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36章 黄夫人
    洪辰听钟驼子一副要拼命的架势,握刀手上不由多使了三分力,准备趁机磕掉其手中蛇形剑,不料钟驼子只虚刺了两招便横蹿到一旁,紧接着喊:“你们两个不要过来!否则我杀了这黄夫人!”

    黑暗中继续传来女人的哭声,和钟驼子喊话的声音在一个方向。洪辰一时停手不动,季茶忙喊:“别信,黄夫人是他保命牌,他杀了黄夫人才必死无疑,不敢下杀手。”

    钟驼子大声啐了一口痰:“呸,驼子本就是亡命徒,大不了拉着她一起死。何况这黄夫人还有身孕,我一个换两个还赚了!”

    季茶一怔,心道钟驼子可能还真会被逼急眼狗急跳墙,黄夫人原本只是被采花,倘若在这儿送了命,岂不是自己的罪过?况且还是个孕妇。思量了下,换了副轻松语气,说:“嗨,其实我们既然离了江湖去为天子做事,本就不欲再过刀尖舔血的生活,只想吃一吃皇粮,混一混富贵日子。这样罢,你放下黄夫人,再把手中剑留下,就可以走啦——我要是拦你,我兄弟就是小狗。”

    “要人就罢了,还想要剑?”钟驼子发出一阵阴恻恻的笑,“哈哈哈,我知道了,罗轻寒一直在找这把剑,你们想邀功对吧!可惜——不可能!”

    话音一落,钟驼子脚下“咚”一声响,震得整个地下石洞直晃,他自身则拔空而起,一手拎着黄夫人,另一手又朝上方猛一拍,原本盖上的石地竟被震斜,在一侧露出洞口。钟驼子一腿扫向旁边洞壁,脚尖蹬到岩石缝隙中,拉着黄夫人就往洞口外钻。

    半边身子刚出洞口,钟驼子忽觉胳膊一沉,知道有人在下面拉住了黄夫人。方才被震斜的石地又往回落下,眼看着自己就要被压住,钟驼子终是手一松,扔下黄夫人,在石地合上前彻底出了地下岩洞。

    岩洞里,季茶拉着黄夫人一起往地上坠,腰肢发力,身子一扭,在空中转了半个圈,双手托着黄夫人的后背,平稳落地。

    怀里的女人仍旧一直哭,季茶听得心烦,说:“黄夫人,贼人已逃,你可别哭啦,对腹中孩子不好。”

    哪知黄夫人听了这话,非但没止住哭,还攥起双拳不断往自己肚子上捶打。

    季茶忙拉住她胳膊,怒道:“你想做什么?”

    黄夫人挣扎几下,却被季茶钳住动不了,只边哭边喊:“这孩子若被我生下来,就要认一个天杀的狗贼作爹,还不如现在死掉算啦!”

    季茶一惊,说:“这孩子是钟驼子的种?”

    黄夫人不挣扎了,哭声也变小了些,抽泣着说:“不,是黄笑生的。”

    “黄笑生不是你男人?”季茶奇怪道,“你怎喊他狗贼?”

    黄夫人不说话,哭得更凶了。季茶拿她没有办法,右手作掌刀就要把她劈晕。这时洪辰忽然惊道:“这儿有一堆骨头。”

    季茶转头望去,然而洞里黑乎乎的,什么也瞧不见。黄夫人却又开了口,喊:“别动——那是我爹爹!”

    季茶只道这女人是被钟驼子侮辱而失了智发了疯,先唤自己老公有贼,又叫一堆骨头作爹,右手又作掌刀抬起。然而黄夫人又止住了哭,道:“两位英雄,能不能把我和爹爹送到二师哥那儿去?二师哥会好好谢你们的。”

    季茶放了下手,问:“你二师哥是谁?”

    黄夫人说:“我二师哥是陆行微,追风宗的掌门。”

    季茶心想,这女人疯疯癫癫,身份却不俗,若借她的光到了追风宗,没准就能得到另一把名刀“碎清风”。又想到身上这把逐流光其实是被黄笑生掉包的赝品,也气骂道:“没错,黄笑生就是个大狗贼,老乌龟!行,我这就带你和你爹爹找你二师哥去,让他回来杀了大狗贼!”

