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30章 食为天
    洪辰知道季茶又在诓人了,心底觉得骗人并不好,却依旧佩服这信口胡诌还能让别人相信的本事。对比自己屡屡真话却被人当谎话的境遇,颇觉沮丧,无心再听季茶与柳泉间的海侃,脑子里尽回想着这一个月来的事。

    从桃源离开后,先是打听哪里有好刀,接着被人带去了铁匠铺子,试了几把刀都摇头说不好,被铁匠当成闹事的赶了出来。后来听人别人说好刀都是名刀,就问何处有名刀,得知后就要餐风饮露,跋山涉水地前往。

    结果不论去什么宗门帮派,人家一听是来看刀的,没一个肯把刀交到自己手上。讲话解释,人家要么不听,要么听了也不信。还继续说,人家就很生气,拔刀来砍自己。最后结局皆是自己打败对手,拿了刀却发现不是要找的刀,再赔礼道歉还给人家。

    这许多日子,唯有季茶愿听自己把话说完,也唯有季茶愿信自己的话。

    洪辰也曾想过,季茶喜欢诓人,是否也会诓自己,心中抱着许多迷茫怀疑。直到与罗轻寒一战后悠悠醒来正看到季茶时,才豁然明白——自己说不准已被诓骗了许多,可是,和季茶一起去寻刀,总比一个人如无头苍蝇般到处碰壁更好,便更坚定地跟着。

    另一边,季茶和柳泉说了阵子话,知道了这酸腐儒生出身于云州南部行云城的行云书院,此番北往天州天京,是要投奔一位师叔。心中愈发瞧不起:“前朝诗剑一派到了本朝,衍生出‘琴剑’和‘书剑’两派来。琴剑一派,无拘无束,剑狂罗轻寒便是琴剑一派出身;书剑一派人数较多,讲究经纶天下,喜好和朝堂打交道,不少人在朝为官。本以为柳泉虽总咸吃萝卜淡操心,好歹路见不平侠心义胆,如今一看,去天京投奔师叔多半是要讨个一官半职,终究是个求田问舍的俗人罢了。”

    想到这里,越看此人越来气,心中不由萌生更多想法:“说不准来追击马贼,也只为先立个功,等到了天京封官时,职衔可能更大些。至于那番推辞,也就是臭文人装清高的故作姿态罢了。”

    心中不爽,季茶嘴上也跟着刻薄起来:“不知柳先生,是想当天天骑高头大马招摇过市的武官,还是想当终日舞文弄墨,安逸清闲的文官啊?”

    “纪姑娘偏见太深。”柳泉摇头说,“武官,在外保境卫国,在内稳制安民,一身战袍甲胄好兵器,是为了上阵杀敌,震慑宵小,而非向着旁人炫耀。至于文职,更非轻闲享乐之位,修工程,建户籍,倡明论,平天下,哪样离得开文官?武死战,文死谏,万民之福。”

    季茶不以为然,说:“你别辩解啦,当别人没见过做官的什么样?做官之前,一个比一个讲得漂亮哩,等做了官,就全都原形毕露咯。”

    柳泉苦笑道:“纪尘姑娘,不可因见过一个坏官,就误以为……”

    不等柳泉讲完“误以为所有的官都坏”,季茶就笑着说:“我知道——不可因为见过一个坏官,就误以为做官的只有这一个坏!”

    柳泉哭笑不得,知道再辩无益,便转而说:“纪尘姑娘和红茶兄弟又是哪里人士,去紫云城要做什么?若有不方便讲的地方,却也不必说。”

    “嗨,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也是云州人,那个红茶是我半路请来的,就不知道啦。我家在紫云城有生意,这次去收些货。”

    季茶心道自己也不算讲了假话:我的确是云州人,哪个城不告诉你而已;半路请来的洪辰本就没有名字,换个名字叫红茶也没什么;堂堂采茶人,做生意收货不就是偷兵器?这次还是好大一笔买卖嘞!

