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伍网 > 武侠仙侠 > 捉刀记 > 第44章 弑师因
    棺材下有木架,有六个中年道士过去抬起架子,扛起棺材。张肆一与另外五个道士分别举起了招魂白幡。江汀将一个黑色牌位抱在怀里,上面“先父江波灵位”六字刻痕极新,陆行微挎刀走在她身边。几个老道士各揣了许多纸钱在怀里,分立棺材两侧。还有四个道士手中握着笛箫,跟在棺后。洪辰与季茶以及另外几个道士低头跟在队尾。

    一行道士走下山去,经昨夜洪辰季茶来时的路,往逐光门回返。

    大清早,紫云城街上已有了不少行人,见追风宗道士结成一个送葬队伍,都不免惊讶诧异,站在道两边围观。

    风起白幡动,泪落黄钱洒,棺后四个道士举笛箫吹哀歌,一行人神色凄痛,路上行人皆为这悲恸气氛所感,议论纷纷。有些江湖人士认识江汀,看见了她抱着的牌位,心想风光门老掌门不是死了二十年了么?怎又送葬一次?但又不好去送葬队伍里问,只能向其他人相询,种种猜测各自流传。

    走在最后的季茶对洪辰小声说:“瞧见没有,他们大张旗鼓地弄起丧事,惹得全城注意,要逼黄笑生不得不站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对质澄清。到时候只要黄笑生说不清道不明,他们便稳操胜券。”

    洪辰说:“既然他们稳操胜券了,为何还要叫着咱俩帮忙?”

    “道理稳操胜券,但不代表一定能赢。”季茶又说,“到时候撕破脸,人家黄笑生脸也不要了,提着刀带着手下要把他们都砍死,他们又去哪儿说理?所以得要人掠阵助威。但追风宗一群道士,二十年背着离宗背教的骂名,和江湖武林人士久已疏远,又不能指望那些操办过丧事的老百姓家里来助拳,只能靠咱俩啦!”

    “原来如此。”洪辰了然,“看来打架要师出有名不假,最后仍旧要看谁拳头强。”

    抬棺送葬毕竟没有昨夜跑得那么快,直走了小半日,已到了中午的时候,追风宗众人才抵达逐光门附近。

    天空依旧阴翳,风却不大了,白幡低低地垂着。笛箫吹了一上午,哀歌愈发低沉。送葬队伍把棺材停在了逐光门外一个大牌坊前,而牌坊后面,有许多人聚在一起站着,似乎早已在此等候。

    季茶与洪辰抬起头往逐光门里看去,只见黄笑生站在人群最前,身边站着一个少男一个少女,模样都很清秀。但除了逐光门的人之外,竟还有其他人,还恰都是熟面孔。

    有一个一袭白衣的二十来岁青年推着木制轮椅,轮椅上坐着一名神色憔悴的少女。正是云墨派的“郑师兄”以及王丽凤。在二人身边,还有一群紫衣人,其中为首三人一人带着长短锏,一人带着双铁戟,一人带着双铜锤,不是天云三猛又是何人?再往后面瞧,还能看到一个身材高瘦的青衫儒生站在人群中,却是行云书院弟子柳泉。

    季茶心道麻烦,若只有逐光门的人便罢了,怎还有一群喜欢添乱的家伙在这儿?不过等江汀揭露黄笑生真面目,占据了大义,他们这些正义标兵,道德卫士,估计不会来插手。

    那对清秀少男少女见了江汀,一个高声喊“妈妈”一个哭着嚎“娘亲”便奔到送葬队伍这边。少女抱着江汀手臂泣不成声,少男则问:“妈妈,你前两天被掳哪里去了?你没被欺负罢!”

    江汀红着眼圈,对二人说:“妈妈被人救了,妈妈没事。你们呆在妈妈这边,为外公守孝。”

    “外公?”

    少男少女望了望棺材,又看了看江汀抱着的牌位,都很疑惑:外公死了很多年了,每年都会扫墓上坟,为什么这里又有一副新棺材?

    黄笑生远远地喊:“夫人,你怎这般胡闹?”又抬手指向陆行微,喝道:“你个叛逆,先派人掳走我夫人,昨夜又遣人来偷我的刀。又不知给我夫人灌了什么迷魂汤,今日整了这么一出,是何居心?想回来谋位夺权吗?”