    “谢谢英雄。”

    黄夫人又低声抽泣起来。

    季茶走到洪辰身边,往地上一摸,的确有一堆骨头,又仔细摸了摸,发现其中有一颗骷髅头,顿时身上寒毛都竖了起来:还以为是个掉进来的狗啊羊啊的,原来还真是个死人!

    “这人是黄夫人的爹爹么?”洪辰说,“怎么把他带走?”

    季茶将裙子撕下一半来,递给洪辰:“拿它包了,一块别落下。”

    洪辰摸着黑把那半条裙子铺在地上,又将一块块骨头挨个拾到上面,最后包成了一个包袱,提在手里。

    “我来背着黄夫人,你先往身上爬,看看能不能把上面的石地给推开。”

    季茶知道上面那块石地又厚又重,就和锅盖一样罩在地下岩洞上,内功若不够深厚,根本无法从下往上打开。方才钟驼子应该是用了某种密门武功,力量暴涨了许多,才一下将石地给震开的。

    洪辰点了下头,先往上爬去。其实地下岩洞也并不太深,不到两丈来高,洪辰攀在岩壁上手脚并用,七八下就到了顶,接着脚踩缝隙,两只手往上推去,一点都推不动。

    季茶背着黄夫人也爬到了洪辰身边,问:“推不动?”

    洪辰说:“是啊,好重的。”

    “不该啊。”

    季茶眉头一皱。洪辰内功起码到了第五境,甚至有可能是第六境,钟驼子就算用了密功,力量恐怕也不及他。随后又明白过来,这家伙空有内力而不会活用,只会刀法,至于拳法掌法一窍不通,轻功也差得要死,方才恐怕只靠身体蛮力在推,而上面石地恐怕有几千斤上万斤重,推得开才有鬼咯!

    但继续呆在地下更不是办法,这里毫无水米,三个人撑不了几天。季茶叹了口气,说:“先下去罢,我教你一式掌法。”

    洪辰欣然:“好哇,我从未学过掌法。”

    三人又回到岩洞地上。季茶说:“我传你的掌法,可是一门极为高深的内家掌法‘大力神掌’,你学会以后威震武林不在话下。”

    “这么厉害!”洪辰又惊又喜,说,“你可真是大方,连这么珍贵的掌法都愿教我。”

    “那是,咱俩谁跟谁啊。”

    季茶拍了拍洪辰肩膀,心中想:我可没骗你,虽然“大力神掌”其实是武林中传播最广泛的内家掌法,只有一招,一般都是初学内功之人练习催动内劲用的,但是你学会以后照样能靠一身刀法威震武林啊。

    接着季茶便传了发功的口诀给洪辰。洪辰默念几遍,双手往前平推,只觉体内滔滔江河直往手臂和掌心冲。季茶虽然看不见洪辰动作,但能听到洪辰双掌前行之时带起的破风之声,微有些惊讶:大力神掌这种内功第三境都没人练的掌法,被内功精深的人用,原来也很有气势。

    洪辰一连演练几遍,自觉已初步学会了大力神掌,便再度爬上洞壁,双掌往上一顶。

    这一次洪辰不再是单纯手臂和身子在用力,而是身体里的江河化作惊天浪涛,直往上面去撞。只听“嗡隆”一声,石地再度倾斜,洞口露出。洪辰双手撑着石地,季茶趁机背着黄夫人从洞口爬出。洪辰再度用力一顶,把洞口又撑大了尺多宽,自己趁着石地还未落下,也爬了出来。

    此时整个逐光门依旧浓烟不散,季茶和洪辰带着黄夫人以及那堆人骨冲入屋顶烟雾中,一路往外面冲。季茶自知腿上有伤,施展轻功中稍留了些力,正好也和洪辰差不多快。

    三人出了逐光门,往追风宗方向前行时,季茶背上久未开口的黄夫人,忽又说了话:“姑娘是皇天教的人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