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34章 伤复发
    一间失火柴房外,季茶扯着嗓子大喊:“着火啦!着火啦!快来救火呀!”待听到有不少人吆喝着往此处跑来,便飞身而起,捂着鼻子穿过屋顶浓烟。往西跑了十几处院落,又找到一个喂马的草料间,跳下去用火石点着火往草堆上一扔,没几息,火焰就窜了丈许高。

    雨后风大,火势蔓延极快,烧到那些潮湿木材,冒出灰白色滚滚浓烟,随风飘满夜空,似一片烟海,将数十上百个院落笼罩其中。明明只烧了几间无人偏房,看上去倒像整个逐光门都陷入火海之中。女人们尖叫,小孩们哭闹,救火的人们挑了水,一时却找不到哪里在着火,你碰我搡地乱作一团。

    等下面人们彻底大乱,原本蹲在房顶的季茶,矮起身子开始飞奔,身形矫捷,动作轻灵,如一只灵活迅速的猫儿般穿梭在院落之间。等到了黄笑生住处附近,季茶目光一扫,看到洪辰躲在院外一棵大树上,跳上去一拍他肩膀:“黄笑生出去没有?”

    洪辰转过头,说:“方才有好多人进了这个院子,给里面的人禀报外面着火,接下来声音太乱我听不太细,没过多长时间,从院里又乌泱泱跑出群人,往着火地方去了。”

    季茶问:“这群人的数目,前后有变化么?”

    洪辰摇头说:“人多,我看不清。”

    季茶想了想,又问:“那他们出来时,有没有领头的?”

    洪辰眯眼回忆了一下,道:“有一个棕衣黄裤腰里挂刀的中年男人走在最前面,看上去比其他人气派许多。”

    “那人想必就是黄笑生。”季茶笑了,说,“你留这儿接应,我进去找刀。”

    洪辰“嗯”了声。季茶跃到院内,摸到正屋门口,透过窗子往里瞧。

    只见昏暗室内烛光轻曳,桌上还有一杯未饮的茶,看样子里面的人早已匆忙离开。再往其他地方看,却见一把入鞘之刀放置在刀架上。

    全刀三尺来长,刀柄金黄,刀鞘乌黑,虽未显出锋刃,季茶已猜出正是名刀“逐流光”。便拨开门,直冲进去取刀。手刚还没碰到刀鞘,但听耳后一道风声,连忙一扭腰背,侧身躲过。

    砰咔!

    一只手从季茶肩膀旁边落下,正拍到桌子的边角处,直接将那块桌角给拍掉了。季茶身形倾倒,顺势一手落在那把刀的刀柄,“唰”一下将刀抽了出来,紧接着挥刀转身往来人斩去。

    咔嚓!

    金铁交击,火花迸射。季茶只觉一股巨力顺着刀往身上压来,不禁往后一个踉跄。也终于看到来人状貌,却是一个蓝衫中年,斜眉入鬓,双眼明亮,山根饱满,颌有微须,一张脸颇为硬朗,身形也极为结实,握一柄长短和自己手里刀差不多的刀,同样也是金色刀柄。

    “吓!你是谁?”

    季茶站稳身子,大声喝问。

    “你又是谁?”

    蓝衫中年也发问。

    “我是遵掌门之命,为防宵小作乱,帮他取刀的!”季茶义正词严,“倒是你,鬼鬼祟祟躲在此处,怕不是贼?”

    蓝衫中年愣了下,面露古怪:“小姑娘,真是掌门命你来的?”

    季茶点头说:“那是自然。我虽来逐光门没几天,却对掌门忠心耿耿。掌门说一,我不去做二,掌门指东,我绝不往西,所以他才信任我,让我来取刀。”一番话煞有介事,丝毫听不出心虚

    “可我就是掌门。”

    蓝衫中年一句话把季茶惊得又退两步。

    “前有钟驼子施展诡计调虎离山抓走我夫人,现在又有一个你雨后放火来偷刀。”蓝衫中年握着刀逼近季茶,“以为故技重施我还能上当?哼,陆行微也太低估我了罢。”

    “你真是黄笑生?”季茶继续倒退,身子已贴到了墙上,自知无所退路,便硬着头皮问道,“又有陆宗主什么事?”