    黄笑生心中早认定了钟驼子和昨夜偷刀人都是陆行微手下,今日见陆行微率追风宗的道士们抬棺而来,夫人又与陆行微站到了一起,十分不安。故而先声夺人,话里行间要让大家以为一切皆是陆行微的安排阴谋。

    “师兄。”

    陆行微刚开口,黄笑生便勃然变色,打断道:“你不要喊我师兄,二十年前你做了什么事,你心里清楚——你还配喊我师兄么?”身后逐光门弟子们纷纷点头,这些年,门内一直流传着有位女性长辈受辱自杀的事,据说与追风宗主有关。

    陆行微怔了一下,又道:“黄掌门,我此来对什么权,什么位,没有半分想法,只想再问你一个问题。”

    黄笑生冷着脸说:“讲。”

    陆行微问:“师父当年究竟是怎样死的?”

    黄笑生说:“师父是身陷魔教贼子重围,内力耗尽,被乱刀穿身而死。”

    陆行微又问:“那师父死在何处?尸骨埋于何方?”

    黄笑生回答说:“师父死在靠近羌州的一片野林子里,尸骨自是被魔教的人毁去啦!”

    陆行微深吸一口气:“兹事重大,我希望你能如实回答我。”

    黄笑生说:“我每句话都属实。”

    陆行微突然大喝:“你说你每句话都属实?但这棺材里的,便是师父的尸骨!骨头上没有一丝刀痕,他绝不是被乱刀杀死的。”

    黄笑生冷笑:“鬼知道你从哪里找来一具尸骨来冒充?你们追风宗过手的死人多了去啦,你别是偷藏了别人家的尸体,然后跑来污蔑我,说是我杀了师父。”

    “黄笑生!”江汀大声地说,“你还想抵赖?爹的尸骨是我亲自在竹园假山密洞里发现的。”

    黄笑生心中一沉,脸上表情却没有一丝变化:“夫人,你莫要受人蒙蔽。或许是别人提前藏好,故意诱骗你的。”

    江汀嘴角泛起一丝苦笑:“我真的没猜错,你果然死不承认。”接着从袖中取出来一块黑色钢条,厉声道:“这是爹爹当年受伤,大夫为他大腿植入的钢条,我亲眼见证。那时我与爹爹不在门内,你与二师哥都不知晓此事,全天下知道的,也只有我和当年的大夫及其徒弟。黄笑生,你倒是告诉我,为什么爹爹的尸骨会出现在门内?你不是说他死在外面吗?你解释呀!”

    一时间,所有人目光都落在黄笑生身上。

    风光门老掌门因魔教贼人而死,这件事许多人都知道。而且老掌门生前立陆行微为副掌门,就算意外死去,按理说该为陆行微继任掌门之位。黄笑生却带回来一个让自己做掌门的老掌门生前遗命。

    现在一看,黄笑生果然有谋害老掌门,再嫁祸陆行微,实现篡位夺权目的的嫌疑!

    黄笑生脸色暗沉下来,往前走了两步,说:“夫人,事情不是你猜想那样。你先回来,我与你私下解释。”

    江汀站着不动,摇头说:“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不肯公开解释?现在大家伙都站在这里,你要分辨清白,就和所有人分辨清楚。”

    黄笑生也摇头:“内中隐情,我不能说。”

    江汀惨然道:“你不是不能说,你是不敢说。”

    “这件事真的不能说。”黄笑生盯着江汀的眼睛,“倘若说出来,对所有人都不好。”

    江汀也盯着他的双眼:“如果是真话,大家知道真相有什么不好?”

    “那我说了。”

    “说罢。”

    黄笑生又迟疑了十几息,环视了一下周围所有人,而所有人也都望着他,想得到一个答案。黄笑生终于缓缓开口:“师父的确是我杀的。”

    全场之人尽数身子一颤,江汀虽早有预料,依然紧咬嘴唇,强忍着要滚出来的泪水:“你这丧尽天良的狗贼,为什么要杀爹?爹待你极好,把毕生武功都传给了你!”

    “师父的确待我极好,但我有不得不杀他的理由。”黄笑生忽然仰天一声长叹,“唉……我杀师父,是为了江湖同道,是为了天下苍生——因为师父并不只是风光门掌门,他还是当年魔教的西寒宫副宫主!”