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37章 亲兄弟
    “黄夫人,您咋恁的糊涂?”季茶反问了句,随后说,“咱是归义司御剑堂应大人手下,专杀皇天教的人,剁了他们脑袋当球踢!”

    旁边洪辰“咦”了声,道:“你刚这句话……我在哪里听过类似的。”

    季茶当即道:“不是,没有,别瞎说。”

    黄夫人没再作声,一路沉默。

    洪辰跟着季茶一连跑了许久,还是未到追风宗附近。他发现紫云城比自己以往去的任何一座城都要更大,似湘云城那种小城根本不及其十分之一。

    这里没有高大城墙,却有河有湖有山谷。三人从整齐有序民居区的大街走出,又路过散乱村落间的山野小径,终是到了一座并不高的山前。

    “你二师哥便是在这儿罢。”季茶将黄夫人从背上放下,大口喘起粗气,“还望黄夫人带我们拜山。”

    洪辰问:“我们不直接进去么?”

    “直接进去?像什么话!”季茶摆手说,“咱们可是朝廷的人,又不是贼寇盗匪,哪能不言而入。应大人白日去天临客栈时,不也遣了人提前通知?”

    洪辰恍然:“原来还有这样的规矩。”

    “那可不是?”季茶说,“越有身份,就越得讲规矩,不然教人瞧不起。大富大贵的王侯将相们,吃饭讲究什么‘钟鸣鼎食’,宾客座次也得有左右之分,吃不同样食物还须用许许多多不同的碗碟筷勺,什么菜得白玉碟,什么肉配象牙筷,等等……走到哪儿都一只碗一双筷吃饭的人,在他们眼里和乞丐没什么区别。”

    洪辰想起,自己未入桃源时似乎也被教过许多礼节规矩,但在桃源待了好多年,已丁点不剩,全都忘了。

    黄夫人踩着石阶往上走,到了一处门前,伸手叩了两下。马上有一名提灯笼的年轻道士出来开了门,两人说了几句话,年轻道士就转身走回门内,往山顶跑去。黄夫人朝下面二人招手:“两位英雄也上来罢。”

    季茶洪辰拾级而上,到了黄夫人身边。三人等了不到半刻,便有两名道士提着灯笼从山上下来。其中一名就是刚刚的年轻道士,另一名却是个中年道士,五官看上去还有青年时的英俊模样,然而两颊消瘦,眼圈青黑,看上去精神并不好,双鬓头发也已半白。

    中年道士快步从阶梯走下,见了黄夫人,眼眸明显一亮,但马上又恢复了严肃神态,悠悠道:“黄夫人深夜来访,所为何事?听说你昨日为贼人所擒,眼下看来已逃脱魔爪。”

    黄夫人自从出了逐光门以后一直十分镇定,可见了中年道士,张嘴张了好几下,却没发出一句声音。中年道士深吸口气,以一种冷淡语气道:“黄夫人没有事情,就先走罢。”又看向季茶和洪辰:“快带你们妈妈回家。”

    洪辰一愣,开口道:“谁是我妈妈?”

    “黄夫人不是你妈妈?”中年道士只把季茶和洪辰当成了黄夫人的一对儿女,神情愈发冷漠,挥了挥道袍宽大的衣袖,对旁边年轻道士说,“送他们下山。”

    洪辰转头看着黄夫人,心道:“我妈妈似乎早就死了,为什么这道士说她是我妈妈?”又到这时才在灯笼光下看清黄夫人模样,只见她眉黛目黑,鼻子和嘴巴都很小巧,若非眼角有些细密皱纹,根本不觉得她是个中年女人。又想:“黄夫人好漂亮。丑的人各有各的丑,但漂亮的人却是相似的,这道士才以为她是我妈妈罢。”

    “二师哥。”

    黄夫人嘴里终于出了声音,但丝毫不似她先前的声音,哑的像十天没有喝过水。

    中年道士身子猛地一晃,怔怔凝视着黄夫人,而黄夫人也微仰着头凝视着他。两双眼睛互相盯了好久,两个人谁也说不出话。洪辰忽然发现他们眼睛里有什么晶莹的东西在闪,问道:“你们俩哭啦?”

