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4章 逃亡夜
    王远威恍然间明白了些什么,回过头,再度打量了伐竹客几眼,发出两声冷笑:“哼哼。原来是魔教中人,怪不得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武功。”

    伐竹客不解:“磨教?是磨豆腐的地方吗?我只砍竹子,不磨豆腐。”

    王远威依旧冷笑:“呵。装,继续装。”

    他越思量,越觉得自己判断无错。哪怕十大派的弟子,也没有一个人在如此年纪有如此武功。伐竹客定然修习了某种邪门功夫。要么是个自幼杀无辜百姓练混世刀法的小魔头,要么是个挖活婴儿大脑炼返老还童丹的老魔头,总之一定造了许多孽就是了。

    “王大爷,我真不认识那人。”伐竹客顿了顿,说,“既然他抢了你的刀,那我帮你抢回来,总能证明我清白吧?”说完就往院外跑去。

    王远威怒喝:“想逃?”拔腿欲追,忽想到自己手中有刀都不是伐竹客对手,手中无刀更不是其一合之敌,当下迟疑不前。

    其他人也没一个来拦,伐竹客毫无阻碍地出了院门,大步跑到街上,双腿越迈越快,犹如一头飞奔的豹子。很快就出了城门,过了官道,一头扎进了苍莽的山林。

    密林无路,伐竹客抽刀伐林取道,刀锋所过,灌木和小树纷纷倒下,速度毫未见慢。

    月亮逐渐被阴云挡住,林中未有一丝光亮,伐竹客却认准了一个方向,不断前进。又深入了好几里后,挡路的树木霍然消失,在伐竹客面前,出现了一座荒弃的山神庙,其中似有火光摇曳。

    伐竹客收起刀,推开破旧庙门,只见蛛网遍布的山神像前,燃着一个火堆,旁有一人坐在蒲团上,穿着金刀门衣服,背着竹篓,手提金刀,脸上毫无表情,见自己进门,冷眼盯了过来。

    “这位大哥,把冷静刀还回去吧。”伐竹客开口道,“那是王大爷的刀,你拿走了,他很生气。”

    夺刀者张开嘴,喉咙里发出呕哑声音:“你如何找来的?”

    伐竹客说:“我顺你走的路找到你的。”

    夺刀者摇头:“我的轻功,踏雪无痕,一个脚印都不会有,你又如何找到我走的路?”

    伐竹客答道:“可你身上的茶香留了一路。”

    “茶香?”

    夺刀者怔了下,接着往袖间一摸,拿出来一个小布包。布包上有一道不窄的裂痕,几片茶叶正往下漏着。夺刀者心里猜想,应是云墨派那小弟子拉拽自己衣袖时,也扯到了里面的茶包。

    可茶的味道何其细微,一路漏出的茶叶亦无多少。能追觅气味而来,要么是浸淫茶道多年,无比熟悉茶叶味,要么是内功境界高深,五感格外敏锐。

    夺刀者愈发好奇伐竹客的身份,问道:“你是四门十六宫中哪门哪宫的?”

    伐竹客似是第一次听到这词:“啊?你说什么门什么宫?”

    夺刀者和王远威一样,以为伐竹客纯属装傻,根本不信其说辞,笑如鸦叫:“嘎嘎,少装蒜了,十大派可没你这样的弟子。”

    伐竹客点头:“是了,我本就不是四大派弟子。”

    夺刀者又是一愣,心说四大派是个什么鬼玩意儿?马上又明白过来,自己怪腔怪调,发音本就像“四大派”。可习武之人,谁不知道十大派?这小子是跟自己装傻,还是的确一无所知?

    这时伐竹客又说:“大哥,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拿走冷静刀,可别人拿走你的东西,你一定也不开心。如果你需要刀,我的刀可以借给你。”

    夺刀者又好气又好笑,寻思:“你小子一直跟我装傻充愣,怕不是在侮辱我。”便说道:“好啊,你先把刀给我,我就把‘冷静刀’给还回去。”

    “啊,好。”

    伐竹客走上前来,把腰间伐竹刀递出。

    火光跳跃着映在黑色刀身上,夺刀者谨慎地没去接刀,先前见识了伐竹客刀法,明白手只要伸出去,可能就要与手腕道别了。便说:“我怕你砍我。先把刀放地上,然后到山神像那边去。”

    伐竹客还真把刀放下,老老实实地退到了山神像旁边。

    夺刀者探出脚,脚尖往刀柄上一勾,伐竹刀便飞到了其手中,凑近火堆借光看刀,顺嘴说道:“好……”

    “刀”字终究无法说出口,夺刀者只心中道:“好破一把刀!”

