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31章 御剑堂
    天气忽然开始阴沉,灰黑的云将太阳遮了个严实,不知什么时候城内就会下雨。季茶和洪辰加快步伐,小跑着到了天临客栈,却见紫云城这家比乌云城那家还要阔气,金瓦红砖蓝牌匾,门前还蹲着两头张牙舞爪瞪眼咧嘴的石狮子。还是早上,进出其间的人已有许多。

    有个伙计笑眯眯走来,问:“二位要吃点什么?”

    季茶开口说:“吃且不必,我们赶夜路来的,先休息一下。”

    伙计又问:“我们店有甲乙丙丁四等客房,二位想住哪等?一间还是两间?”

    “给我来一间最好的。”季茶不假思索地答道,又一指洪辰,“他嘛,随便安排个最次的就行。都烧点洗澡水。”

    伙计作了个揖:“对不住啊客官,咱家丁等客房比较小,没有浴盆,要不您加两银子,换成间丙等客房?”

    洪辰摆手说:“倒也不必换,我不洗澡就是。”

    季茶登时撇过头,朝他腰上捏了一把,说:“你敢不洗澡?身上都臭了!”又跟伙计说:“还是让他住丁等罢。先带他去后院,打两盆井水冲一冲就行了。夏天嘛,洗个冷水澡凉快舒服着呢!”

    伙计点头:“那便一间甲等上好客房,一间丁等客房。”

    “付钱。”季茶又用胳膊肘捅了下洪辰,“中午来一楼吃火烧。”

    洪辰解开腰间包袱,付了银子。伙计招呼来两个女仆带季茶去楼上住下,自己则带着洪辰去了客栈后院。路上,伙计跟洪辰说:“小哥儿,你家小姐待你也太差了些,明明带了许多盘缠,连多付两银子让你洗个热水澡都不肯。”

    洪辰不解释,只嘿嘿地笑。心中却在想,自己和季茶是扮作小姐和下人,肯定要装更像一点,才不引人注目,何况季茶不小气的,还请自己吃过九州全席呢,也不知道那顿花了多少钱。

    到了后院冲了澡,擦干身子,洪辰便跟伙计去住了三楼一间客房。虽是最天临客栈简陋的丁等客房,却也干净整洁,被褥都是八九成新浆洗过的,就是房间小了些,除了一张床一张桌一张凳别无他物。

    伙计提了壶茶水放在桌上,关门离开。洪辰也没喝茶,躺到床上闭眼欲睡,一时却也睡不着,脑子里净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儿来,越想越觉得桃源外的世界真是十分有趣,只是不知道何时才能找到那把刀,然后回桃源把师父也接出来,尝一尝火烧和烤鸭。

    一夜没睡,到底精力不足,洪辰想着事,昏昏沉沉渐渐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忽传来许多人跑过去的声音,洪辰惊醒睁眼,见房间内还是昏黑,又听到外面正噼里啪啦下着大雨,坐起身,肚子咕咕叫起,心道不知到了中午没有,先去一楼看看罢。

    走出房门,洪辰看到许多黄衫蓝裤的人正站在楼梯附近,好奇地朝其中一人肩膀拍了下,问:“大哥,有什么事,大家都围着?”

    那人转过头,说:“有御剑堂的人要来见我们长老,兄弟们正等着瞧呢。”

    洪辰又问:“御剑堂是什么?你们长老又是谁?”

    那人上下打量了洪辰一眼,一声轻笑,头也仰了起来,几乎是用鼻孔冲着洪辰,语气添了几分鄙夷:“还以为你也是个江湖人,原来就是个啥也不懂的庄稼汉。边去边去,老实呆着,别添乱。万一冒犯了御剑堂的大人,你脑袋怎么没的都不知道!”

    见那人很不客气,洪辰忍住了把“为什么我会没脑袋”这句话问出来,挤过人群走下楼梯。

    到了一楼,洪辰扫视大厅,看到季茶正坐在靠门的一桌前,身上换了那身曾要自己去穿的蓝色衣裙,皮肤好像比从前更白了,不由得想道:“这变貌易容的本事真是厉害,等我学会了就去扮个白胡子老头,就不用见人都得喊大哥大爷啦。”

    洪辰走过去,在季茶对面坐下。季茶正在吃火烧,抬头看了眼洪辰,把面前的盘子推过去,说:“给你留了俩火烧,先吃罢。那姓柳的到现在还没来,估计不想把赏金给咱们,自己溜了。”

    “御剑堂是什么?”