    “不,没哭。”中年道士抬起衣袖,掩起了脸,说,“黄夫人,你快走罢。”

    黄夫人深喘了一口气,一呼一吸时身子都在抖:“二师哥,我喊你二师哥,你还叫我黄夫人作什么?”

    中年道士继续掩着面说:“彩云已随清风散,霁月再无皓光流。风光门早已没了,我也早已不是你的二师哥。”

    黄夫人又说:“二师哥,爹爹找到了。”

    中年道士陡然放下衣袖,露出一张激动的脸:“师父在哪儿?”双手不觉搭在了黄夫人的肩头,摇着她的身子:“在哪里找到的?他过得怎样?啊?啊?”随后身子一僵,脸上刚焕发的神采再度消失无踪,手从黄夫人肩上缓缓收回,后退了两步,似是自言自语地说:“啊,师父见过你们了……他也信那件事么?是啊,肯定信了。若不然,师父怎不来见我?”

    大喜大悲一下子袭上心头,中年道士右手捂着左胸,只觉从那里流过的血全是冷的,心脏的血是冷的,手腕的血也是冷的。眼前突兀一黑,中年道士感觉自己在做了一场梦,一场几十年的大梦。

    梦开始于一个富贵之家,那里夫人新生了个孩子,唤作陆行微。这家人世代做官,希望孩子也能言行有度,谨小慎微,才能在官场春风得意。

    这家夫人体弱,家里便从乡下请来个新生了孩子的年轻农妇作乳娘。乳娘的孩子比陆行微大半个月,还没起名,陆老爷知晓他家姓黄,便起了个“笑生”之名,说穷苦人家的孩子能开心一生便是福气。

    陆行微和黄笑生吃一个娘的奶长大,又一起读书习武,他们的性格就和名字一样,一个内向规矩,一个整天开心无比。

    两个孩子八岁那年,陆老爷借调外地,却在高高兴兴举家赴任之时遇了一伙劫匪。陆老爷被杀,陆夫人自尽,乳娘却跪在劫匪面前,主动献身,只求他们饶两个孩子一命。劫匪头子见乳娘身姿不错,便带了她和陆行微黄笑生回山寨。

    夜里,劫匪头子纠结同伙一起侮辱乳娘,还逼着两个孩子在一边看,并威胁说:“你俩都不许哭,谁哭一声,我就用小刀在她身上划一刀。”陆行微吓尿了裤子,捂着眼睛一直哭。黄笑生却咯咯地笑。劫匪头子见状,笑着拍黄笑生的头:“不错,能屈能伸大丈夫,跟着老子学功夫,以后保管你当二头头。”

    从此黄笑生在山寨里一天能领三碗米饭,半只烤鸡,陆行微只能喝两万碗米汤,几颗野菜。每天夜深人静时,住木屋的黄笑生会偷偷跑到陆行微住的山洞里身边,从口袋里掏出许多米饭和一堆没了骨头的鸡肉来,紧接着便走。

    有一次,陆行微拽住了黄笑生,说:“昨夜我拼了一下,那些鸡肉竟能拼成小半只鸡,米饭能装两碗半,你每天都吃什么了。”黄笑生眯眼一笑,说:“米饭我用凉水一泡,软了才好往下咽。鸡架上的肉我啃了干净,鸡骨头也咬成了渣子,你别说,贴骨肉和骨髓就是比一般的鸡肉好吃。”陆行微热泪直往下淌,一双手紧紧抓住了黄笑生的手:“咱俩不是亲兄弟,你比亲兄弟还亲嘞!还有你娘……这恩情,我拿什么报!”黄笑生只是继续笑:“有哪天富贵了,你别忘了兄弟。哪天兄弟得罪了你,你别责怪兄弟。我就满足啦。”

    一年半后的某天,一群官兵攻上山寨,非但土匪们尽数被诛,土匪们抢来的小孩也被视为小土匪一并被砍杀。陆行微抱着头躲在山洞里,一个官兵看见他,举刀砍来,陆行微吓得闭上了眼。过了两息,身上并无被砍中的感觉,陆行微睁开双眼,只见黄笑生站在自己面前,依旧在笑,又忽然倒地,后背上露出皮肉外翻的尺长伤口。官兵伸手来抓陆行微,地上的黄笑生又一手抓住了官兵的脚踝:“不要杀他……他是官老爷的孩子,把他送回家,你有的是赏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