    冷金刀和竹篓里的兵刃们且不说,这柄伐竹刀不仅不如一般精铁武器,甚至不如寻常农家的柴刀。刃锋上有几十个缺口,刀柄还有开裂的地方,别提和人互砍了,恐怕劈细竹子都费劲。伐竹客却以这样一柄刀,连胜王远威和六名云墨派刀宗弟子。

    但不论他实力多强,是真心为金刀门讨刀,还是想把冷金刀据为己有,夺刀者都不会让煮熟的鸭子从面前飞走。

    夺刀者不动声色,先把伐竹刀放入背后竹篓,紧接着提起冷金刀,双腿奋力一跃,直蹿到两丈高时,抡刀猛劈。

    哐当!

    锋利刀刃如削过烂泥一样地斩断了横梁,并在房顶上开了一个大洞。夺刀者从中跃出,脚底灌注内力,往房顶承重处狠狠一踏,只听下面“咔嚓”巨响,失修已久的山神庙轰隆隆地垮塌下去。

    夺刀者借着反冲巨力,直接飚飞出十几丈远,单手上冷金刀就三百斤,还背着放有数十兵刃的竹篓,依然能脚踩枝头,迅捷地在林间飞跃穿梭。

    背后烟尘四起,夺刀者头也不回,只顾施展轻功疯狂赶路。全速之下,内力支撑了一刻钟就难以为继,只能落回到林子徒步穿行。好在已把伐竹客甩开一段距离,趁此机会,夺刀者将茶包扔进了一条小溪,以免又被追上行踪。

    一路上,夺刀者有时候会停下来,在某些地方故意掰折树枝,踩出沉重脚印,伪造出有人经过的迹象,然后又换一个方向前进,如此反复好几次。

    日出东方,树梢可见红霞,夺刀者奔波许久,渐感乏累,先摘了点野果充饥解渴,又寻了棵大树,把竹篓和冷金刀挂在树上,自己则靠着树干闭目睡去。

    疲累整夜,再加上深山老林罕有人迹,夺刀者心下没了提防,睡得很沉,甚至还做起了梦。在梦中,云州兵器谱上所有的神兵利器,包括“云刀墨剑”都尽入己手。夺刀者不由大笑,笑着笑着忽然感觉喉咙痒痒的,想打喷嚏。

    “阿嚏!”

    夺刀者从睡梦中惊醒,揉了揉鼻子,只觉烟熏火燎的呛人。又意识到自己身处密林,怎会有火?一个激灵便蹿了起来,瞪起眼睛,却见面前空地上烧起了一堆炭火,烟熏火燎的味道正是从中传来的。

    炭火两边各有三根木柴支成的架子,架着一根长木柴,一条肥大的鲢鱼被长木柴从头至尾穿过,已熟了一半。

    夺刀者心中悚然,回身往树上一看,见冷金刀和竹篓却都还挂在树上,连忙上去把二者取了下来,正要离开时,忽听有人道:“别走!”

    夺刀者听出来是伐竹客的声音,更要逃了,足下内力运起,双脚已然生风。

    可还没跑出几丈远,右肩上就落下了一只手,夺刀者险些被拽倒在地,双足猛踏,才站稳了身体。

    “小兄弟,我们还真有缘分,又见面了。”

    夺刀者笑吟吟地回身转头,藏在袖中的左手快疾扬起,两根银针从指间“咻”地射出,直扎伐竹客双眼。

    哪知伐竹客同样一抬手,其左手中指和食指就将两根银针给夹住了。

    夺刀者心中一片冰凉,暗道吾命休矣,却听伐竹客语气好奇道:“诶?你怎知道我裤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