    本来出发的驿站离得紫云城已不远,但一路被马贼耽搁了许多时候,驱马赶车押送马贼又比单纯赶路要慢许多,等三人来到紫云城的时候,天色已亮,城门大开,往来的已有许多行人。

    季茶一挥马鞭:“柳先生,咱先别过罢。你送马贼去官府,我和红茶去卖马。中午咱在城里天临客栈一楼吃饭。”也不等柳泉答应,赶马便走。

    柳泉目送二人赶着十几匹马离开,也没阻拦,虽然按大虞律例,马匹该当充公,但人家擒拿马贼,立下功劳,要走马匹也符合情理。只心里想,这纪尘姑娘好漂亮,千万别被那日在船上遇到的钟驼子给盯上。毕竟那保镖红茶看上去平平无奇,不像有多么高深武功的样子。

    季茶和洪辰一路赶马到了紫云城的早市,和里面的商人讨价还价,共把马匹们卖了三百两银子,沉甸甸的一大袋,都让洪辰挂在了腰上。又见到紫云城大街小巷贴着许多告示,凑过去看,发现都是通缉令。其中有两个就是他们自己,此外还有一个被通缉的,他们也认识——正是钟驼子。

    见了钟驼子的通缉画像,季茶想起,那日云墨派的弟子诘问洪辰时,曾说过,王丽凤并非钟驼子所伤,而是被一个会幽冥鬼掌的人折断四肢之后,才被钟驼子趁机偷了走。不由再度生疑:“到底是什么人冒充我行凶作恶?可他也会幽冥鬼掌,不知是四门十六宫哪家的弟子。等让我查明真相,有他好看的。”

    洪辰在一边问:“你上次说紫云城有两把名刀,是哪两把?我们什么时候过去偷?”把“偷”字说出来,又觉得有些不好听,便改了个口:“呃,是什么时候过去拿。”

    “别急,等补了觉再说。”季茶捂嘴打了个哈欠,“正好先去客栈的楼上睡一觉,等中午和那姓柳的吃饭,把他从官府拿的赏金都要过来。他这人又酸又腐,肯定愿给的。就希望他这人别太自命清高,官府给他赏金他不要。”

    洪辰又问:“那我们中午可以吃九州全席么?”

    “虽然咱有钱了,可九州全席吃太多也腻,这次吃点更有地方特色的。”季茶摇头晃脑地说,“紫云城的驴肉据说是云州一绝,卤过的驴肉加焖子夹在酥香火烧里,再配葱花鸡蛋汤吃喝,咸甜可口,美味绝伦。熟驴肉切片蘸着蒜泥香醋吃,也口感滋味甚佳。最后再牛饮一大碗驴杂汤……啧啧,人间极乐,莫过于此!”

    洪辰舔了下嘴唇:“真的么?我还没吃过驴肉。”

    季茶细眉一挑:“天上龙肉,地上驴肉,我还会糊弄你么?到一方水土吃一方菜肴,九州全席尽管杂烩九州美食,终究没亲自到产地吃到的好。等我把云州的神兵利器们拿个差不多,就带你去天州天京接着拿,顺道……嘿嘿!”自己也一舔嘴唇,笑了起来。

    “顺道做什么?”洪辰想起昨天的话来,“去坐龙椅,当皇上,睡皇后么?”

    季茶由喜转怒,瞪着一双眼睛:“你还真想睡皇后?”

    “呃,不想。”

    洪辰根本听不懂这是什么话,见季茶生气了,连忙否认。

    季茶这才说:“我顺道带你去吃天京烤鸭。据说那里的果木烤鸭和其他地方的油腻烤鸭不同,上好果木熏烤,烤鸭从外到内都有果木香味。且皮脆肉嫩,没有什么肥油,丝毫不腻。烤鸭皮肉分离,鸭子皮可蘸白糖直接吃,鸭子肉和葱丝酱料一起裹进薄饼里再全部塞进嘴中大嚼,保管你满嘴芬芳,口齿留香。吃完皮肉以后再喝鸭架汤,浑身热乎乎,暖洋洋,说不出的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