贼朝着外面大喊:“哪里的朋友?还请现个身。兄弟们要是打了你家地盘上的兔子,自会知趣退走!”

    但一直没有人回应,黑黑的夜里,只响着季茶的掩面啜泣声。只不过翠袖后的那张脸,分明再咧着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