    蓝衫中年双眼瞪得老大,似乎颇为愤怒,刀尖指着季茶,喝道:“你喊他陆宗主?果然是陆行微派你来的!夺妻偷刀?好个算盘。他让钟驼子把我夫人藏到哪里去了?快说!”见季茶一脸惊惧,语气又舒缓下来,刀也渐渐落下:“小姑娘,莫要害怕。只要道出陆行微的计划,我绝不会与你为难。”

    “这……这……”季茶嘴唇一阵哆嗦,忽然一指黄笑生身后,惊喜大喊,“陆宗主,你可来了!快救我!”

    “还想骗我?陆行微怎会……”黄笑生刚说半句话,就感觉到后方真有人来,忙回身挥刀以对。季茶顺势从他转身的空挡钻了出去,躲到进屋的洪辰身后,一吐舌头,骂道:“老乌龟!你再吓唬我啊!”

    黄笑生听到“老乌龟”,又勃然大怒,举刀便斩。洪辰提起菜刀直接迎上,刀锋碰到刀锋,互相磕开。黄笑生初看到洪辰,见他虽有胡茬,面相却不大,猜测应该也是陆行微请来的年轻高手,武功也就和这少女差不多,怎知刀锋初碰,就略吃了个亏,不由心惊,问道:“你又是何人?”

    洪辰还未答话,就被季茶拉着胳膊往外跑。黄笑生挺刀追出,被洪辰一菜刀劈退了两步。紧接着季茶拉洪辰跃过院墙,哪里烟雾浓就往哪里跑。

    黄笑生调了两下内息就追到院外,只来得及看到二人背影消失在浓烟中,忙运起内劲,张口呼喊:“来了奸细,一男一女,逐光门上下戒严,莫要让他们逃了!”声音含了内劲,扩散极远,哪怕逐光门因火而乱,大部分人也听到了。

    浓烟里,季茶捂着鼻子,一手拿刀,一手拉洪辰从房顶上逃,而这时已有许多逐光门人携剑带刀,四处搜查。

    “他娘的,又是钟驼子坏我好事!”季茶一边跑一边心想,“他偷了黄笑生老婆,让黄笑生有了戒心,不但提前把刀掉包了,还找了个替身去外面救火,诱我上钩。不过好像黄笑生以为一切都是陆行微指使的?不知这二人具体有何恩怨。”

    忽然大腿处一阵疼,季茶半边身子一歪,直往房檐下栽,被洪辰一把拉住。

    洪辰问:“你怎么了?”

    季茶栽下时内息大乱,张嘴呛了口烟,此时冷汗浃背,咳嗽连连,大腿上又传来一阵酸麻痛楚,忍不住用刀柄往那里戳:“我腿又麻了。”

    “那我抱你。”

    洪辰左手托着季茶的背,拿刀的右手绕到其膝窝,将季茶整个人抱了起来,继续往逐光门外面跑。然而烟雾愈发浓重,洪辰跑了一阵,发现自己竟迷了方向,着急中也呛了几口烟,接连咳嗽好几声。

    “还不下去?”季茶瞪眼说,“想被烟呛死啊!”

    洪辰便抱着季茶跃下,正撞上一队在搜查二人踪迹的逐光门弟子。

    那队逐光门弟子见一人抱着个蓝裙少女从房上跃下,蓝裙少女手中又握着一柄和逐流光一样的刀,便知眼前人正是目标,忙拔出刀剑包围起来。

    洪辰问季茶:“现在怎么办?”

    “你是我的保镖,你说怎么办?”季茶又瞪起眼睛,“还不砍出条路来?”

    洪辰转而将右手从季茶腿下抽出,只用左手揽住季茶的腰,挥舞菜刀开路。菜刀虽短,但只要碰到逐光门弟子的兵刃,就能将一柄柄刀剑震上天空。季茶便趁机一掌掌地往丢了兵器的人身上拍,专攻他们后腰和小腹。很快,十几个逐光门弟子全都或捂肚子,或扶后腰,倒地惨嚎。

    然而二人刚跑出去两条过道,就看到远处有更多人在四处巡查。季茶见状不妙,说:“不行,人实在太多,一时半会儿怕是冲不出去。”抬手一指旁边一个荒废园子:“先往里面去躲躲。”

    洪辰抱季茶窜进园子里,发现这园子里十分空旷,花木早被铲除干净,凉亭也塌了一半,只剩下一座两三丈的高大假山。假山恰有山洞,二人便躲到了山洞里面。

    季茶刚被放下,顾不上洪辰在身边,低头就要撕开裤子给腿治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