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29章 住海边
    马贼们又惊又惧,有人也不管生死未明的两个同伴了,调转马头就往来路回跑,结果刚一转身就从马背摔落。也有人提刀大声叫骂,话刚喊一半,就白眼一翻随即倒下。秃头马贼挺刀大喝:“一起逃!”一勒缰绳,迅速绕到其他马贼后面,沓沓沓地跑了。

    见首脑先跑路,其他马贼立如树倒猢狲散,落荒而逃,但毕竟动作慢了一步,已成了首脑的肉盾牌,随着“砰”“砰”“砰”一连串闷响,先后摔下了五六人。余下人听到同伴落地声音,头都没有回,一息不敢停,又扯马鬃又拍马屁让马儿快点跑。

    “你们着急给爹娘奔丧?跑得这么快!”

    季茶放下衣袖,翻身上了一匹马,抖缰策马便追。洪辰也上了另外一匹马,回忆着上次骑马的技巧,手挽缰绳,腿夹马肚,跟在后面。

    见马贼们逃得飞快,季茶将两根银针各往坐骑两条后腿上方一扎,马儿吃痛,速度登时增快了三分,不过十几息,就追上了落在最后的三名马贼。扬手甩针,咻咻破空,将三名马贼尽数击落马下。

    前面就剩下四名马贼还在逃,季茶一直追,嚷道:“你们刚才不是很高兴?别跑啊!怎么胆子小了?”

    四马贼听到,更为心惊。原以为是不小心虎口抢食,惹上了本地的剪径大王,没想到当成目标的小妞本人就是硬茬,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把几名兄弟全打死了。一个个更不敢停下,连火把都扔了,只顾玩命地用鞭子去抽马屁股。

    秃头马贼胯下大黑马品种好,跑得快,很快就和其他马贼拉出了十几丈距离,而且还有越拉越远的趋势。正松口气,却听得前方也传来马蹄声,一长衫人忽骑着白马从道路转弯处出现。

    “莫要挡路!”

    秃头马贼一边大喝,一边横起了手中斩马钢刀,做好了一刀砍死来人的准备。正好尸体也能成为路障,替自己阻拦一下追兵。

    两骑转瞬接近,秃头马贼对着长衫人一刀拦腰横劈,长衫人却从怀里摸出个不知什么物事,正斜磕在刀身上。一股巨力经由刀身刀柄直传到秃头马贼身上,钢刀猛沉,身子一歪,竟从马上摔下。

    大黑马被落下的钢刀划了一下后腿,嘶鸣着跑得无影无踪。秃头马贼跌了个狗啃屎,磕掉了一排牙,捂着流血的嘴坐起来,却见长衫人已下马,也终于看清了其手中拿的东西——竟是一册蓝封黄页的书。

    此时季茶已把另外三名马贼刺昏,追了过来,见秃头马贼竟给别人给打下了马,刚稍微好起来的心情,又添一丝不快,喝问道:“你谁啊?多管闲事!”

    那长衫人抬头,向着季茶一拱手:“在下柳泉,途径前方道路时,见大量新鲜马蹄印密集出现,其中许多蹄印上的蹄铁破损痕迹很重,且是沿着一辆马车痕迹过去,猜测或有马贼为祸抢掠,便一路追来。方才见这马贼模样人逃窜,便把他击落。没想到是位英勇漂亮的姑娘正追穷途之寇,却是在下失礼,多此一举了。”

    若是别人说出这番自谦又含赞美的话语,季茶自会受用舒服,但看到长衫人的面容,心中厌恶怒火顿时蹿得老高。这柳泉不是别人,正是当初一起从湘云城乘船,后又帮云家人对付自己的儒生。压住火气,眯眼笑吟吟地说:“柳兄,你家应该住在海边吧!”

    柳泉一愣,说:“姑娘何出此言?实不相瞒,在下是云州人士,二十余载一直深居内陆,还从未见过海。”

    “那可奇怪。”季茶慢悠悠道,“你家不住海边,为啥还管得这么宽?”