    洪辰说着,拿起了一个火烧往嘴里送。

    季茶一边吃火烧一边说:“你听江河帮的人说的?”

    洪辰想了想,那些黄衫蓝裤的人,打扮和乌云城里章子追的手下们一样,估计穿成这样的人都是江河帮的,便点头。

    季茶慢慢把嘴里的东西咽下,才又说:“御剑堂和前番遇到的紫衣卫一样,都是归义司下辖的玩意儿,里面的人全都是朝廷鹰犬。相比紫衣卫,御剑堂人非常少,但大抵都是精英。不知道御剑堂的人来找江河帮长老,是要做什么。”

    “来天临客栈八成是为了吃罢,或许是想吃最好的驴肉火烧呢。”

    洪辰这时已经吃了一大口火烧,只觉火烧皮又酥又脆,驴肉又香又嫩,咸香中带着一丝丝的甜,实在美味。心中不禁开始想,连地上的驴肉都如此好吃了,天上的龙肉,又该何等滋味?

    “你当人家跟你一样,是只知道吃的馋猪么?”季茶说着,头忽然一转,看向客栈门口,压低声音道,“来了。”

    “谁来了?”

    洪辰大惑不解,也看向门口。

    却见一个穿着灰白衣裳的年轻女子走进了客栈,许多江河帮众神情紧张地跟在她后面。女子脚踏金底黑靴,腰系红色绸带,上衣袖子只有小半截,露出雪一样白的胳膊,乌黑头发长垂腰际,五官也是极美的,只是一双眼睛似乎不含任何感情,冷到了极致。

    但最引人注目的,还是她的一双手。右手上戴着纯白的丝绒手套,五指纤纤,左手却戴了只似以黑色玄铁打造的手套——与其说是手套,倒不如说是一只钢爪,五个指尖上都闪着寒光。

    洪辰正仔细盯着那女子,忽觉眼前一黑,却是季茶伸手罩到了眼前,接着便听季茶说:“看什么看?她这么好看?你是不是喜欢她?”

    “是挺好看。”洪辰说,“但我不喜欢她。”

    季茶哼了声:“好看你还不喜欢?原来呆子也会扯谎。”

    “我不是呆子,我也没扯谎。”洪辰又道,“她眼睛太凶了,像蟒蛇一样。我不喜欢蟒蛇,曾经有条蟒蛇,一天吃了我三只竹鼠,比卖鱼强还多吃了两只。”

    一直喧闹的客栈一楼,这时也静了下来,食客们都盯着进来的那女子,不少人露出十分震惊的神色,还有些人脸色煞白,其中有两人手中的火烧还掉到了地上。

    洪辰问季茶:“你认得她是谁么?”

    季茶摇头:“不认得。但或许这里有些人知道,而且很害怕她。”

    “铁手无情应海兰。”忽有一道压低的声音,响起在二人耳边,“御剑堂‘九剑天卫’里,她排行第七。”

    季茶和洪辰一看,竟是柳泉坐到了身边。柳泉双眼却只盯着那女子的背影,继续低声说:“御剑堂派她来此处,恐怕没什么善意。”

    “柳大哥,快吃火烧。”

    洪辰赶忙把盘子里最后一个火烧递到柳泉面前。

    “多谢红茶兄弟。”柳泉接过火烧,却没吃,而是又放回盘里,“我此去官府,已见了应海兰一面。除此外,还知道了另一个惊人消息。”

    “你总一惊一乍干什么?”季茶白了他一眼道,“动不动就‘恐怕’‘惊人’的,胆子比比竹鼠还小嘞。”

    柳泉转脸看着季茶,认真的说:“这件事其实很重要。流窜在云州作案多起的采花贼‘钟驼子’,已到了紫云城!昨日晚上,已在‘逐光门’掳走了他们的掌门夫人!很有可能现在还藏在紫云城某处。纪尘小姐,你一定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