    “这……”

    柳泉无奈一笑。他也知道“你家住海边,管得还挺宽”是句骂人多管闲事的话,只是见对方是个气质出众的漂亮姑娘,理应很有涵养,方才根本没把那句话往刻薄的意思去想。

    这时,洪辰也骑马赶来,跟季茶说:“那些马贼全倒啦,怎么处置?”

    季茶不假思索地说:“扒下他们衣裳,再挨个倒吊在树上,然后把马都牵走卖掉,作以后的盘缠。”

    “挺好。”洪辰点头赞同,又问道,“马比驴值钱好多,这些马卖的钱够不够再去吃一顿九州全席?”

    “亲娘嘞。”季茶瞪大眼睛看着洪辰,“你咋这么气派?还想天天吃九州全席?你咋不去天京,坐龙椅,当皇上,睡皇后?”

    “咳咳,两位且听我一言。”柳泉听不下去他们的胡言乱语,故意咳嗽两声,插话道,“这些马贼,个个作恶多端,手上不知有多少人命,理应交由官府判罚处置。至于马匹,属他们劫掠来的财物,也当由官府还归失主,或作充公处理。”

    季茶忍不住继续讥讽:“哟,住海边的又来咸吃萝卜淡操心了。”

    洪辰却点头说:“这位大哥好像说的更有道理一些。马贼们都很坏的,我小时候好像就被他们撵过,差点死掉。还是把他们交给官府处置更为妥当。”

    要不是打不过洪辰,季茶真想给他来几个耳刮子,然后教训:“你是不是傻,我们躲着官府还来不及,还给人家送犯人去?到时候被人家瞧出伪装,连咱们一起抓,直接立下不世大功,升官发财娶小妾走上人生巅峰啦!”

    深吸了口气,季茶眼珠一转,说:“既然有位高风亮节的柳泉先生在,就由您把马贼们送去官府吧!反正现在除了这个秃子马贼,其他的马贼全都被我刺了睡穴,六个时辰都不见得能醒过来,你把他们绑了,押上前面的马车,送去官府,还能计一大功。”

    “马贼大多为姑娘所制,在下岂敢贪功?”柳泉开始推辞,“且我一人之力,难以兼顾驾车和驱马,还是您们亲自送去官府为好。”

    季茶正要骂他婆婆妈妈像什么男人,洪辰却说:“我们正要去紫云城,柳大哥若顺路,可和我们同行,一起押送他们去那里的官府。到时候你送人立功,我们卖马赚钱,岂不两全其美?”

    季茶很是惊奇,洪辰常常傻乎乎的,这次却算了个清楚账。再一想,自己身上的确没多少银两了,到时候先卖了马,再把柳泉这酸腐书生在官府领的赏讨要过来,倒真还能赚上一笔。便板着脸点头:“这想法倒不错,只是不知柳泉先生,是否愿意同去紫云城。”

    柳泉马上说:“在下虽然本想从正北去天州,但急公好义乃吾辈本色,帮二位押送马贼一程又有何妨?况且在下也早有游历一番紫云城这云州第一大城的想法。”

    “那便正好。”

    季茶终于有了喜色,下马撕了秃子马贼的衣服,用布条将他绑了。接着和洪辰柳泉一起把一路上合计十六个马贼全都依样绑了扔进马车里。

    马贼一个没死,车夫却气绝多时,洪辰从地上捡了柄钢刀当作铲子,挖了个坑把车夫给埋了。三人随后上路,由柳泉驾车押送马贼,季茶和洪辰骑马驱赶马群跟在旁边,继续往紫云城方向赶去。

    季茶一边赶马,一边抱怨叹惋:“那匹大黑马,好像北狄红莲驹和云州马的串种,拿去集市上卖,起码能得百两银子,可是却被个住海边的放跑了。”

    柳泉知其又在揶揄自己,但厚着脸皮不答话也不好,便试着转移话题:“啊,在下实在失礼,一直都未请教姑娘芳名和这位公子的名讳。”

    “芳名不敢当,咱姓纪名尘,纪念的纪,烟尘的尘。”季茶一指洪辰,“他也不是什么公子,是我的保镖,你叫他红茶就好——红茶的红,红茶的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